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特刊: 文革.六四的歷史記憶空間

廣告

廣告

文 / 風

博物館是一個歷史記憶的空間,香港的西九龍將有一系列的博物館計畫,在裡面,能否找到這些記憶呢?歷史博物館與國民主體身份建構息息相關,我們的西九可否容得下一所文革博物館,為愛國主義建立一個反思性的空間?

文革四十年的反思

今年是文革四十周年的紀念,不過,文革在中國歷史還未劃上句號,它只是透過壓制言論被凍結著,一直以來,有人希望把這段歷史解封,成為反思的課題,但中央不能拒絶相關要求,還加強了有關文革反思的言論壓制。反思的力量,只能靠民間累積。

文革在1981年被官方否定,說是一場「錯誤」,可是,除了四人幫外,沒有誰為這個「錯誤」負上政治責任,而在穩定壓倒一切的政治局面下,文革亦不能被「翻案」和討論,有關文革所帶來的傷害,就變成一條無法癒合的歷史傷痕,潛藏在傷痕文學之中。

自巴金於《隨想錄》中首先倡導文革博物館後,國內知識和文化界在過去二十多年,一直要求把這場「錯誤」的歷史,透過具體/真實的空間,表述出來。文革四十 年,民主黨派和知識界,也重提「反思文革」和文革歷史紀念館的提議,去年元旦,汕頭澄海區蓮上鎮塔山風景區的文革博物館正式建成開放,成為中國第一個由民 間興建的文革博物館。

建構反思性國民主體

其實,過去二十年,國內很多地方都以重建祖祠等名義,在地方的層次,為反右與文革被迫害的人進行民間的歷史翻案。文革時候,地方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在漫 長的後文革階段,漸漸得到起碼的修補,為開放改革後的經濟活動所需要的信任關係奠定基礎,而官方雖然放下文革時代的語言及制度,可是,所謂「撥亂反正」, 並沒有進入到更深層次的政治及文化關係,讓全民反思黨及國家的性質,重尋政治改革,重建國民身份。

一直以來,國內的愛國主義教育都圍繞著鴉片戰爭與抗日戰爭等歷史與記憶上,正如《冰點》被整頓的導火線,袁偉時的<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一文所說,這種民 族主體性,並不是建基於對自我的理解,而是建基一種被引導出來的排外與仇恨。可是,國家內部(政治運動,貪污和濫權)對民眾造成的災難,往往較外在的威脅 更甚,排外的民族情緒,例如高漲的反日或反對台獨的情緒,轉移了國民的視線,難以檢視中國大地上的各種問題以進行變革。

相對反帝鬥爭與抗日戰爭,文化大革命的歷史,對當代中國人有更深刻的社會及政治意義;有關這段歷史的爭辯, 體現了近代中國政治和發展所面對的處境。

文革的受害者指責文革「無法無天」,不少人因為言論及思想自由而被政治迫害致死,地方的派系武鬥,更造成大規模的血案。近年,出現了不少文革的回憶,以家 族的生命史,去控訴由政權發動的政治運動,對人和社會造成的慘劇,引起國內思想界和文化界的迴響;另一方面,那些支持文革造反精神的人(他們不一定支持官 方文革運動)則認為,文革初期的紅衛兵群眾運動,直接挑戰黨政機關,在對毛澤東瘋狂崇拜中,弔詭地體現「大民主」的烏托邦,在文革中後期「批林批孔」運動 中,亦有像「李一哲大字報」等對四人幫的批判,要求建設社會主義法制,是民間民主運動的雛型。

不管誰對誰錯,這些爭辯,正好為我們反思中國歷史提供機會,也為我們思考當前民主、自由及維權運動方面,提供歷史素材。

文革博物館: 恢復被壓抑的歷史

文革反思和博物館,有助建構一個反思性的愛國主體,透過文獻和物件的搜集整理,正視自己國家歷史的錯誤和恥辱,作為變革的動力。

事實上,鄧小平所展開的經濟開放改革,亦是在否定一系列的政治運動中展開的,只是其實用主義的策略,使歷史的反思,只停留在一個姿態,而沒有落實到制度及 文化的層面。到今天,當文革反思和文革紀念館的議程於四十周年被重提,中央政府仍然以穩定壓倒一切的態度,禁制相關的言論。

正如劉曉波說,「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場浩劫」,參與迫害者的人數不少於被迫害者,當中亦有身份的重疊,然而,三十年了,只見被害者喃喃自語的傷痕,策劃和參與幾大血案的人(有的大概還是領導),卻沒有反思自己的過錯。

壓抑了的記憶,往往以另一種形式體現在人/制度的行為裡,變成無意識的暴力與恐懼。中央的穩定壓倒一切政策,難道不是一面恐懼與暴力煉成的鏡子? 當隱藏過錯成為了政治文化,這個政體又如何能有道德?沒有羞恥之心,又如何走出光榮之路?

六四亦然,這段歷史被壓下去。在國內是這樣,在香港的愛國主義教育裡亦然。

西九.博物館.記憶

國內的知識份子,在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情況下,提出了於全國興建文革紀念館和博物館的要求,我們在香港,正要發展西九文娛藝術區的當下,卻對歷史博物館的 內容毫無思考,討論的焦點一直維繞著最技術性的招標,地產利益與天幕。每年憶記六四,變成了一個儀式,卻沒有具體計畫,以制度及建設來呈現這段記憶。

文革與六四的憶記,不應只是一個歷史傷痕,而要把它們轉化為愛國主義教育和反思國民身份建構的一部份;而在香港推動文革博物館可以是重大的一步。

當國內的政治氣氛還不容許搞大型的文革博物館,香港大可以走先一步,藉著西九龍文化區的發展,建立全世界第一個由公帑支持設立的文革博物館,把文革期間的 政治宣傳品、血案、受害者資料、政治和歷史背景展現,並讓三十多年來,中外歷史社會文化政治學者的研究,以各種形式,向公眾呈現。

這不單有助建立一個反思性愛國主義傳統,亦重新書寫香港與國內之歷史聯繫,重建香港於中國的政治社會發展歷史裡的歷史座標。事實上,香港這個借來的殖民地 空間裡,一直承載著中國當代史的傷痛,我們的父母輩,不都是從這段歷史災難裡,逃到這個國家的邊陲嗎?而我們又一直對這段先輩的歷史沉默無言,這都是缺乏 歷史反思的後遺症.

西九可否容下這個反思國家歷史的空間,香港能否為中國的愛國主義思想作出建樹,是一個具體的文化政治實踐。

(從經濟上,這計畫也會吸引大量的國內外遊客;畢竟,全世界有不少迪士尼主題公園,具規模的文革博物館,搞不好大概就只有在香港才有可能。)

參考資料
《南方都市報》2005年5月4日
劉曉波,<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場浩劫>,2006年5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