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政經

【區選前哨】將軍澳敗部復活 柯耀林、林咏然:有街坊支持,就想再走出來

【區選前哨】將軍澳敗部復活 柯耀林、林咏然:有街坊支持,就想再走出來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早晨,林生」、「你好,林生」,從寶琳港鐵站走到景林邨的一段路,途中不停有街坊向林咏然打招呼。縱然失去區議員的身位,但林咏然還是倒背如流的向記者介紹景林邨的背景,「景林這區7座是景林邨、1座是浩明苑,8座樓的人口裡面,有5800多戶,4300戶是業主,租客只有大概兩成。」能夠如數家珍全因日積月累,林咏然由1994年開始擔任景林區議員,近3屆選舉則與民建聯互有攻守,去屆更僅以171票敗於民建聯的溫啟明之下,今年正積極考慮重奪議席。

銳意捲土重來的除了林咏然,還有早前因撞區與雙牌頭爭議而退出民主黨的將軍澳民主關注組(將民關)主席柯耀林。柯耀林在2003年以將民關主席成為廣明區議員,當時他未有加入任何民主派政黨,直到當選後才加入前綫,後來再隨前綫過渡至民主黨。2007年成功連任議席,直至20011年,在6名候選人混戰下,柯耀林以逾1200票差距不敵民建聯莊元苳。2015年柯耀林沒有再參選,反而支持關注組的年輕人蔡明禧出選,不過蔡最終被民建聯的莊元苳撃敗。

_DSC9305
拍攝期間,多名經過的街坊都與林咏然打招呼

相比起柯耀林,林咏然的區議會之路就猶如坐過山車,在1993年至1999年曾任西貢區區域市政局議員;1994年在港同盟與匯點的推薦下擊敗民協的高永聯及民建聯的呂麗冰,當選西貢景林區議員。之後兩屆選舉,民協及民建聯一直狙擊林咏然,但林仍能守住議席。直至2007年高永聯加入工聯會,未有參加選舉,民建聯祁麗媚才以近600票擊敗林咏然。然而在2011年區議會選舉,林咏然即成功翻盤。去屆區議會選舉,民建聯換上外形較年輕的溫啟明上陣,林咏然以百多票落敗,再次失落議席。

林咏然:廿年承諾 從未離開社區

林咏然住在景林邨旁的英明苑超過30年,因一直心繫基層市民才以景林邨為他的服務對象。他指當時90年代初,景林邨還未被出售,公屋區的居民多數是基層大眾,求助個案比較多,「那時我們爭取將軍澳隧道24小時通車,當時隧道10點就關門,早上6點才再開門,也沒有地鐵。在這樣新城市居住就是開荒牛,有很多基層大眾需要議員貼身幫忙。」林也說自己喜歡與街坊近距離接觸,「選公屋區是因為較為容易在區內拿到辦事處。當時我很直覺,如果我選區議員,我在這裡做服務,我沒有辦事處在這裡,就算我開個辦事處1000呎,不過原來是兩公里遠,居民也不會來找我。」

就算失收始終要守,林咏然即使曾經落敗、在區議會中進進出出也沒有想過要轉區,「如果這次選輸了轉去另一區選,比如選私樓區,甚至我自己住的那區選,會擔心被居民說選舉時承諾說服務居民,但選不到就離開他們,好像違反了選舉承諾。」留守區內多年的林咏然對自己仍有信心:「如果在景林邨邨口,居民行過來,10個有5、6個是認識我的。」現時林咏然沒有工作,每天他也到邨裡走走,有時就帶隊與居民旅遊。還沒坐下來,他的電話已經響過不停,不少街坊打來請他幫忙各種事情,「就算是2015年輸了那晚,已經有很多街坊說會繼續支持我。既然是這樣,我更加不能掉以輕心。」

_DSC8080
柯耀林

柯耀林:業主變身法團主席 自己屋苑自己救

住在廣明苑20多年的柯耀林從事物業管理工作,原本已淡出廣明,並計劃出選將軍澳南的新選區,但去年的廣明苑法團糾紛卻令他改變想法。事緣去年11月,廣明苑舊法團開會決定更換管理公司,舊法團利用了大量的授權票投票予一間新管理公司。柯指,事件在翌日傳開後,很多街坊都嘩然,不明白為何更換服務接近20年、表現一直令人滿意的管理公司。質疑未除,法團便急不及待與新管理公司簽約,更使業主覺得事情不尋常。

事件鬧得熱哄哄,居民終成功迫使法團再召開業主大會對質,但法團在大會當日集體請辭。身為廣明苑業主的柯耀林指,自己當時也很緊張,「已經book好場地,準備了所有東西」。幸好居民之前曾自發舉行業主大會,有類似的經驗及業主資料,「我們馬上叫其他業主來幫忙,又跟業主說明發生了甚麼事,叫大家守秩序聽我們的安排,幸好當時廣明苑業主很合作,雖然等了很久,也願意排隊輪候登記入場,去做正式開會的程序」。業主大會推舉出柯耀林在內的12名人士接任成為新法團成員,更令柯耀林搖身一變成為法團主席,經此一役後更有不少街坊建議他考慮出選區議會,令他萌生參選的想法。

_DSC9596
廣明苑去年更換法團,柯耀林現為新法團的主席

柯耀林說在這件事後,有些原本支持現任區議員民建聯莊元苳的街坊也轉過來支持他,「我會覺得他(莊元苳)不是真的有心為廣明苑的街坊服務,甚至有街坊覺得他是出賣廣明苑的。我跟他最大的分別是我真的住在這裡,我是這裡的業主,這區做得不好、屋苑管理不好,也是會影響我和家人的日常生活。」

他認為即使未來出選與否,最重要還是做好屋苑管理的工作﹐「廣明苑現時樓齡也有20多年,建築質素也不是特別好,很多居民在這裡住了20多年,不少人已經退休,經濟收入沒有以前好。」他擔心如果將來屋苑要夾錢做大維修,很多居民難以負擔,「所以現時日常保養一定要做好一點,將來需要做大維修時,希望可以減少開支。」

從錯誤裡吸收:大議題很難幫你贏,但很容易令你輸

林咏然和柯耀林都是「有過去的人」,回望過去兩次的落敗,林咏然坦言在2007年首次敗選全因自己太輕敵。他表示2003年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因為七一效應大勝,「很多人,包括我在2003後也會有誤解,覺得有些區怎樣選都能贏。」他說落敗後隨即檢討自己,反思要與居民更加緊密接觸,「如果居民有求助,我們要盡能力去幫助他們,就算不成功我們也要盡力做。」2011年區選,林贏回議席,不過一屆後,2015年又敗給了民建聯的溫啟明。林咏然則認為今次的落敗與「佔中」不無關係,「在佔中期間,我也上了很多次電視,不知會不會導致比較中間的選民不走出來投票或者不支持。有些居民可能會擔心,原本來打算選個區議員服務居民,結果在電視常常看見你。」

_DSC8083-2

柯耀林也認為現時區議會選舉的形勢與2003年七一後已有很大分別,「一些大的政治議題,我也覺得很難幫助候選人成功當選,反而大議題使你出錯,導致你輸就很容易」。他解釋,有些大議題可能會使民主派進退失據,選民覺得候選人的定位與他們期望有落差時,就會投白票或者不投票。現時的政治環境很難再像七一時一樣,在選舉時會可以令候選人加分,「所以只能在做地區工作的時候,面對一些政治議題更加小心處理,不能弄錯與定位或立場,不然你會變成兩邊不是人。」

談到2011年落敗的原因,他沉思了一會才回答,認為是個人性格以致落敗。他認為不苛言笑的外表、慢熱理性的性格令街坊感覺與他的距離很遠,甚至產生很多誤會,「可能沒有笑著打招呼已經覺得我很『寸』似的,但我的工作就是要冷靜理性,如果我比求助者更激動又怎幫助他?」八年過去,他認為自己依然不是那種笑面迎人的人,不過時間卻磨滑了不少自己的菱角,自己已在改善如何與人溝通。

IMG_8565
柯耀林去年退出民主黨(資料圖片)

退黨走我路 信會走得更好

民主黨早前通過把「將軍澳民生關注組」列為政治團體,即民主黨成員不能以雙牌頭出選。身為將民關主席的柯耀林首當其衝受到影響,加上民主黨莊榮輝有意空降都善選區,與將民關的李栢棠撞區,遂促使柯耀林、新界東區議員區鎮樺、李永成、丁仕元、吳錦雄及劉其烽等59名成員退出民主黨。柯笑言從不擔心撞區,「我經歷過,現在免疫了」。他說2011年輸掉的那一屆,廣明及尚德各有6個候選人,由於兩區相連,故如同有12個候選人一起競選,「這樣特別的情況也經歷過,大不了也是輸。」

假如今年參選,已經退出民主黨的柯耀林表示會考慮以獨立人士的身份參選,「對我來說只是回到原點,最初我就是沒有政黨,是用獨立身份去選。2003年選舉時我是民生關注組主席,今屆我即使出來選,我也是民生關注組主席,沒有很大分別。」他指將民關在2000年成立,因唐明苑、富康花園與廣明苑的法團合作較多而混熟所組成。關注組本身也沒有特別多的規則,也不如政黨有很多規限,一直以合作形式的「兄弟班」去做,「所以本身成立也不是很政治性,而是環繞地區的發展。」

柯耀林憶述,2000年代的將軍澳南還在發展中,「當時將軍澳南的特點是很多地方還未起樓,甚至是爛地,或者是海邊剛剛填海完工,所以關注組成立後主打將軍澳南的規劃。」柯表示當時街坊非常關心區內規劃發展,「我們那時拿了六呎高的foamboard逐個屋苑、逐個商場做巡迴表演,當時對街坊來說很吸引,因為沒有太多途徑知道這些事,我們每次擺街站很多人來看,將民關就是靠將軍澳南這規劃起家的。」

_DSC9320
林咏然已向民主黨申請退黨,並考慮以獨立身份參選

至於同為將民關成員的林咏然則表示,在近日已向民主黨遞交退黨申請,並同樣考慮以獨立人士的身份出選。林咏然指自己未有跟隨柯耀林等人退黨,是因為顧及與民主黨的關係。他強調與民主黨仍然「有計傾」,離開民主黨的原因是希望在民主派之間作為橋樑,與不同政黨、團體保持友好關係。同時也是民主動力的執委的林咏然指在一年半前已知將軍澳有三個選區撞區,並提出建議,「我在一年半前講過提出過可以傾一個遊戲規則,比如大家先落區試做半年,再做民調,我們出錢。不過沒有人有反應,也沒有說有人想做初選,所以到現在也解決不到」,「傾唔掂,咁唯有大家都唔幫。」林更指自己一直都不需要靠政黨的資源競選,「地區有人會捐,也有熱心人幫忙。」

紮根社區 重新出發

距離11月區議會選舉剩下7個月時間,有意參選的人早已磨拳擦掌,不斷跟進地區議題。像景林或是廣明這些大型屋苑的選區,屋苑問題幾乎就是選區議題。柯耀林也承認,有時就是因為社區太細,缺乏整體的宏觀性,變成建制泛民可能關注的事也差不多。不過,他強調仍有很多地區議題可以推動。現時他正關注尚德廣場的設施變動,「現時領展在尚德商場有很大的改動,尚德商場雖然不是屬於廣明苑選區,但附近居民都需要依賴商場的設施。」

_DSC9589
尚德廣場是廣明苑、尚德邨等居民的日常生活依賴

身處於人口老化的景林邨,林咏然反而更關心年輕人的想法,希望多接觸年輕人,去解決當前年輕人的失望氣餒,不走出來投票的困局。他指,在去年311新界東立法會補選中,雖然景林的結果是由民主派勝出,但投票率僅得45%。林認為很多年輕人並沒有出來投票,「我也希望這個情況可以改善。我的做法就是關心多些年青人,拉近和年輕人之間的距離。」他上周就探望過在旺角騷亂中被定罪的年輕人,鼓勵他們讀書、關心他們的家人需要,甚至希望將來以自己的人脈協助他們投入社會。林咏然更表明,如果今年參選,會在政綱提及多一些傾向年輕人的議題。

林咏然又帶記者到寶琳地鐵站的天橋,指在2012年已建議在該處加裝無障礙電梯直達景林邨邨口,「梁振英有每區一億元的工程撥款。我提出了這個計劃,當時估價大概3000萬。」但方案最後還是遭到否決,自此更沒有人重提,「現任的民建聯也不夠膽提,可能他覺得很難搞,要找港鐵、政府、恆基幾方面,覺得麻煩。」但林咏然相信只要有心仍會有成事的一天,「可否幾方合作融資的形式去做?如果大家有誠意做,是做到的。」

_DSC8085
柯耀林隨身帶備兩部手機,以便工作

冷暖那可休,回頭多少個秋。與柯耀林在咖啡室的訪問來到尾聲,他感慨自己在將軍澳住了廿幾年,做地區工作也花了十幾年時間,但到頭來卻是一場空。「我輸了的時候,有一天在家中突然想起,原來這樣就做了八年區議員,這八年其實很辛苦,高峰期時我加入了23個委員會與工作小組,那時試過一天開六個會,由早到晚。」他指,那時會回家吃飯,但在沙發上不消一分鐘便睡著了。媽媽喚起他吃飯,吃過飯又馬上出去開會,「原來這樣就過了八年。好像不知做了什麼,但回想起,我不敢說因為我個人力量改變了很多,但也是為社區出過一分力,起碼對得住社區。」誰都心酸過,哪個沒有?

記者:文己翎、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