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開發水電可以解決貧困問題嗎?

廣告

廣告

-透視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開發老撾南川二級電站的問題
Susanne Wong (國際河網IRN)

過去數月,世界銀行與亞洲開發銀行公開宣傳,為何國際社會應該支持老撾開發南川二級水電站。他們堅持南川二級電站建設是老撾經濟發展的大好機遇。他們聲言南川二級電站可以解決貧困,有關的負面影響可以得到減輕,而且保護一個重要的自然保護區。

但是,亞行一份內部研究文件卻指出,老撾另一個較小規模的水電站的問題,引起人們嚴重質疑類似的宣言。

4年前,當南累電站落成時,亞行也描繪出同樣的遠景,同樣指出電站是環保可持續,有關的負面影響可以得到減輕,而且電站收入可以用於保護一個國家公園。

可是,這個偉大的承諾已經被打破,今天老撾的農民卻無法獲得穩定的食水,也無法捕魚,而國家公園內的自然資源仍然備受威脅。

舉個例子,巴累村的家庭已再沒法從南累河取得食水,因為枯水期水庫水質明顯惡劣。他們等待三年,老撾電力公司才提供其他水源,可是最近抽水站損毀,村民又要再一次等待。

水庫建成後,南累和南山河的漁獲大幅下跌了5成至9成半,結果,亞洲開發銀行的報告指出,家庭欠缺足夠的收入來源和蛋白質攝取。在欠缺申訴機制的情況下,受影響的村民有冤無路訴。受南川2級電站影響,在Xe Bang Fai河聚居的 120,000村民,命運很可能是一樣。

當南累電站獲得批准上馬時,亞行揚言其中1%的收入會用作保護Phou Khao Khouay國家公園。該公園是老撾最重要的自然保護區之一,也是瀕臨絕種老虎和大象的棲息地。而世行也同樣承諾投入3,000萬美元,保護那凱-南川國家公園。

但是,缺乏一個好的計劃,有錢也是沒用。根據亞行的報告,由於公園欠缺良好管理和恰當的分發資金方法,Phou Khao Khouay的長遠可持續性已經受到威脅。那凱-南川國家公園是否也會面對同樣的命運?

更惡劣的情況是,亞行早在兩年前已經發現問題,卻沒有採取適當的補救措施。在另一份內部文件,亞行警告,"把一個大型且仍在運作的基建工程移交給老撾電力公司,而僅提供有限的資金,及很少營運經驗或技術在環保和社會影響緩減措施上,而不出問題,是備受爭議的。"

問題四年來一直困擾著南累電站。儘管世行和亞行的報告也提及有關問題,可是問題一直沒有解決,直到亞行建立一個明確的機制,保障工程完成後符合社會和環保條件。

欠缺跟進的監管工作,容許了其他亞行在老撾的工作同樣發生問題。南松電站的影響緩減措施沒有落實,而受到南川-欣本電站建設影響的村民,仍然等待漁業損失的賠償。

亞行無法履行對老撾現存水電站的責任,是自取其咎。而世行亞行現在又利用同樣的技倆,在支持南川二級電站的問題上,再次亮出類似的承諾,無疑是不知廉恥的。

這些機構歷史上曾許下多次偉大的承諾,但是從來沒有汲取教訓,承諾往往無法兌現。他們在要求老撾人民和國際社會支持南川二級電站建設的同時,卻妄顧數以千計受影響的人民,實在有點那個。我們的農村不能再承受空頭的承諾了。

(李育成翻譯)

(編者按:在這兩個月,多個國際環保組織正在盡最後努力,奔走法國、日本和美國等多個世界銀行主要借款國,要求世界銀行不要向老撾的南川二級電站建設提供貸款保證,因為這項工程問題多多,從水文、水質、漁業、生物多樣性到移民,都沒有得到當局妥善解決,而世界銀行卻仍視若無睹。世界銀行將於2-3個月內作最後決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