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和立:程翔的新「罪狀」

廣告

廣告

明報      
2006-04-21
牢獄‧一年

看來程翔在國家安全機構中那血淚織成的檔案又會增添一項「罪狀」---徹底暴露中國司法與專政部門的無法無天。

沒錯,安、檢、法部門對程案的處理,就算按照國內一貫「大半人治、小半法治」的傳統來說,都可算非常離譜。

程自從一年前被國安幹警拘捕後,除了去年8月初官方新華社號稱他向境外特務單位提供政治甚至軍事的「國家機密」外,有關方面一直沒提出明確的指控,而且到今天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上法院。尤其離奇的是,國安部在12月底把調查報告交給檢察院,但檢察院大概覺得理據不充分,已於2月中把案打回安全部;按國內的法規,檢察與安全部門可以把「球」踢來踢去好幾次,而且每次都可以申請延長調查、再調查的時間;換句話說,一個「嫌疑犯」可以差不多無限期被拘留。

諷刺的是,胡錦濤在02年底一上台就提倡「依法治國」。而且最近最高人民檢察院長賈春旺與最高法院院長蕭揚都大談加快司法制度改革的步伐,賈上月表示:「應慎重逮捕和起訴,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訴可不訴的不訴。」而蕭更明言:「有罪則判,無罪放人。」去年,各級法院依法宣告2162名刑事被告人無罪,而各級檢察機構對14,939名嫌疑犯因涉嫌犯罪情節輕微、社會危害較小而決定不起訴。看來中國已開始慢慢接受西方「無罪推理」的重要原則,即「嫌疑犯」在司法部門拿不出確鑿的證據時,應馬上釋放,更不能無限期拖延與拘留。

「 個人Vs 無法無天國家機器」

當然,北京的喉舌可以說,程案不是普通的刑事案,因為它牽涉國家機密與「間諜、賣國罪」。但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先不提程翔數百位同行與同學、朋友,包括香港的社會精英和傳統左派人士都站出來替他說話,明眼人都看出,此案之所以拖了一年,是有關方面雖然掌握了程的手提電腦,而且盤問過他幾十個國內的朋友,但仍然找不到有說服力的「罪證」。了解此案的人士說,安全部門曾經多次「慫恿」程簽署「認罪書」,可幸程沒有陷入圈套。令程的好友氣憤的還有,北京好幾個單位都向他家人施壓,要求他們不要做「過激」的抗議動作。

特區政府對此案也需負一定的責任。程翔跟香港眾高官,包括特首曾蔭權都有一定的交情,但他們可能為了不想開罪北大人,對程案除了講了些不置可否的官腔外,一點力也沒有出過。時至今天,試問有哪一位跑中國線的新聞記者還敢衝鋒陷陣?連一位知名度高、社會有廣泛支持的資深特派員都會分分鐘出事,還會不會有年青朋友敢玩這「個人Vs無法無天國家機器」的恐怖遊戲?

據北京消息人士說,程翔在看守所最近勤看聖經,有點獲得耶穌基督感召的樣子。而且程翔人厚道、閱歷廣、胸懷闊,有可能他會學習前教宗保祿二世寬恕曾試圖暗殺他的青年的榜樣,不會對煎熬他365天的人士記仇。但同時,我想憂國憂民的程翔也會大聲疾呼:法治是國家的基石。中國一天沒有法治,則無論GDP增長率有多高、外匯儲備有多厚、導彈射程有多遠,中國人還是會抬不起頭,還是會半夜敲門特別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