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KING KONG》金剛

廣告

廣告

如果你是男觀眾,你會喜歡《King Kong》的女主角妮奧美華芝絲(Naomi Watts),她自重、英勇、淡薄又有愛心,出生入死剛柔並重,猶如泰山的愛侶阿珍,穿的卻是低胸長裙,一派陽具主義的典型恩物;如果你是女觀眾,你會妒忌這個女主角,她穿梭邋遢森林後依然皮光肉滑,妝不溶神采不改,能讓King Kong拜倒其石榴裙下,重演帝國大廈含情對望一幕,浪漫不凡。

電影《King Kong》爽性不用《金剛》這個中文名,更忠於1933年之原典,重塑導演彼得積遜(Peter Jackson)兒時美夢,作為一部分大製作,看得出其資本分佈相當平均,不會如很多其他導演一般讓大筆資金揮霍得偏頗無度,起碼電影畫面華麗悅目,特技效果超然卓絕,幾場恐龍追逐令人毛骨悚然,純以官能刺激與緊湊情節的配合,已可以用絲絲入扣來形容,King Kong的造型及神態更是栩栩如生,特別是眼神,一時是情梟,一時是頑童,一時憂鬱小生,性情之飽滿比很多演員猶有過之,安迪瑟克斯(Andy Serkis)的模擬演出應記一功。

我會認為《King Kong》比《魔戒三部曲》(The Lord of The Ring)更好看,同樣是彼得積遜作品,《魔》片是野心勃勃連續劇,可說是透過恢宏的視覺特技去開創魔幻神話類型,別有洞天,但《King Kong》卻是電影經典的解構重塑,製作的構思和執行上可說是眼高手又高,而且魅力在於導演對老好時代的緬懷,情懷更見坦率深厚,而且源於電影本身,所以除了彼得的童心外,也嗅到了以電影圓電影夢的濃濃意味,而且更有意思的是,電影中積柏克(Jack Black)飾演的導演為了完成自己的電影而不擇手段,草菅人命,道德人情拋開了一邊,衹為完成自己心目中的曠世之作,最後借King Kong完成了自己觀眾萬千的夢想,King Kong卻死在亂鎗之下。

最後這戲中的導演看著從躺屍於馬路上的King Kong,說牠不是死於別的甚麼,而是死於「漂亮」(Beauty,決不是如今中文字幕中的「美女」),意思再明不過。彼得積遜以現代科技令King Kong「漂亮」地重生,但新King Kong的橫空出世,令舊的King Kong被時代掩沒,在這一點上彼得沒有當局者迷,現代電影的花枝招展,令舊電影在觀眾心目中再也無足輕重,而且這正是彼得親手掌舵的新King Kong令舊King Kong失威,時代巨輪抹煞著舊文化的價值,顯然這是彼得這部作品的深層意義,超脫卻又消極,對現代電影卻有當頭棒喝之勢。

這便說明了為甚麼女主角在帝國大廈的頂層與King Kong共對時,會看著牠讚頌「漂亮」,而不是看著背景的紅霞萬縷,而King Kong確是「漂亮」的,我說的不是外在,牠讓人信賴,保護友伴不遺餘力,互信互愛這籠統大義,是彼得繼《魔戒》後又一次以繁複的形式去闡述簡單的至理處世觀。King Kong象徵友愛的,但我會戲言如果現實中的女士如果有一個又醜又粗魯的男朋友,看《King Kong》可以聊作安慰,又醜又粗魯都可以很可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