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的寂寞—以劇場作治療

廣告

廣告

文化人的寂寞—以劇場作治療
- 童言 (編按: 作者不知為何不能登入, 編輯代貼)

認識陳嘉銘已經有三年了,前陣子知道他由墨爾本回來並在六月頭(11/6-12/6)有個棟篤笑的演出。第一次看他的演出是我讀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如果不是他我都不知道在香港做棟篤笑除了黃子華、詹瑞文、張達明等等,還有其他人,真的孤陋寡聞!!也許是好奇心,我約了這位在課堂外內斂、害羞,在台上卻是充滿能量、幽默、活力的棟篤笑「新丁」做訪問,看看他為什麼平日不太幽默,但又鍾情於「棟篤笑」這種藝術形式。

文化人的寂寞

坦言自小個性比較孤僻,喜歡「收埋」自己思考,並將之化為文字。小時候曾夢想當作家,中五會考後拿著第一本小說「去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到各出版商投稿,結果處處碰壁。那次的經驗令他感受到「文化人」要在不同的媒界發出聲音非常困難。在香港,只要以創作為職業,不論是寫作、做藝術、電影、表演…的人士,普遍都遇過這個問題。他慨歎這是個人的際遇,同時又是香港文化空間的問題。出度初期,許多文化界的前輩對嘉銘的演出都不少的批評,他說即時感到不愉快,「每個人都有他們獨特的地方,用不著跟其他人作比較」。後來回想起,發覺的確要多方面了解自己、發現自己、豐富自己才有進步,前輩們友善的批評成為他進步的動力。每一代的文化人總會經歷被前輩閱讀自己的過程,過多的意見令他感到壓力,不過,他明白前輩們只想看看後來者的潛力,及這個圈將會發生什麼事所以才對後輩多加「提醒」。

不斷的批評、挑戰、拒絕是他經常遇到的事,「文化圈沒有僥倖的事情發生,不會有一日有個出版覺得你好有前途,就幫你出書,全面支持你。」所以他常有孤獨的感覺。其實,有時最令他感到孤獨反而是來自他的家人,特別是一些長輩。他們雖然不介意收入低,但是有時他們主流的觀點令嘉銘不知如何反應。家人認為搞文化要符合大眾的口味,他不認同但又不知如何解釋才令他們明白,因此,他將家人的關心(擔心)放下。

孤獨中尋找靈感

由於,生活與工作各方面使他產生孤獨感,因此,他將之化為能量,化為可以在劇場內可與人分享的形式。「我感得劇場其實是一種治療,將現實生活中的問題轉變成劇場,進一步思考這些問題。雖然,問題不會消失,至少在思考劇本的過程中豐富自己對該問題的理解,從而可尋找到出路。」至於,為什麼要選擇棟篤笑的形式呢?他覺得自己不是一個有太多能量的人,而棟篤笑本身就是不需要太多的工具,只靠一張嘴就可帶動全場氣氛的藝術形式。這種形式給他力量,同時,透過棟篤笑把他帶入另一種狀態,將平日隱藏的另一面帶出來。他說可以與觀眾分享孤獨對他有很大的鼓舞。

從男性身份反思棟篤笑

嘉銘說今次的演出與之前最大的不同就是在對話與棟篤笑之間尋找不同的火花。他的靈感來自「2005年墨爾本國際喜劇節」,當中一些由女性做棟篤笑最令他讚嘆。女士以個人貼身的經驗出發,說來輕鬆隨便,既有自己的個性,又可產生感人的力量。而男人太自覺自己在說笑話,話題都是離不開社會時事。自言自己個性較女性化,因此希望今次的演出嘗試以對話來帶動氣氛,用一種隨和的態度,放下刻意搞笑的男性風格,將他個人在走文化路上的成長透過對話與觀眾分享。這與他前幾次的演出主題都是回應社會事件如九七回歸、失業、SARS截然不同。

一小時的對話完了,剛才還是滔滔不絕的嘉銘又再沉默下來。我感到舞台給他的能量,他對我說,生活本身充滿笑話,不需要刻意構想出來,只要細心重新將自己發生過的事串起來就是一齣棟篤笑。

日期及時間:2006年6月11-12日(7:45pm)

地點:香港尖沙咀文化中心劇場

票價:$60/$80

門票各城市電腦售票網公開發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