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馬屎埔村民靜坐抗議賠償不公 「話俾政府同議員聽,東北仲有聲音」

馬屎埔村民靜坐抗議賠償不公 「話俾政府同議員聽,東北仲有聲音」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財委會下午審議新界東北前期及一期的工程撥款,粉嶺馬屎埔村民陳基裘由昨日中午到立法會門外靜坐,不滿發展局的賠償方案,「其實精神好差,但因為相信公義,才能堅持來發聲,不然我已經倒下了。」

陳伯今年73歲,在馬屎埔已經耕種了廿多年。陳伯的故事要由二十年前說起,一介平民本來相安無事在地耕田,但在1998年時遭到業主迫遷,及以恐嚇方式收地,方法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他曾和業主打官司,三宗官司拖拉長達十八年。

發展局在去年5月10日公佈「發展清拆行動特惠補償及安置安排擬議加強措施」,合資格住戶不用經濟審查,便可獲安置到房協轄下的專用安置屋邨。方案又為合資格居住在已登記或「持牌構築物」的住戶,放寬現金特惠津貼資格及加大津貼額,但寮屋居民除了微薄的搬遷津貼身外,便近乎一無所有。

「寮屋係有編號,即係政府係承認我哋,既然違法,點解三十幾年前都唔拆、唔安置,依加要發展,就要沒收私人財產,你有無搞錯?」

IMG_4406

按現時的賠償方案,陳伯將約有2,000元的賠償。他對記者重申,寮屋居民不是霸地,指「耕寮」的意思是「一田一屋」,居民需要只是打理田地,「其實係農民,前耕後居,都要地方擺放工地,凌晨要收割及交收,點樣分開呢?」

「我只要一個答案,只要一個公平的結果。」他昨日從粉嶺坐巴士978來到金鐘,在立法會門外渡過了一個夜晚,「我平日很少來金鐘,抗議才來,有事情才出來。」陳伯口中的「有事情」,其實是上庭及申請法援。

IMG_4410

2014年反對新界東北發展,同樣是圍堵立法會,群情洶湧但無功而還,立法會在建制派把持下通過前期撥款方案,更有十四名抗爭者包括黃浩銘、何潔泓及葉寶琳等先後身陷囹圄。

五年下來,陳伯承認,關注新界東北發展的人少了。他指這和政府及地產商變本加厲有關,包括發展局的賠償安置方案,已成功分化村民,加上發展商對村民的滋擾,「滋擾就係喺你間屋旁邊勘探,仲會剪你間屋鎖、出律師信,你話仲點住?」他更提到,在低氣壓的政治環境下,政府打壓示威者,令市民禁聲,「為東北發聲的人越來越少了」。

反新界東北發展即將來到最終章,五年過去,香港似乎沒有變得更好。陳伯在橫額寫上,「傭官當道,官商勾結,欺壓市民,香港倒退了」。「因為現在社會出現了呢啲問題。」陳伯激動地對記者說,自510方案後,自己曾多次去信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但均不得要領。他批評政府打著以民為本的口號,實情卻是打壓村民,「我願意,我真係願意犧牲居住咗好多年的寮屋,令更多香港人有樓住,但政府就咁對我哋。」

IMG_4427

陳伯指出,地政總署職員在2014年時曾上門作人口登記,本以為一切順利,但對方在2017年時,卻又要求他提供住址證明等文件,「即係想迫死我」。「黃偉綸龜縮,拒見村民係懦夫。」陳伯在去年的510方案後,先後到過北角地政總署、粉嶺北區區議會及金鐘政府總部抗議,要求就其個案及賠償方案作進一步交代,但未獲得任何官員的回應,「淨係想村民硬食,根本不理我們死活。」

「今日通過,我好快就瞓街。」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尹兆堅、楊岳橋和張超雄等先後接過信件。陳伯再次強調,已有心理準備將一無所有,仍然願意為公義站出來,「等議員早點知道,東北仍然有聲音。」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