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耀宗:調查港人國家意識的誤導

廣告

廣告

明報      
2006-05-18
國民‧身分

若干日前,在《明報》思潮版讀到雷鼎鳴教授有關社會科學中的方法論問題,令我也想起了香港一些民意調查的方法論的精確性。我不想介入經濟問題的討論,卻想談談香港青年的身分認同的調查設計。

香港回歸後,社會科學家就有了一個時興的研究題目,就是衡量香港年輕人的民族或國家意識究竟有沒有增加。由於香港受到英國殖民統治達150年之久,而殖民地宗主國當然不會提倡被殖民者的民族意識,因此,香港的年輕人一般被認為是沒有民族或國家意識的。

本文不想爭論香港年輕人究竟有沒有民族或國家意識,因為國家、民族這些名詞極富爭論性,而是指出衡量這種身分認同卻是值得商榷的。

衡量年輕人民族或國家意識最常用的方法,是設計一張問卷,內有「中國人」、「香港人」或「香港的中國人」之類的項目。然後抽出一些年輕人的樣本,詢問他們選擇哪個項目。經驗顯示,香港年輕人往往選擇「香港人」或「香港的中國人」,選擇「中國人」的較少。97年以來,選擇「中國人」的雖然增加了,但選擇「香港人」的仍然不少,於是社會科學家們就下結論說:年輕人的民族或國家意識雖然改善了但仍不足云云。

方法學上頗有問題

事實上,以這樣的問卷設計來衡量民族或國家意識,在方法學上頗有問題。最重要的誤導出現概念上。

首先,中國人是個頗為龐雜的觀念,孫中山認為漢、滿、蒙、回及藏等族人都是中國人。中國又包括多個省份,住在這些省份的都是中國人,如廣州人、四川人及上海人等。概念上說,香港人以及香港的中國人,都是中國人這個大概念之下的小概念,誠如人類的概念下有黑人、白人、黃種人等。因此,將「香港人」和「中國人」對立,列為兩個選項,概念上有混淆之處。不論選了「香港人」、「中國人」或者「香港的中國人」,邏輯上他都選了「中國人」的概念,這樣又怎樣衡量他們的身分認同?

精確地說,要量度年輕人的民族或國家意識,要將問卷上的項目改為「中國人」或「英國人」或「美國人」等,然後計算其中的百分比,這樣才有意義。筆者可以肯定地說,如果問卷上有「中國人」、「英國人」或「美國人」等概念內容相同的項目時,香港年輕人肯定會選擇「中國人」。其比例可以說是壓倒性的。

我們設想一個實驗:如果我們將一張問卷的項目變成這樣:「中國人」、「上海人」或「上海的中國人」,抽取住在上海的青年樣本去回答,會不會所有的青年都會選擇「中國人」,而不選「上海人」或「上海的中國人」;以上海人(或其他省籍人士也一樣)本位意識之重,我是懷疑的。究竟有沒有社會科學家進行過這樣的民意調查?

近年來上海崛起,滬港的比較研究頗為流行,筆者倒希望人們能在兩地用同樣的問卷設計,比較兩地青年的身分認同,看看結果如何。

也許調查者在設計問卷時已經認定香港青年缺乏民族或國家意識,蒐集到的數據不過是用來支持原定的成見而已,而這樣的成見又欣然地為京港兩地高官接受。於是影響青年的措施如觀看升旗禮及新聞前播國歌等就不斷出籠,成效如何,只有天曉。

將一份有「美國人」、「英國人」及「中國人」等選項的表格同時在香港或上海(或其他城市)做調查,筆者相信香港青年的國家身分一定並不遜於上海青年。至於什麼是中國人的內涵,相信兩地有極大差異。換言之,認作中國人不構成問題,什麼是「愛國家」的含義才是兩地價值體系分別之所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