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母草 (Yi Mu Yin)

小時候, 家門口長了一大堆 "Yi Mu Yin" (潮洲話發音), 母親常常採摘來煮, 味道很苦, 打死不肯喝, 常常趁母親不在意時, 把它倒掉.

因為在母語發展上, 自己是一個文盲, 一直以來不知道何為 Yi Mu Yin, 只記得它的樣子和味道.

兩三年前在北京看中醫, 血氣不足, 月事不調, 中醫叫我喝益母草, 在北京的宿舍煮著喝, 很苦, 味道很熟, 但卻說不出在那裡喝過, 很勉強才把一碗喝下去.

今天, 又去藥房買益母草, 上網查有什麼煮的方法可以減底苦味, 結果看到益母草的真貎, 就是以前我家門前的 Yi Mu Yin (益母櫻)!

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從小到大在排斥的東西 (unknow known), 只能在我今天在科學知識引導後接受"益母草"的藥用價值的情況下, 才能重新憶起這個幾被遺忘棄置的 Yi Mu Yin. 究竟我身邊還有多少這些被遺忘, 壓抑, 棄置的東西呢?

前陣子跟好些女朋友聊天, 大部份都有血氣不足, 瘀血凝聚的大大小小問題, 而Yi Mu Yin 是坊間最便宜的一種食療, 在藥房買僅兩至三蚊一兩.

可以二兩益母草, 幾兩豬肉, 紅棗去核煲湯.

今天我的做法是超級懶人法, 二兩益母草, 生姜幾片煮水, 倒出, 與紅棗沖劑混在一起喝. 但對於放鬆月事時子宮肌肉抽搐, 功效顯著 (經血量多者忌服).

搜尋器裡有很多益母草的簡介, 這裡不多說了.

圖片來自

少說為妙?

不知大家近年有沒有留意,怕醜草已經絕跡!記得從前就是在市區路邊,這種粗生的植物還是以頑強的姿勢生長。但自從被傳為能醫哮喘後,就連山野都絕跡。當然更不要提甘草了!

山坡被剷平了

以前住的屋村,通往幼稚園的長路上旁有一個小斜坡,長滿了怕羞草、小黃菊。

後來,斜坡被剷平了,變了石屎。當然也就沒有了花和草。

花墟有一盆盆的怕羞草賣,五元一盤。買回去種過,兩三天就枯死了。

有些東西是屬於大自然的。我們借了,還不了。

那道菜是

那道菜是我的原創,為什麼妳會說是被轉載,我有Creative Common的,可否告知妳在那裏看到。

妳可以看我的 Podcast 全是我自己做的菜耶!

http://feeds.feedburner.com/hkhomekitchen

不想純粹寫食譜.

我以 google 找到一個是 webmac.com, 另一個是 feedburner, 在你提醒後, 才發覺兩個都是你的.

但問題是, 炒番幾味的專欄不是純粹寫食譜, 而是希望透過食物可以討論其他人, 事, 物的事情. 網上有很多純綷寫食譜的地方, 而 inmedia 的空間有限, 要根據編輯方針來管理. (詳見關於我們部份的編輯方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