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曾淵滄:用強項語文學知識

廣告

廣告

我們必須撕下虛偽的面具,才能說服家長,他們的子女既然無法兼通中英文,倒不如用他們較強的中文學習其他學科,增進知識。如果我們不願意承認只有極少數人可以同時精通兩種語文的話,如果我們只考慮到如何保住水平不合格的英文教師的飯碗的話,如果我們只考慮到中中的教師及學生有自卑感的話,香港語文教育的死結是始終解不開的。 英中?中中?香港語文教育問題已不單純是教育問題,也是經濟問題、政治問題,涉及香港的長遠發展前途,涉及數以萬計教師的生計,更涉及百萬家庭與學生的期望。 也因為語文教育涉及政治,因此,對於這個問題從來就沒有多少人願意開誠布公地談論。談論者不論是政府,是教師團體,是政客,很多都在某些利益之下不願講真話。他們戴面具發表的言論,對解決問題沒有任何價值,問題也就無限期地存在。

唯一最誠實的「利益團體」是家長。絕大部分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唸英中。這是鐵一般的事實,什麼報假地址,通宵排隊取入學報名表,在電視鏡頭前痛哭。這一切,都是家長們望子成龍的表現,而這階段的寄望,就是入讀英中。

學生們則比較痛苦。實際上,任何一個社會,只有少數人有足夠的語文天分能同時學好兩種語文。要求香港所有學生學好兩文三語是不可能的。既然不可能,相當多的學生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無法真正把握英文。但是,儘管自知英文水平不行,學生們還是不敢向父母講實話,還是依照父母的意願,極力往英中擠,擠不進便大失所望。

星洲英語水平高

為了不使這些擠不進英中的學生失去自信,為了安撫中中的教師,政府官員、政客們都在努力吹墟中文教學如何的好,並舉例少數中中畢業而今日在社會上出人頭地的人為範例。卻不願意說明,這些成功人物只佔中中畢業生中一個很小的比例。到目前為止,唯一一個曾講過真話的政府官員是李國章。他說,不論英中或中中,英文都一定要及格。但李局長的這句話帶來更大的困境:在英中學英文自然比在中中學英文強。於是,更多家長就希望自己的子女可以唸英中。

既然人人都想唸英中,乾脆將香港所有學校改為英中好嗎?

在還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不妨參考一下新加坡的經驗。

在20多年前,新加坡政府統一了全國中小學的語文教學。除了9 家特選的中文中學外,餘者皆以英文為主要的教學語文,華文為次。課本文字、教學語言,除華文一種外,餘者皆用英文,上課講英語。今日,你若到新加坡旅遊,你會發現,兩個華人以英語交談,這是很正常的事。因為新加坡人的英文水平已經高於華文水平。當年新加坡政府為什麼這麼做?

有經濟上的原因,也有政治上的原因。在統一教學語言之前,新加坡的學校與香港一樣,也分為英文學校與華文學校,而且是從小學就開始分。

新加坡與香港一樣,都曾受英國殖民管治。很自然地,政府官方文件都用英文書寫,法庭講英語。再加上美國是世界第一大國,學好英語能夠更好更方便地吸收美英的先進知識及與美國做生意。從這個角度來看,讓更多新加坡人學好英文自然是有利於新加坡的經濟發展。家長們也很自然地希望自己的子女學好英文。因此,當年新加坡政府把全國學校統一為英文學校,是符合國家的經濟利益,也符合家長們的期望。

除了經濟原因之外,還有政治原因。從前英國殖民地政府,到李光耀的人民行動黨政府,新加坡的政府都是反共的。而當時新加坡的親共左派力量則絕大部分來自華文中學的畢業生,道理也很簡單,因為中國的執政者是中國共產黨,華文學校的畢業生通過學習華文,很容易對中國產生一種親切感。四人幫倒台後,中國改革開放之前,新加坡政府甚至禁止新加坡人到中國觀光探親,新加坡政府擔心新加坡人到中國後會被中國共產黨「洗腦」,變成共產主義者。因此,在那個時代,「學習中文就等於學習共產主義」,不利於新加坡政府的反共立場。

學好中文進軍中國市場

20多年過去了,不久之前,李光耀在電視鏡頭前公開說,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會堅持新加坡人學好華文。

今日,新一代的新加坡人,華文水平低落。但是,與此同時,中國經過改革開放後,已不搞什麼輸出革命了。相反,新加坡與中國的關係日益密切,在中新交流日密的時候,新加坡人發現自己的中華文化水平不夠了,中文的書寫與閱讀能力也不足以到中國謀發展。在爭奪中國大陸龐大的市場與商機的競賽中,新加坡被香港與台灣拋在後面。時代變了,當年新加坡的家長們都希望子女們進入英文學校,但今日新加坡的家長均願意高薪聘請中文補習老師,爭相送孩子入讀僅存的9 所中文特選中學。因為今日的中國崛起了,商機處處,新加坡政府開始發現,新加坡沒有足夠精通中英文的人才,今日的新加坡,只有極少數精英分子才有能力同時精通中英文。年輕一代沒有人不懂英文,於是兼懂中文的人就成了很吃香的人才。現在,李光耀以80歲高齡親自掛帥,主持新加坡的華文教育改革運動,希望將來下一代能學好中文,將來,賺中國人的錢可能比賺美國人的錢更重要了。中國對新加坡的經濟影響力遲早超越美國,李光耀正為這一天做準備。

今日,絕大部分新加坡人能掌握英文,能有效地應用中文的人不多。香港則恰恰相反,只有少數人能有效地應用英文,英文水平差的學生顯然是差人一等。表面看起來,新加坡與香港的語文教育政策恰恰相反,但實際上本質是一樣的,只不過選擇的語文不一樣。家長的期望也是一樣的,不同的也是語文選擇不一樣。

少數精英才通兩種語文

看了新加坡的例子,我們可以有個結論,一個社會只有極少數的精英分子可以同時有效地應用兩種或以上的語文。全世界絕大部分的國家和地區都是單一語文教育的,美國用英語,中國用中文,日本用日本語,韓國用韓語,法國用法語。香港與新加坡是極少數希望能同時教導中英文的地區與國家,但都不成功,都必須分主副,都只能使少數精英分子同時精通兩種語文。

順道一提,不少香港人告訴我,他們在香港遇到來自新加坡的人中英文水平皆不錯,於是他們以為全新加坡的人皆如此,這是錯誤的觀察。要知道,能來到香港,取得香港入境處的工作簽證,已經證明他們是新加坡的精英分子之一,而絕大部分的新加坡人是不會、也無法到香港工作的。

回頭說香港的語文教育問題,香港的家長們爭相把子女送到英中,不是不理智的偏見,也不是英殖民管治留下來的炸彈。家長們是現實的,中國大陸的家長們何嘗不努力地讓自己的子女學習英文?當懂得英文只是少數人有能力做得到,而美國又是世界第一強國的同時,精通英文當然高人一等了。因此,如果我們只是努力地告訴家長,中中是如何如何的好,這不但不會使家長們改變主意,也是一種虛偽的行為。

我們必須撕下虛偽的面具,開誠布公地談論香港的語文教育問題,才能有效地討論香港合格的英文教師不夠的問題,才能說服家長,他們的子女既然無法兼通中英文,倒不如用他們較強的中文學習其他學科,增進知識。

如果我們不願意承認只有極少數人可以同時精通兩種語文的話,如果我們只考慮到如何保住水平不合格的英文教師的飯碗的話,如果我們只考慮到中中的教師及學生有自卑感的話,香港語文教育的死結是始終解不開的。

曾淵滄
大公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