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血與骨《黑社會2以和為貴》

廣告

廣告

《黑社會》三個字,除了真的指出電影描述的「黑社會世界」之外,也泛指「黑社會行為」,即是以權力和手段以「人治」的形式解決問題,甚至為某些指定的社群建設性地製造講求特權分配的營生環境,現代經濟學和社會學也不能繞過探討「黑社會」的議題,因為組織「黑社會」作為公認的犯罪活動,同時間也養活了周邊的非犯罪事業,上至食肆下至小販,無不受惠於由黑社會事業帶旺的社區環境。電影《以和為貴》在電影的開始時已解釋歷史悠久(中國明末清初已經出現)的黑社會早年因為已經有「以和為貴」的「崇高」共悉,故新立幫派的名字都須加上一個「和」字,以宣示和平共存的願望,然而「以和為貴」的「貴」字,卻是一條藏不起(或沒須要藏起)的大尾巴,一個「貴」字儼如「富貴榮華」的簡寫。

《黑社會》刻劃了戀棧權位者的偏執和變態,令觀眾除了滿足於獵奇和刺激的心理,而因為現實中我們的理性和膽量會抑制我們瘋狂奪權的慾望,所以電影也在某程上完成了「超我」的代入意願,像看武俠片代入片中飛簷走壁的俠士,衹是不可為和不為之的分別。當然,電影複雜和微妙的人物心理,和瞬息萬變的人物關係,也是觀眾愛看的,但由於《以和為貴》的著眼點是明顯地放在人物「利益」衝突之上,爭權逐勢的決勝千里變得枯燥和欠缺快意,因為主線的Jimmy仔(古天樂飾)是「被動地」被國內公安廳副廳長(尤勇飾)要求(最後變成逼使)競逐「辦事人」位置,而對手樂少(任達華飾)和東莞仔(林家棟飾)雖有野心推動的自由意志,但都明顯是弱勢,飛機(張家輝飾)更一直是被利用的一隻棋子,師爺蘇(張兆輝飾)和大頭(林雪飾)變得可有可無,新加入的鄭浩南和安志杰更是蒼白之至,整體上人物形象的縮小令電影變得不夠扣人心弦,原來第一集好看,與我們觀看時心裡想著它會有續集有關,我們以為各角色會有更多奇遇和個性表現,第一集為觀眾帶來的幻想在《以》片裡會破滅的很乾淨。而且今集結構明顯比較上集鬆散,精美的鏡頭衹能作個別欣賞,而且有頗多鏡頭充滿「古天樂」冷酷型格動態寫真之況味。

當然,電影志不在純粹的娛樂,要表達的也比江湖仇殺的過程來得多,片任達華乘著由對自己暗藏殺機的手上駕駛的車,跟著被黑社會行為嚇跑的兒子﹕「不要嚇著他。」這一句對手下的吩咐,成為了他的遺言,最後見車子與奔跑的兒上走上了分岔路,呼應古天樂在山上因為被尤勇脅逼要一代傳一代地繼承黑社會衣缽,而感到茫然無助,權利和地位所帶來的罪孽,禍延下一代,相應於國內公安(政府?)「神通廣大到得人驚」的港人白色恐怖陰影,及鄧伯 (象徵鄧小平)之死同步化象徵的九七時勢,勾勒出人在家、國皆無助的局面,自我膨脹有甚麼用?從外在看來,我們可能是衹會生蝌蚪出來的井底之蛙,此蛙還要不是皮光肉滑的青蛙,一天照鏡嚇得自己身上溢出來的「蛤蟆油」,衹是用來供別人藥用進補,至於中國黃土地上的商機,會不會就是傳說中的天鵝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