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請用科學來說服我──寫於「三號」風球之後

廣告

廣告

  過去,我對天文台是信任的。天文台發什麼風球(即颱風訊號),我想當然的相信、以為他們有個科學性的標準;依這標準辦事,能準確地發出風球,保障人們的人身安全。

  因此,這次派比安襲港當天,有些上班時間在午時的同事,說外邊的風比八號風球更厲害,我不信。那天,我朝早就上了班,晚上十時多才下班,不知人間花落多少。

  後來我才發現,天文台並不是科學的,應該說,它是選擇性科學,簡單來說就是化學。

  派比安沒使維港港內的風速加大至什麼什麼水平,不錯。可是卻不是不構成危險。尖沙咀天星碼頭是維港範圍吧?像「三號風球下被垃圾筒K.O.的女人」難道不危險?如果現行指標不能反映是否真的對市民安全有危險,那麼人們對此批評,是合理的。

  更重要的是,天文台過去有多個8號風,根本不達他們聲稱的維港內風勢的標準,而是依據沿岸地區的風速,得知該颱風已對本港地區天氣構成顯著的惡劣影響,而發出的。為什麼這些標準,是此一時、彼一時?難道這就是科學?天文台台長林超英振振有辭說,由於維港風速未達標,換了是別人也不會掛八號。但回看過去的資料,我不信!

  我同意、並主張天文台應依風速數字來發出風球訊號,不理會其他因素。不論白天、黑夜,是否暑假,什麼什麼,一概不理會。問題是,這個標準不能選擇性執行。要麼就一直都只以維港風速做人,要麼就修改這個指標的取樣範圍,與時並進。決不能此一時、彼一時,不論是死守還是改善,都必須要有一致性。

  當然,在「死守」和「改善」之間,我較贊同後者。天文台過去數年,明顯已取後者之途。風球訊號是預警性的,提醒大家有危險,即使維港指標未達,發出來才有這種預警作用。不然的話,颱風來到,其實已遲。「在即將的數小時內,天文台預測到本港廣泛地區風勢到某個指標」,是一個發放預警、保護市民人身安全的合理標準。

  有少數情況,發了八號風球,街上仍很平靜。要是港內風速不達標,這些情況當然避免較好,不然也會令人覺得風球發得不可信。但要做到預警作用,若是不能避免毫無差錯,的確是寧濫勿缺的。數年間才濫發一兩次,不見得有什麼很大問題;但有一次半次應發而不發,失卻預警的作用,那麼對市民安全的危險,卻是要緊的。

  不過,若天文台選擇日後統一地「死守」,那麼大家起碼肯定知道,三號風球不等於對人身安全沒威脅。然後其他人可以研究,為着市民安全,應否修改三號風球下一切東西照常的做法,那麼這就是其他人的責任。

  有些人曾說八號風球造成什麼什麼金錢損失,好像01年玉兔襲港時,田北俊率眾商家責難天文台,指它令香港損失40億。今天看到報章報道,內裏亦有人認為,若天文台改制,那麼打風上班應有別的考慮。我認為這些人,應在打8號時被綁在天星碼頭的柱上。

  網上有些人,批評批評天文台的人,是因為自己利益,少了一天假期。先此聲明,我自己的合約是規定無論什麼風球,都須上班,且無什麼補假、補薪。而派比安襲港時,我全程在室內,也無風雨也無晴,只有燈和牆。過去天文台也有沒掛八號而被人批評的例子,但那時我也覺得不掛八號是合理的。

  我不排除有人因「我想有假放情意結」而出來罵,但請不要把所有批評者都視為患有這情意結。這無異是自設視障,先入為主地以「陰謀論」來看批評聲音。

  為什麼我仍要這樣譴責,甚至說應綁他們到天星碼頭如此「偏激」?因為有人草菅人命,認為他們如何如何篤出來的數字之價值,比人們的安全更重要。

  對不起,我對一個毫不尊重他人性命和安全的人,並不太尊重──我確實想不到他們值得尊重的理由。不認同我這一點,請不要讀我的文章。

  如果曹宏威想拉票,其實最應該做的,就是出來罵田北俊。因為田北俊用篤出來的40億衡量應否掛風,與科學徹底背道而馳,也顯出他不顧他人的無血性。

  天文台這次,是失之於科學,要收服失地,只有想好個科學性的標準,清楚公佈,統一執行,不要此一時彼一時。

P.S.要多謝「地下天文台」等民間的氣象同好,upgrate了我的氣象知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