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特刊: 維權關鍵詞

廣告

廣告

「另選他人」
中國的各級選舉中,通常由黨政幹部限制提名,然而,選票上通常有空格讓選民「另選他人」,即寫上候選名單以外的名字,但是,在缺乏完善的廣泛宣傳活動下, 能夠讓足夠選民正確寫上非官方候選人名字並當選,非常困難,這亦成為官方對選舉的一種制度性操控;然而,不少積極實踐基層選舉的維權人士,卻以這種方式當 選,例如呂邦列,可見公民維權運動及人士獲得不少人民的支持,也看到人民對官方控制的選舉制度的不滿。

太石村
番禺魚頭窩鎮太石村村民,一直對村委會的批地及財務問題有意見,認為村委會主任陳進生處事不公,涉嫌瀆職貪污,於是,他們於2005年7月發起罷免村委會 主任陳進生,他們先後發動兩次罷免,雖然受到《人民日報》讚賞及肯定,卻仍遭受鎮政府及村幹部阻撓及恫嚇,保護村委會財務資料以作證據的村民被毒打及拘 捕,原來選出的所有罷免村委會主任選舉委員成員亦相繼辭職;在事件中,被毆傷及拘捕的村民不計其數,不少村民逃離太石村,多名維權人士及律師被襲及逮捕, 包括湖北枝江市人大呂邦列、法律顧問郭飛雄、律師郭艷、學者艾曉明教授等等,太石村被當地當局封鎖,傳媒及外人無法入村了解情況。

汕尾東洲事件
2005年6月,汕尾市東洲鎮政府徵用轄區内的大片土地,建設火力發電廠,擁有原土地使用權的村民認為,没有得到政府的合理徵地補償,要求政府解決生計問題,談判不果,便自發輪流駐守在臨近的紅海灣風電廠門外持續維權抗争,期間曾衝擊電廠,導致與政府發生連串衝突。
至12月6日,汕尾市出動警察和武警進駐電廠,拆毁村民們搭建的竹棚,並逮捕了帶頭村民,激起了數千名村民前來包圍,官民雙方對峙,並爆發暴力衝突,現場指揮員决定開槍解决問題,導致多名平民傷亡,關於死亡人數,各種説法不一,從三到數十人不等。
事發後,武警包圍該村,封鎖現場,禁止媒體前往採訪,然而,官方新華社文章除批評部份村民煽動外,亦指指揮員處置失當,造成誤死誤傷,要求檢察機關依法處理;此事引起國內外關注公民權團體人士的譴責。

維權人士
大約在九十年代末開始,全國各地一些律師(如高智晟)、學者(如艾曉明)、知識份子(如郭飛雄)以至農民活躍份子(如呂邦列),以「維權」名義,參與各地 民眾捍衛各類公民權的活動,提供法律諮詢,支持人民合法合理爭取權益,他們大都沒有固定組織,以個人或律師身份活動,部份人更參加地區人大及村委會選舉。

黃靜案
2003年2月24日,湖南湘潭市,年僅21歲的音樂教師黃靜,被發現死於學校宿舍內,法醫指是心臟病,但黃靜全身赤裸,滿身傷痕,黃靜母親不相信法醫說 法,要求再次驗屍,她懷疑黃靜是被男朋友姜俊武所殺,但公安很快便確認為姜的不在場證據;然而,在黃母的追尋下,疑點越來越多,包括多次完全不同及不一致 的驗屍結果,黃靜體檢文件神秘丟失,驗屍報告無法解釋黃靜身上的傷痕,在這種情況下,公安竟然不斷催促黃母盡快把屍體火化結案!
事件引起公眾關注,有人發起《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的呼籲書》網上簽名運動,要求公正辦案,並懲罰失職瀆職的執法人員,省公安廳決定成立專案組,後來, 姜俊武承認曾意圖強姦黃靜未逐,但黃靜案的相關證物又再次離奇丟失,法醫鑒定書指「姜俊武以較特殊方式進行的性活動是引起被鑒定人黃靜死亡的關鍵促發因 素」,該案現仍在繼續審理中,但已暴露出執法及司法鑒定制度的不透明不公正,以及漠視性暴力的問題。

孫志剛事件
雖然國內的人口流動頻繁,但在戶籍制度下,各地方政府仍會對沒有戶口文件、身份證、工作證或暫住證人士,採取罰款、拘留及遣送等處分。原籍湖北省黄崗市的 孫志剛在廣州工作,2003年3月被廣州市政府執法機關以「三無人員」的理由收押,拘禁期間被收容所員工毆打身亡。地方政府雖聲稱,此為收容所員工犯罪的 個案,但卻引發了公眾對收容遣送制度的廣泛討論,多位學者及公民上書人大,指收容所及遣送辦法有違公民人身自由。同年六月,總理溫家寶頒令廢除了弊端漏洞 叢生與有違憲法的收容遣送制度。

基層選舉
基層選舉一般指農村的村民委員會選舉,有時亦包括縣及城市區級人大選舉,因為這些選舉皆由選民直接選舉產生。
中國自1988年6月1日頒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試行)》至今,全國60多萬個村委會幾乎都有直接選舉,只是制度化、規範化程度不同而 已。然而,由於黨支部深入農村,所以,經常在提名制度上保證了黨政幹部認可的人當選,導致許多村落的自治制度有名無實;同時,黨支部書記一般權力較大,又 與各級政府關係密切,所以,不少由村民直選產生的村委會主任亦一籌莫展。
縣級人大和城市的區級人大,由選民直接選舉産生,以上的各級人大代表則由下一級人大間接選舉産生。然而,像村委會選舉一樣,人大代表候選人的提名程序非常 不透明,選舉機關可以通過内部决定誰將成為正式候選人,即名字可以印刷在選票上,不獲政府支持的候選人一般在此程序中被淘汰,除非選民在「另選他人」一欄 上填上其他名字,他/她才有機會與官方候選人競逐,儘管這樣困難,仍有非政府候選人當選。

2006年絕食接力事件
2005年7至9月間的太石村事件後,各地方政府多次迫害維權人士,郭飛雄被多次毆打及拘禁,高智晟的律師事務所被勒令停業,協助村民的律師唐荊陵以及郭 艷被解僱;從2006年2月4日開始,高智晟等發動了全國性接力絶食活動,由高智晟律師和葉霜先生絕食48小時開始,胡佳、齊志勇、關增禮、趙昕、郭飛雄 等人接力,香港的何俊仁律師等亦有在香港參與聲援。

「冰點」事件
中國官方因為異見言論,打擊新聞機構及新聞工作者事件時有所聞,近年較為港人熟悉的只有「程翔被捕事件」,事實上,近年國內多份報章遭整頓,包括《南方都 市報》、《南方周末》及《新京報》;而《中國青年報》的「冰點事件」在去年引起極大關注,事件涉及新聞、言論及思想自由。
《冰點》原為附屬北京《中國青年報》的周刊,近年觸碰多個敏感政治及社會題材,包括艾曉明的約稿談太石村事件,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老師陳丹青辭職,控訴不合 理教育體制,龍應台撰文評論連宋訪大陸等。2006年1月11日,《冰點》刊登中山大學哲學系袁偉時教授《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一文,批評歷史教科書中的 觀點,引起中共中央宣傳部强烈不滿,共青團中央宣傳部於1月底下令《冰點》停刊,亦禁止全國媒體報導此事,同時,包括總編輯李大同等人被撤換,編輯部大換 班後,於3月1日復刊。
然而,事件並沒有就此平息,原編輯李大同與盧躍剛向中紀委申訴,多位《中國青年報》作者以及前黨政高幹亦聯名抗議,外交部回應記者提問,指袁偉時文章「嚴 重違背歷史事實,傷害中國人民感情,損害中國青年報形象。」然而,不少人相信,《冰點》停刊皆因觸碰多個言論禁區,編輯甚至公開批評團委高層,要求新聞自由。

照片出處:saa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