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環評風暴能否救怒江?

廣告

廣告

蔣高明 (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員)

國家環保總局掀起的環評風暴使30多個違法項目感到震懾,大快人心之餘,依然有不少擔憂。問題真得就那麼簡單麼?一向作為犧牲品的生態環境能頂得住強大利益集團的阻力麼?單看那些大型水電項目依然在悄悄地開工,就證明我的擔憂不是多餘。不妨再回到怒江。

引起各方爭議的雲南怒江水電工程已率先激活六庫電站建設,目前正緊鑼密鼓上馬前期工程。儘管多數專家就土壤損失、景觀破壞、文化消失、移民安置等敏感問題對該項目的可行性提出了強烈質疑,可那些反對聲音壓根就沒有反映到決策者那裡。現場參加調查的專家一個都沒被邀請參加項目環評論證會,就是一個明證。否則,如不心虛,幹嘛藏著掖著?

怒江13級水電開發涉及江面全長達742公里。中國科學院計算數據顯示,水壩水庫將淹沒林地、農田與溝谷地200多平方公里!漫灣水庫建壩後糧食產量減少到建壩前的四分之一。此外,還將破壞幾種珍貴野生種質資源的保留地,如野生稻、野生核桃楸、野柿樹等。

河流是地球上重要的濕地類型,其功能有飲用、灌溉、航運、養殖、旅遊、調節氣候、魚類洄游、維護生物多樣性、水電開發等,水電開發僅是其中的一個功能。高山峽谷類型的河流因為流速大,作為航運開發不理想,但其它功能的開發都是能夠實現的。怒江天然落差達1578米,水電資源豐富,在全國可開發容量中位居第二。怒江工程規模為1820億千瓦,是三峽工程(847億千瓦)的115%, 高額的商業利潤是人們熱衷開發怒江水電資源的主要理由。但是,其生態成本巨大,對這點“電家”就閉口不談了。

現場調查後,我們發現怒江不適合大規模水電開發的幾條重要理由:其一,地質結構複雜,峽谷兩側為新生山體,且多處於地震斷裂帶上,岩石圈不穩定,易誘發滑坡和地震。其二,大量寶貴的土壤物質將被沖到印度洋中一去不復返,這些土壤是經歷了億萬年的演化形成的,丟失起來只是一瞬間。我們都知道寸土必爭的道理,當年珍寶島就為幾百平方米與“蘇修”發起過戰爭,雙方都死了不少人,而今幾百平方公里國土怎能輕易丟失?其三,傈僳族、怒族、獨龍族等少數民族持續利用了這些土地2000多年,且還可持續利用下去,而水壩的壽命只有短短的50年!土壤損失將使原本生機勃勃的生態系統成為不毛之地,再加上需相應的土地安置移民,將大大增加人地矛盾。如果損失的土地在幾個平方公里,尚可以承受,而上百平方公里的土地損失就應該慎重考慮。其四,水電開發還會使沿江200多公里公路喪失,需要重修,還要佔用額外的土地和破壞植被,再加上所發出的電需長距離運輸出省,沿途還要犧牲許多寶貴的生態資源。如果綜合考慮上述水電開發的生態成本,900億投下去產生的將是負效益!因此,我們認為,考慮到目前的技術水平和巨大的環境成本,怒江水電以不開發(即“零方案”)、留給後代人開發為上策。

但是,“零方案”並不意味著不作為。如果國家用投入的900億元來改善這裡的生態環境,發展旅遊業,恢復退化植被,提高少數民族的物質文化水平,其生態、社會經濟的回報將是巨大的。利用國家投資,轉移部分人口,釋放自然恢復潛力,能夠形成真正意義上的生態江、處女江,其巨大的生態價值、文化價值和旅遊價值就會逐步發揮出來,且可持續利用下去。上述效益實現了,可為國家賺回來幾個900億!當今儘管科學飛速發展了,可我們在自然面前還有很多不懂的道理,等待技術成熟了再開發,環境成本會大大降低。祖先給我們留下的寶貴自然財富不能斷送在我們這代人手裡,還要想想那些沒有出生的後生們。發展是硬道理,但是環境保護也絕不能總是軟道理。破壞後的治理費用和保護的費用哪個更大?因此,我除積極歡呼國家環保總局發起的這場環評風暴外,還希望國家來點真格的。尤其對那些饒開環評、繞開專家的大型水電項目,早點制止,就能早點挽回重大損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