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賈西亞的二次執政機會

廣告

廣告

剛當選秘魯總統的賈西亞(Alan García Perez)已向外界承諾,他將會不同於1985年曾當選總統的自己,他決心拋棄過去的經濟政策,將政府債務比例降至出口值的10%,並且打造他所謂「一 個不一樣的秘魯」。賈西亞表示他已明白自己過去所犯的錯誤,未來將尊重自由經濟市場制度,以避免1990年他卸任前的通貨膨脹情況重演。

目前開票率已達95.56%,扣除無效票與空白票之後,賈西亞以52.77%的得票率領先對手烏馬拉(Ollanta Humala)的42.23%,烏馬拉原先在4月9日第一輪選舉時拔得頭籌,賈西亞則僅以些微票數打敗另一參選人佛蘿雷斯(Lourdes Flores),從第二輪選舉結果看來,賈西亞成功吸納了原來支持佛蘿雷斯的選票,這些選民過去八週以來,在「兩害取其輕」的心理之下,決定讓賈西亞當選 總統。

賈西亞在競選期間宣誓,他所領導的新政府將會「負起責任」,不僅要時時檢視公部門赤字問題、支持現任政府於2005年底與美國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更要創 造可吸引外資的投資環境,對於選舉結果擔心不已的秘魯企業界而言,賈西亞的承諾猶如天籟,畢竟在他們眼中,儘管賈西亞的施政曾令人害怕,但總還優於烏馬 拉。

烏馬拉則在競選時主張對外資控管更加嚴格,尤其因為近年來全球礦物價格大漲,使外資在秘魯獲利甚豐,亦強烈反對與美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認為此舉形同出賣 秘魯利益,並將損害國內貧民的生計,開票結果也顯示烏馬拉獲得極多貧困選民的支持,尤其分布於國內南部高地農業區及主要都市周邊的鄉鎮地帶。

賈西亞於1985年至1990年執政期間,為國家留下一堆爛攤子,不僅消費者物價失控高漲,經濟也陷入1929年美國大蕭條時期後最嚴重的衰退,貸款給秘 魯的各國都相當不滿賈西亞於上任初期所實行的另類經濟政策,故當祕魯於1986年至1987年短暫的經濟復甦再度重挫,國際銀行都無意伸出援手。之後賈西 亞雖試圖與國際貨幣基金及世界銀行改善關係,卻都不得其門而入。

為了挽救衰頹經濟與刺激投資,賈西亞宣布將全國商業銀行全部收歸國有,因此與當地企業界交惡,因為多數主要企業家都有參與銀行業,故認為政府惡意侵犯他們 的私人財產,該項政策使賈西亞失去民心,最後於1990年的總統大選中敗給知名小說家瓦賈斯(Mario Vargas Llosa)。

賈西亞的執政表現曾讓所屬的美洲人民革命聯盟黨非常失望,該黨創始於1924年,是秘魯歷史最悠久的政黨,但過去的政治發展之路卻屢遭保守的軍方勢力阻 黨,一直到1985年才由賈西亞奪下執政權。在創立之初,該黨希望透過農村改革與工業化政策扭轉古舊的社會結構,不過在五零年代的冷戰時期,該黨卻愈來愈 保守,立場也轉為反對共產主義,而到了八零年代時,賈西亞則希望以更現代的社會民主思想重建政黨。

在賈西亞政府執政失敗的影響下,其後的秘魯總統藤森(Alberto Fujimori)大幅變動國家政策,在國際貨幣基金的支持下,對經濟展開大規模自由化,將許多國營事業民營化,並更改法規以吸引外資。2000年藤森流 亡海外之後,繼任的托雷多(Alejandro Toledo)也採行類似方案,但因他的競選政見過於誇大,宣稱要提高就業率、減少貧困人口,故無法滿足社會的期望。

相較於玻利維利與厄瓜多政府最近增加對經濟的干預,賈西亞應會更加尊重市場經濟制度運作,在第二輪投票前,賈西亞多次抨擊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àvez),指他藉支持烏馬拉角逐總統寶座介入秘魯內政,結果查維茲訴諸民族主義的作法造成了反效果,讓賈西亞有機會批評外力介入內政,進而穩坐秘魯 民族主義領袖的地位。

雖然賈西亞過往執政記錄不佳,美國仍樂見由他出線當選總統,再加上秘魯大選前一週,哥倫比亞的右派現任總統烏里貝(Álvaro Uribe)亦順利連任,進一步加強了安地斯山脈地區與查維茲對抗的勢力。烏馬拉除了反對與美國的自由貿易協定之外,也主張要讓國內的古柯農就地合法,秘 魯是全球第二大古柯葉生產國,僅次於哥倫比亞,而且產量在近年來有穩定增加的趨勢,使美國倍感頭痛。

外資與當地企業界也很慶幸烏馬拉並未當選總統,他們害怕烏馬拉當選之後,會依照政見與礦業公司重新訂定合約,並認為賈西亞應會信守承諾,繼續盡力招攬外 資。自賈西亞擊敗佛蘿雷斯挺進第二輪投票,企業界對選戰的態度便愈來愈清楚,他們主動一致力挺賈西亞而非烏馬拉,也認為賈西亞未來會自企業界遴聘新任財政 部長,藉以向國際證明他不會重蹈覆轍。

但治理秘魯也絕非易事,其中一項原因在於賈西亞政府在國會內未擁有過半席次,最大黨是烏馬拉所代表的秘魯聯盟黨,其次才是執政黨,因此未來政府必須與其他 小黨合縱連橫才能確保立法無礙。賈西亞在國會的可能合作對象除了佛蘿雷斯之外,還包括了支持藤森的政黨,但賈西亞也必須思考若與該黨合作,可能得被迫接受 撤銷對藤森的訴訟。

在協商合作之事,賈西亞可能也得要釋出某些內閣成員位置做為交換,秘魯政壇主要為總統制,但若無法在國會取得穩定多數,也會造成憲政危機,歷史上已有許多 前例,1990年藤森上任時即為最近的例子,行政與立法的僵局便導致1992年出現政變,藤森隨之關閉國會並解散最高法院。

賈西亞與執政黨內關係亦不睦,若他的政策過度偏向右派,黨內高層亦會出現異議,美洲人民革命聯盟黨向來自律甚嚴,但多位黨內明星進入國會後也意在爭奪黨魁之位,賈西亞前次執政時便與黨內領袖關係緊張,因為他們認為賈西亞在執政時未尊重黨內的意見。

因此賈西亞未來必須維持政壇上的恐怖平衡,一方面要維持企業界的信心及總體經濟穩定,另一方面也要維護黨內長期希望建立公平社會的傳統,他在6月4日發表 勝選感言時,即強調「改造」秘魯的必要性,但若賈西亞確實要朝著此一方向努力,政府勢必要伸手介入某些經濟領域,例如重建藤森所關閉的農業銀行,過去外界 普遍認為農業銀行貪污腐敗,但關閉了之後卻也使許多農民借貸無門。除此之外,賈西亞也可能會強化政府規範經濟的措施,例如常為人所詬病的高額關稅等。

賈西亞也可能會關注前任總統所忽視的問題,諸如醫療及教育等,秘魯的社會福利制度長期不全,教育與醫療匱乏也是致使50%民眾生活貧困的主因,赤貧者更高 達24%,不過新政府最大的挑戰仍在如何妥善運用出口業的利益,並將之散播至數百萬居住於農村及貧民窟的秘魯民眾,無論選民之前票投賈西亞或烏馬拉,他們 都會引頸期盼「改造」能帶來實質的好處。

ORIGINALLY FROM…
"The Return of Alan García" by John Crabtree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protest/garcia_3614.jsp

譯寫:地球男孩的世界

圖片來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