立即捐款
ads

國際

【印尼大選】普拉博沃的完美代言人——人氣KOL Sherly Annavita

【印尼大選】普拉博沃的完美代言人——人氣KOL Sherly Annavita
廣告

廣告

在投票日前一日,普拉博沃的副手、副總統候選人桑迪阿加由麥加回國,舉行新書發布會。Sherly受邀擔任講者,與桑迪阿加同台演說。

(獨媒特約報導)選舉並不是只有候選人在比賽。

Sherly Annavita,這位千禧世代的普拉博沃支持者,在這一個月來收穫良多。這位來自亞齊特區(Aceh)的少女,其Instagram的追隨者自3月起至今,飆升至9.1萬,每個帖子動輒有數萬到十多萬的觀眾。Sherly年青、說話節奏銳利、不久前在澳洲留學歸國。她在母校雅加達Paramadina大學的網頁首頁上,被列為校友楷模,她也是一個Youtuber。

青年支持佐科威不是新聞,高調支持普拉博沃卻可能是。這一年,青年為選舉爭論不休的並不是投票給誰,而是「缺席(Golput)」還是「含淚」投給佐科威。皆因五年任期以來,佐科威賴以當選的「反精英」承諾和人權承諾通通落空——換來的卻是與政黨的妥協、前軍頭當部長、和對人權的漠視。「缺席」和「含淚」之間,沒有普拉博沃的位置。

「社交媒體給了普通人力量!」Sherly的Intragram上有關選舉的評論,和為普拉博沃「闢謠」的短片,為她帶來許多觀眾。「這次選舉是不公平的,早兩天在馬來西亞,獨立大選監督機關Bawaslu發現了在吉隆坡的選舉辦事處(PPLN - KL)行政不力,竟有150萬張假票,那些票全都是投給1號(佐科威-阿敏)的。」聽到這兒,筆者暗忖:印尼的海外選民不是大約2百萬?怎來150萬的假票?不過,大選監督機關Bawaslu日前公布,在吉隆坡發現舞弊,這倒是無錯。Bawaslu最後撤換了當地選舉辦事處兩名人員,並宣布當區的投票以郵遞方式重新進行。

AB8666BD-1B6F-4DDC-B5AC-46F2F640285B
Sherly的Instagram觀眾在選舉期間節節上升,至刊出時已達9.1萬。

「當媒體一面倒支持政府(指佐科威),我們可以做的東西不多。我本來不大想公開支持哪一方,但看到社會愈來愈偏向一方,我覺得我有責任去平衡。」在她而言,這就像是社會運動。「連社交媒體也受到政府控制,普拉博沃支持者的戶口隨時被刪、被禁發言、被入侵!前能源部長Said Didu戶口被入侵,用來攻撃一位支持普拉博沃的教士。」她對於「對手」的慣技口若懸河,把Twitter和Facebook形容得好像微訊。Said Didu確曾開記者會指控有人「入侵」他的Twitter,但筆者沒有能力查證。同段時間,普拉博沃支持者的Twitter特別容易被入侵。

眼見普拉博沃「捱打」,她路見不平,要出手「闢謠」。「普拉博沃本人其實是個很好心地的人。人們總說他在玩『身份政治』,但誰在玩呢?他們對著華人和所謂溫和者,便說普拉博沃要建立伊斯蘭國;對著地方的伊斯蘭寄宿學校 [1] 學生,便說他是華人、不是穆斯林領袖、不懂領禱、慶祝聖誕。一個不懂領禱的領袖,如何搞伊斯蘭國呢?這根本沒有邏輯的。

「佐科威用教士來做副手,難道不是『玩身份政治』嗎?雙方都有穆斯林政黨支持,普拉博沃有PKS、PAN,但佐科威也有PPP,還有NU。有分別嗎?」那麼溫和與激進穆斯林之別呢?「這視乎你怎麼理解伊斯蘭觀點,『宗教不容忍』在印尼根本不是廣泛問題。印尼團結黨只是嘩眾取寵,拿這個來當話題而已,他們要出名!」

對於某些地區以宗教為本的法例,是否令非教徒受當地主流宗教所排斥,她自有一套解釋。「地方宗教為本的法例,要在當地得到多數團體支持才可以通過,PSI不懂得這一點。我來自亞齊特區,在雅加達受教育,我明白當中的差異,所以更明白亞齊人需要那一套法律。我也到過巴布亞,她們也需要基督價值的法例。如果將差異抹走,不是抹煞大家在印尼的存在嗎?印尼不是要包容各種需要嗎?」她的語言,到頭來跟多元政治,原來差不多。「這不是哈里發 [2],這是國家給予當地主流人口的保護,令她們留在這國家之中。」

伊斯蘭教士聯合會(NU)的地方根基很深,被視為「溫和」、本土伊斯蘭的代表。最明顯不過的例子,是去年當一個在北蘇門塔臘的女性被控褻瀆伊斯蘭而被判入獄,只因她抱怨清真寺著人祈禱的音量過大,NU都曾反對法院施刑監禁。本土產生的NU,由於對傳統文化比較包容,形成了所謂「爪哇模式」穆斯林,是較為世俗的。相對較「右」的伊斯蘭團體,如伊斯蘭捍衛陣線等,則跨國連繫較強,會引用的教法內容也傾向以中東為中心的解讀。在這次選舉,這群團體被指與繁榮正義黨(PKS)親近,亦支持普拉博沃。

Sharly卻認為,穆斯林支持普拉博沃,不是因為他是穆斯林,而是他的國家立場。「他對憲法第33條特別有堅持,主張天然資源、水、空氣、土地都應由國家擁有,而且是民享的。」她批評佐科威的政策,令印尼陷入債務綑綁,「單是五年任期的債務,已超越蘇哈托三十二年任期、蘇西洛(SBY)十年任期,我們要還到何時呢?」而這樣的政策,使產業私有化,得益的是日本、中國、韓國等國企業,不是「為了人民」。

雖然她這樣講,但她所支持的桑迪阿加卻是大資本家,生意遍及採煤、電訊、航空,是印尼九十大富豪之一。在2013年公開的巴拿馬文件中,有他的名字。回應媒體質問時,他否認逃稅,但反問為何印尼沒有經濟特區。雙方總統候選人所推動的政策,恐怕不會相差太遠。

78652384_Unknown

談到普拉博沃的人權紀錄,Sharly輕描淡寫。「他是受害人,他變得被動了。他被針對,只是因為他是蘇哈托的前女婿。當年比他官階大的軍官,今日倒當了部長了,像威蘭多(Wiranto),為甚麼沒有人談?他們只在選舉時拿這個出來談,重覆又重覆。」那麼國家不應追究嗎?「真要追究,首先佐科威那邊的前軍官要坐牢吧,要說切斷一切聯繫,那麼不止是普拉博沃本人,所有當年的軍官都要一起做。可是他們會談嗎?不會。因為他們知道,這件事不能談。」

「普拉博沃其實是很好心腸的人,我本來跟你(指筆者)的意見是一樣的,但當我仔細去看,佐科威當上地方市長、雅加達省長,都得到普拉博沃提攜,不止是他,鍾萬學、桑迪阿加都一樣。但普拉博沃從來沒有講過他們半句壞話。普拉博沃被描劃成兇惡、殘暴的軍人,但其實他行善從來不高調,他收養過千兒童,要不是孤兒院有人出來講,根本沒有人知道。」對於普拉博沃的指控,除了在98學運時下令綁架民運、學運領袖,還有揮軍入侵東帝汶、鎮壓當地獨立運動。當時印尼對東帝汶的壓迫,被學術界定義為種族滅絕。

在投票日前一日,她向筆者提出提前訪問時間,因為她下午要擔任副總統候選人桑迪阿加(Sandiaga Uno)新書發布會的發言嘉賓。大選前夕,誰當總統已不是最重要的問題,Sherly已找到了她的位置。

【印尼大選報導】
快速點票:佐科威領先勢連任 團結黨鎩羽而歸
全員素人 印尼團結黨以多元抵抗極端伊斯蘭
威權陰影下,跌宕前行的印尼民主

記者:鄧建華

[1] 多為伊斯蘭教士聯合會(Nahdlatul Ulama,NU)所開辦。
[2] 指政教合一的伊斯蘭政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