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徐樂:拉布政治浪費公帑?

廣告

廣告

明報      
2006-08-11

在政治世界,拖延拉布,真的十惡不赦?有報章專欄以美國政治術語filibuster來稱呼民主派的戰略,其實這一招源自美國政治一個強調治國要深思熟慮、保護少數的傳統。

民主派在立法會的拖延戰略全軍覆沒,有人狠批民主派拉布、浪費公帑,又說議員互相謾罵,是劣質民主。這也難怪,香港人向來是非不分,眼中只有錢錢錢。在政治世界,拖延拉布,真的十惡不赦?

有報章專欄以美國政治術語filibuster來稱呼民主派的戰略,其實這一招源自美國政治一個強調治國要深思熟慮、保護少數的傳統。

香港政圈中人了解filibuster,多來自美國電視劇《白宮群英》(TheWestWing)其中一個故事。一名參議員為反對法案通過,連續發言8小時,害得總統及幕僚急得團團轉。Filibuster源自荷蘭語,意謂海盜劫持船隻以獲取贖金,現今在美國泛指在國會以冗長演說來妨礙議會運作,有譯為「無限制演講」。

美國參議院規定(眾議院不容這情况出現),議員可以沒有時限地發言,故當少數派發覺一條勢將侵害其基本權益的法案快將通過時,就會聯同戰友霸佔講台,長篇大論十數小時,阻撓法案通過,既要引起公眾注意,也爭取時間與當局再談判。

過去曾有議員將聖經、美國憲法等,由頭至尾朗誦一遍,1932年路易斯安那州議員HueyP.Long連續發言15小時,朗讀莎士比亞名著甚至教煮餸的食譜,成功阻止一條他認為「劫貧濟富」的法案。而據美國參議院網頁資料,最長的一次filibuster是1957年南卡羅來納州參議員StrongThurmond,由於反對民權法,連續演說24小時18分鐘!

當時StrongThurmond手持營養藥片和潤喉糖,大聲朗讀各州的選舉狀况報告、美國獨立宣言、憲法,還有華盛頓總統的告別演說。24小時後,在其私人醫生的建議下才停止演講。

單看時間紀錄,就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就如韓農自殘身體,強佔道路,三步一跪拜地走到世貿會場抗議一樣,這根本是「以死相諫」,而不是什麼「拉布」或「浪費公帑」。

有美國學者指出,緩慢而深思熟慮的立法過程,是參議院工作必不可少的特點,filibuster反映了美國政治制度中保護少數派的傳統。

當然,我們毋須太過崇洋媚外。美國政圈早就認為不應過分美化filibuster,更指不少議員濫用這特權,劫持國會,維護既得利益,過去也曾有議員以此阻撓維護黑人權益的種族平等法案通過。因此,為平衡議事效率與自由辯論,議員雖仍有權作filibuster,但只要有五分三(或60名)參議員聯名就可制止,是為cloture。

回看剛過去的立法會馬拉松。一條影響公民自由基本權利的法案,規定執法者何時可竊聽私人電話、何時可偷偷監視公民私隱、何人可以制衡執法者的權力、受害人可否索償等,在社會討論數個月,泛不起半點漣漪。港人迷醉於世界盃的種種,沐浴於曾蔭權的高民望之下,無暇兼顧政治,無論添馬艦、陳太上街,還是這次被指為「只針對大賊,與小市民無關」的法例,任憑議員在議會內外大呼小叫,都引不起傳媒及公眾注意。

立法會不容許filibuster,議員無法將《通勝》或《三國演議》由頭宣讀一次,辯論「日落條款」時,長毛一講到毛澤東的紅太陽,就被范太暫停會議對付。面對這麼一個困局,議員是否應該舉手投降,草草收場放假去?

如今民主派的策略,勉強可稱為港式filibuster,提出大量修訂,盡量發言,嘗試拖延至法例生效的8月8日死線,再寄望天公「做美」送來8號波(差點成功了),一來嘗試迫使政府讓步,最少也要引起公眾注意,藉着涂謹申與吳靄儀「自殘式」連環修訂帶來的黑眼圈、余女神蓬頭垢面的激動拍枱,提醒港人,今天的沉默可能換來的代價。

也許香港人還是現實的,最終還是愛計算民主派浪費了N小時會議時間、浪費了N噸紙張、燒掉了N百萬元公帑,看不到「自殘」背後的原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