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珠江三角洲:成長的代價」研討會紀實

廣告

廣告

按:這篇文章有點滄海遺珠。儘管大量民間組織,包括勞工和環保組織,都活躍於珠江三角洲一帶,可是小的組織只能進行地下活動,或一直不能於媒體前曝光,大的組織也頻頻受到公安嚴密監視和騷擾,活動空間大受限制。他們一起揭露了多次事件,當中包括港商金山超霸電池廠污染河水和鎘中毒事件、港資珠寶工人矽肺病事件、貴嶼電子廢物事件、近期揭發的廣州毒蔬菜,甚至追溯到早期的東江水污染等等,都即時觸動到多個地方政府的中樞神經,使民間組織難以繼續進行在地組織活動。以下討論的議題,看來仍只限於我們這幫批判發展論者的想像,真正要改變廣東省官商同謀,看來還要進行很多工作。

經濟發展?能發展到何時?──
「珠江三角洲:成長的代價」研討會紀實

邱毓斌 (民間監察世貿聯盟特約記者)

人人歡迎經濟成長,而中國政府以及國際社會也常把珠江三角洲這二十年來的經濟成長當作奇蹟與典範。然而,亮麗的經濟成長率與快速工業化的背後,珠三角以及香港地區的人民與自然環境,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這樣高的成長速率,能夠再持續多久呢?歐盟議會的綠黨聯盟以及歐洲自由聯席,此次有十幾位議員抵港參加WTO部長會議。從關心勞工以及環境的角度出發,她/他們於十四日上午特別舉辦了一場名為「珠江三角洲:成長的代價」的研討會。

在經濟全球化的角度下,這是一場非常有意思的座談。因為資本在全球的攻城掠地,讓勞工權利與環境保護這兩個議題產生了對話的機會,而近年來珠江三角洲的經濟發展正是一個很好的案例。這場會談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份是由「全球化監察」的區龍宇、「中國勞工通訊」的韓東方以及「香港職工會聯盟」的潘文瀚來討論中國自從1990年代以來,中國(特別是珠江三角洲)勞工所遭遇的問題。

綜合他們三位的討論,在場的會眾有機會瞭解到當代中國勞工所遭遇到的一些基本問題。

首先,在改革開放的前提之下,大量的國企改革,事實上犧牲了下崗工人;而在經濟發展的旗幟之下,所吸引進來的外資企業並沒有能夠提供大量從農村湧進都市的移民工一個足夠溫飽的工作。簡言之,當代的中國工人並沒有能夠有足夠的社會安全制度給予保障。

其次,惡劣的勞動條件迫使越來越多工人起來抗爭,近年來罷工行動以及大小工潮已經成為珠三角最常見的社會現象之一。第三,這些遭遇惡劣勞動待遇的工人們卻沒有組織獨立工會與集體談判的自由,而所謂的勞動法也只是表面上好看,並沒有能夠真正落實(以深圳為例,超過五成的工人的工資是低於法律所規定的);而勞資爭議的申訴以及司法管道也虛有其表,難以解決工人所遭遇到的問題。

最後,因為體制不良以及官商聯手的壓制,工廠內的職業安全衛生標準極為低落,來自礦業與製造業的職災頻傳。像港資金山超霸電池廠勞工鎘中毒事件以及珠寶工人矽肺病事件,就是在這個脈絡下所發生的。討論至此,就順勢帶出環境保護運動所關心的議題:究竟這個「經濟發展」有多「毒(污染)」呢?

事實上,快速工業化所帶來的,不僅是工廠裡的工人遭受到污染,而是整個人類所居住的環境受到了重大影響。研討會第二部分就邀請到兩位這方面的問題專家進行討論。第一位演講者思匯政策研究所的陸恭蕙提醒我們,近年快速的經濟發展,造成了珠江三角洲地區的能源嚴重短缺,工廠只好倚賴私人發電,而其燃燒的廢氣污染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污染著珠江三角洲以及香港。而大量興建的港口與公路,也使得船隻以及車輛所造成的空氣污染提高。她指出,工業廢水以及空氣污染讓動植物體內累積有毒化學物質,包括我們每日的食物來源,因此,當前在本地區的食物安全衛生更是已經亮起紅燈。

第二位演講者是來自綠色和平組織的梅家永。他特別報告了當前火紅的產業──電子業──對於環境所造成的損害。珠江三角洲已經成為世界上製造個人電腦以及手機的重鎮。然而,除了製造過程的污染之外,這些產品的平均使用壽命逐漸變短,而快速淘汰的結果,產生了驚人的電子廢棄物,平均全世界每個小時產生4000噸的電子廢棄物,多數是含有毒性物質的。我們要問:這些廢棄物去了哪裡呢?

梅家永指出,西方國家產生的電子廢棄物透過走私回到第三世界進行最終處理。然而,這些廢棄物是如何被處理的呢?他在會中播放了一段在廣東省貴嶼鎮拍攝的影片,總共超過十萬名的村民以及外來工完全倚賴回收廢棄電子產品為生。影片中,工人以焚燒、化學分解等方式來蒐集電子產品中的少量珍貴金屬,可是回收過程卻產生了大量的有毒氣體以及液體,就這樣散佈到空氣、土壤以及河流地下水當中。根據當地醫生所做的研究,附近居民罹患神經性、呼吸道、消化道以及皮膚性疾病的比例相當高,因為電子產品中含有多種的重金屬以及非有機性物質,人體並無法分解而會導致殘留體內。

這些令人震驚的報告,使得會場來自歐洲的綠黨議員在總結時表示,歐洲的民間團體應該要更為重視這樣的問題。他們並且認為應該更鼓勵勞工運動以及環保運動兩者之間的交流,因為在資本全球化的過程中,這兩種議題事實上是一體的兩面。而本地的演講者們則一致地指出,歐洲進步的社會運動團體以及民間力量應該要加強對於中國經濟發展背後真面目的瞭解,在可能的範圍內,派員親自到中國以及其他第三世界國家進行研究以及關注行動,並將這樣的訊息帶回歐洲社會,如此方能讓南北世界的進步運動之認知差距逐漸縮小,也唯有如此才能擬定出有效的反抗策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