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小仍然是美

廣告

廣告

-菲律賓農村微水電發展 足以脫貧

Maurice Malanes著(菲)、李育成撮譯

英國經濟學家舒馬赫(E.F. Schumacher)在上世紀70年代著書《小就是美》,提倡這個概念,當時其它經濟學家都譏諷他,認為這種發展模式只適用于嬉皮士。不過,到了今天,他的主張再次受到青睞。

舒馬赫說過巨大的機器和發展結構只會為這個地球帶來創傷,而且財富只會集中在一小部分人手中。如今,大發展為全世界人類製造很多矛盾。如果他今天還活著,必會告訴追求大發展的人士,"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很多發展中國家今天仍然追逐"偉大"。東南亞各國政府爭相興建世界最大的飛機場、港口、礦場、高爾夫球場,甚至購物商場。開發這些設施都需要大量資源和能源,所以國家便要建造水電大壩和大型燃煤電站。

菲律賓的電力銷售量預期會大幅增長,由1996年的3,353萬兆瓦時,增加至2010年的 1.48億兆瓦時,和2025年4.26億兆瓦時。而菲律賓全國的裝機容量預測,將會由1996年的5,855兆瓦,提升至2010年的25,564兆瓦,和2025年的73,587兆瓦,每年平均增幅由 7.3%至11.1%不等。

為了應付預期的增長,菲律賓政府在1996-2005年期間,立項了12,978項電站建設,其中包括8,660兆瓦燃煤電站,6,500兆瓦天然氣電站,5,515兆瓦地熱電站,4,732兆瓦大型和中型水電站和3,947兆瓦可再生能源。

這些數字都顯示了社會的"進步"-人們壓榨地球資源,用來延續消費模式。舒馬赫認為地球資源可提供人類所需,而不是迎合人類的貪婪。大發展卻會產生後者,為社會制造追逐大的浪漫,而帶來災難性後果。

大發展,只會繼續為人類和環境製造大問題。

諷刺

其中一個發展的諷刺就是不平均。發展往往集中於大城市,而農村則被人遺棄。例如水電大壩建設,農民往往蒙在鼓裏,得不到優先的電氣化和其它社會服務。

菲律賓北部本格特省(Benguet)的伊巴洛伊部族(Ibaloi)便是活生生的例子。上世紀50 和60年代,數以百計伊巴洛伊家庭便由於Ambuklao和Binga水電站的建設,而要被迫遷徙。這兩個水電站主要供應電力給附近的礦場和距離伊巴洛伊部族聚居地Bokod鎮300公裏以外的馬尼拉等大城市。

此外,受影響的伊巴洛伊部族社區直到上世紀80年代才得到電氣化。而政府至今仍然沒有妥善向受影響住民作出安置賠償。

伊巴洛伊部族的傷口還沒有痊愈,而菲律賓政府為了解決1995和1996年發生的缺電危機,還要在這兩個電站的下游建一個更大的San Roque水電站。新的水電站可為首都馬尼拉和所有呂宋島的城市提供電力。

電站在1998年2月開工建設,2003年完成。3個村莊近20,000名伊巴洛伊住民要被迫遷移,而且不是優先受惠的對象。

事實上,與伊巴洛伊部族面對類似遭遇的住民,世界各地也有不少。世界銀行資助非洲國家塞內加爾的兩個水電站工程,便要遷徙100,000個家庭,並誘發大規模的瘧疾和血吸蟲疫症。

此外,巴西、納米比亞、印度納馬達河流域、沙撈越的巴貢、尼泊爾和我國不少住民也面對類似遭遇。為了發電,他們的健康不但受到威脅,生態環境和文化遺產都被犧牲掉。可是,水電大壩的電力並不是為了滿足當地社區的基本需要,而是迎合大城市、大發展、浪費地球資源的生產和消費模式。

正當大城市的人爭拗使用微波爐是奢侈還是基本需要,住在偏遠地區的人卻仍然無法使用電燈泡。

從小做起

在全世界瘋狂追逐"偉大"的同時,很多人已經提供了小就是美的替代方案,為農村實現以電代柴,以燈泡替代煤油燈的夢想。

菲律賓北部拉盟省(La Union)內San Gabriel鎮的Lon-oy村便是一個好例子。對於超過 1,000名Lon-oy村村民來說,2001年3月31日是一個大日子,因為從當天起,在菲律賓主教派教會(Episcopal)的Joel Pachao主教祝福和主持開幕儀式後,一座15千瓦的微水電站便落成啟用,村民從此可享用電燈泡。

從此以後,130戶家庭的生活便發生了很大改變,很多事情都可以在夜間進行,而學校老師也可以晚間進行備課和批閱試卷。

國營的菲律賓國家電力公司並沒有在那兒建設電網,供電給這個10,000名村民的村落。儘管電力公司預計2010年便會實施供電到那裏,但看來仍是紙上談兵。

國家電力公司的農村電氣化計劃,一般農民是難以負擔上網的。很多農民仍然沒有能力負擔電費。相反,脫網的農村微水電工程,卻可以幫助貧窮的偏遠地區享受電力供應。

幫助這些農村實現電氣化的民間團體SIBAT相信,由於農村微水電工程是社區自己營運,比水電大壩建設便宜很多,一般農民都可負擔和可以持續。對於菲律賓北部 Cordillera山區的村民來說,最佳的微水電來源便是大江大河上的支流和山泉。

自強

Lon-oy的成功故事並不是偶然的。它不是純粹的融資、採購設備和安裝,而是需要住民的平等參與和決策。當地的主教派教會在召集和協助村民參與的工作上,便擔當了很重要的角色。而SIBAT則提供了技術支持和訓練村民進行維修保養。

從規劃到實施電站建設,當地村民的參與和決策權利是最重要的。他們也動用自己的勞力,共同建設電站。而且,當地村民對這個電站是擁有集體的業權。

其實同是位於菲律賓北部,卡林阿省(Kalinga)內Tinglayan鎮的Ngibat村,成功建設微小水電站的故事,早已是受到廣泛傳揚。這項由SIBAT和另一個民間團體Montanosa研究與發展中心共同合作的項目,成功打破政府和電力公司追逐水電大壩才可脫貧的神話,微水電站建設也可以實現農村電氣化,改善人民生活。

裝機容量5千瓦的Ngibat微水電項目,為32戶家庭提供電力。項目在1994年1月完成,為當地的米磨提供電力,減輕了婦女和小孩的農村工作負擔。婦女從此可以進行其它生計工作,而小孩也得到教育機會。村內的金工工藝和蔗糖酒的生產也讓村民增加收入,改善生計。

Ngibat和Lon-oy這兩個例子,俱證明了微水電站已經足以改善生活,幫助農村。這樣,他們便不再需要跑到城市打工,也不需要賣牛賣地,籌措旅費到海外當家庭傭工。

管理

微水電站不單可以改善人民生活,更可增強社區管理和維持工程的能力。Ngibat和 Lon-oy的住民透過良好管理電站,學懂了如何保護流域環境。他們明白到只有保護流域環境,河流才可川流不息,持續推動發電機發電。

此外,村民也學懂了如果制定政策和指引,如何利用和維護工程。在Lon-oy,管理人員計算出每戶須要每月向社區合作社付出35披索(約0.71美元),作為維護工程基金。而 Ngibat社區則要付出22披索(約0.45美元)。這個價錢遠比一般商營電力合作社在其它地區收取的費用便宜1/5以上。

社區能夠直接參與管理電站,有助村民強化民主參與和管治的能力。

另類戰場

菲律賓反對水電大壩的環保人士,經常在公開場合遇上這樣的問題:"你們擅長揭露大壩的危害,但是如果不上大壩,還有什麼方案可以替代?"

其實答案很簡單,就是展示我們的成果。

告訴世人我們不是純粹的反對,而且還會記錄和展示成功例子,就像Lon-oy和Ngibat兩個個案,已經足以說服世人,發展不是只此一家。環保人士不單會揭露、反對,還會倡議。

一般村民在欠缺信息和選擇的情況下,常常選擇了政府提倡的大發展項目。但是,當他們知道了其它可行方案外,尤其是小發展,便會選擇對他們生活影響最小的方案,作出明智的決定。

很多決策者也不知道對人民和環境友善的可行方案,便看不到小發展的美。如果他們知道了,也許便不會不惜任何代價牟取暴利。

英文原文: Small is Still Beautiful

更多圖片: RWESA Photo Gallery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