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政經

敲鐘者言

敲鐘者言
廣告

廣告

2014年發動佔領中環運動的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被控串謀犯公眾妨擾罪,2019年4月9日,法官陳仲衡頒下判辭,裁定三人罪成。朱耀明牧師自喻是敲鐘者宣讀陳情:「在乖謬的時代,在專權的國度,在扭曲的社會,我甘願成為一個勇敢的敲鐘者,喚醒人間昏睡的靈魂。」

中國大陸是專權的國度,回歸後香港進入乖謬的時代,只因香港人從未認真對待《基本法》,從不知道應該如何維護「一國兩制」捍衛自治權,亦根本不知真普選是由《基本法》規定。「佔中運動」5年後的今天,香港人仍普遍在迷失的道路上徘徊,朱耀明牧師什麼時候曾經敲鐘喚醒香港人迷茫的靈魂?

2013年3月27日,戴耀廷及陳健民和朱耀明,宣讀「和平佔領中環行動」的信念書,申明運動的目標是要爭取2017年普選特區行政長官。「和平佔中」運動有三個基本信念,第一,香港的選舉制度必須符合國際社會對普及和平等的選舉的要求;第二,透過民主程序議決香港選舉制度的具體方案,過程包含商討的元素和民意的授權;第三,爭取在香港落實民主普選所採取的公民抗命行動,雖是不合法,但必須絕對非暴力。

信念的正確性,是支配決策和行動合理性的基礎,「和平佔中」的第二個信念,已經違反「一國兩制」違反《基本法》,不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地位。「佔中」是一場目標錯誤的運動,發起人戴耀廷是法律教授,不應該是認知缺失,而參與的市民則普遍是迷失者。

《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訂明:「 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基本法規定。」

《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訂明:「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一規定。」

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一規定,第四十五條的解釋,就必須符合具體辦法的規定。

回歸21年來,討論行政長官普選辦法,中央、特區政府、建制派及「民主派」,從來不提《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不提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是由全國人大以基本法規定;亦從來不提《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訂明,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是由附件一規定

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辦法公眾諮詢報告及方案》,「政改三人組」組長林鄭月娥話:「方案是符合《基本法》有關特區政治體制設計的四大原則,即兼顧社會各階層利益、有利於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循序漸進,和適合香港實際情況。」

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由全國人大以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是指第一及第二屆的產生辦法,具體辦法由全國人大以附件一規定。

「循序漸進和適合香港實際情況」,根本不是中央同香港可以決定的事項,出任政務司司長期間的所作所為,林鄭月娥已顯露出「有奴性冇人性」的特質,佢好打得功夫就是鸚鵡學舌。

《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訂明:「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普選產生。」循序漸進是實現普選前的原則,「循序漸進」是指第二屆的產生辦法,由全國人大以附件一規定。「最終達至由普選產生」,就是第三屆開始可以由普選產生。

《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訂明:「二○○七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

「循序漸進」的原則,是由第二屆的產生辦法確立,「二○○七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就是各任產生辦法,可以依據全國人大確立的循序漸進原則修改,最終達至由普選產生。「如需修改」,也可以由第三屆開始實行由普選產生,全國人大並無規定,二○○七年以後的產生辦法,必須按照循序漸進的原則。

附件一第七條訂明:「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

《基本法》第四十八條行政長官職權的第三項是「簽署立法會通過的法案」,「行政長官同意」就是簽署立法會通過的修改。經行政長官同意已成為有效法案,「並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只屬知會性質,常委會無權決定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亦不能夠「批准」特別行政區已經生效的法案。

第一及第二屆的產生辦法,是由「一個具有廣泛代表性的選舉委員會」負責提名並選出行政長官候任人。附件一對第一及第二屆的產生辦法的規定,包括選委會個人聯合提名以及一人一票無記名投票選出行政長官候任人。附件一訂明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已經明確規定全體選舉人都有提名權。

第二屆產生辦法的循序漸進,選舉委員會由400人擴大至800人,增加選舉的代表性,而提名規則及選舉方式不變。附件一明確規定,第四及第五條的提名規則和選舉方式,是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制度性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得修改。

2012年的行政長官產生辦法,選舉委員會由800人擴大至1200人,提名規則及選舉方式不變,事實說明特區政府對附件一的規定是非常清楚的。

《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規定:「行政長官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由普選產生,就是全港選民一人一票無記名投票選出行政長官候任人,已是無可爭議的共識。

附件一訂明全體選舉人都有提名權,「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提名委員會的廣泛代表性,就必須能夠代表全港選民。除由全港選民選舉產生,根本無其他方法能夠產生一個代表全港選民的提名委員會。

由一個能夠代表全港選民的提名委員會個人聯合提名,由全港選民一人一票無記名投票選出行政長官候任人,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就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的規定。

8‧31決定」顛覆《中國憲法》和《基本法》,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夜郞自大的代表作,但對香港並無約束力。「2017」政改方案,是行政長官普選辦法方案,普選是最終修改,「袋住先」就永不回頭直至2047,林鄭月娥賣港求榮早有前科。

《基本法》訂明的普選,符合國際社會對普及和平等的選舉的要求。「和平佔中」是一次不對焦的抗爭,公民抗命的目標錯誤,運動失敗導致香港人普遍都在迷失的道路上徘徊。

跟隨主耶穌數十年,朱耀明牧師仍然迷失在政治領域,證明天地間並無全能的神。法律比宗教更值得信仰,回歸後《基本法》就是香港的聖經,但願朱耀明的餘生能夠從認識和宣傳《基本法》開始,做一個真正的敲鐘者。

「林鄭月娥下台」,應該是今年七一遊行的主旋律。而「反抗強權壓迫」、「吊死賣港求榮者林鄭月娥」,則是更切合大時代的吶喊,朱耀明牧師是否有志氣勇敢地做一個清醒的敲鐘者?

和平佔中信念書
朱耀明 — 敲鐘者言
佔中三子串謀犯公眾妨擾罪成

延伸閱讀:
香港真普選之迷
林鄭月娥賣港求榮
林鄭月娥2017唔得
林鄭月娥有奴性冇人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