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古力獎門人》甜美生活

廣告

廣告

有一天在擠滿人的地鐵裡,看見一個站著的男孩子,仰頭好奇地問媽媽﹕「香港其實有多少人?」「七百萬人。」「那麼死了的人算不算?」「不算。」「霑叔和李小龍算不算?」「不算。」「如果不算我們一家三個人,那麼香港會有多少了人?」「應該……剩下六百多萬人。」這是一個小故事,證明童心是以非比尋常的角度看世界,但何為之尋常?有很多固有的慣性令我們作繭自綁,兒童角度很多時候不合理,卻有很多時候比成人世界更合情。

  添布頓(Tim Burton)導演的《朱古力獎門人》(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說的其實還不外乎是一個「親情很寶貴」的故事,「親情」比一大座朱古力工廠更價值連城,同時電影也安排「朱古力獎門人」王卡衛(Willy Wonka)由一個小孩的開導而重拾父愛,其實坦白說,這樣的故事情節是相當俗套的,鬼才添布頓在電影裡所表現的創意,某程度是表現在美工製作上﹕象牙白色的工廠既雅致又神秘,穿越朱古力河的,竟然是由數十平排的隆巴小矮人撐動的紅色巨型龍舟,工廠內不同區域的隆巴小矮人有配合該區顏色的塑膠衣物,整個朱古力工廠主景嘉年華式的繽紛顏色,都令整個童話世界風格出眾。

然而更要的是,添布頓在敘事細節上,往往作出令人哭笑不得的安排,「添式幽默」往往是反黑色幽默的,誇張、突然、殘酷,有時更出現令人無所適從的硬滑稽,形成其獨門格調,片中開心歡樂的歌唱玩偶會怪戾地突然燒毀,到最後擁有不同壞性格的小孩得到了令人慘不忍睹的收場,也不像一般兒童片輕鬆歡愉,特別是隆巴小矮人會幸災樂禍地「即興」唱歌諷刺得到教訓的人,就像經典Cult片《洛奇恐怖晚會》(The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以製造令人愕然的安排為樂,添布頓就是成功將自己的這部作品格式化為兒童Cult片,即使將來觀眾淡忘添布頓,想起兒童片也儘會想起這一部。

但姑論如何,《朱》片已經比添氏前作另一破格喜劇《火星人玩轉地球》(Mars Attacks!)入俗,看得出是比較照顧觀眾,比較節制,普羅觀眾會較易接受,因為這次其神經刀的作風只是在隱隱作動,並未全面性發作,但筆者有時寧願他更盡情「發作」,最好是更「不可藥救」地天馬行空,因為我們都需要夢,有時比孩子更需要,說穿了原來添布頓的病,才是我們的治病良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