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香港還有『社區』嗎?

廣告

廣告

可能有人會反問:香港曾經有社區運動嗎?我還是念大學的時候,參與了環境前線,反思當前的香港環境『運動』(許多局內人都認為那只是campaign,而不是movement),除了認識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還有開始了解以前香港環保組織的發展史。

早期長春社反對堅尼地城焚化爐的營運,和青衣關注組反對在青衣島修建廢料處理設備與危險品倉庫,都是研究的焦點。後來,在八十年代港英政府發展代議政制,組成了區議會,開放議席給市政局和立法局,讓民間人士通過委任或選舉制度加入,很多當年的社區人士都加入了,當然包括這兩個地區組織。

從此以後,很多社區問題都通過地方議會解決,這也大大降低了社區群眾凝聚的迫切性和必要性。當時環境前線要探討的,就是這種社區為本的環境運動,經常這麼多年的洗禮,到底是以一個什麼模式出現。

一直以來,在香港真正看到群眾運動,都是跟政治有關,單以環保議題論,大亞灣核電站是比較突出的一樁。即使不涉及中央與香港之間的不相任情緒,其他環保事件都是涉及政府行為,而且很多都是通過媒體與游說工作來進行交鋒。

一來看不到群眾,二來涉及社區的行動影響力越來越小,所以越來越多環保行動,不是訴諸於大政治環境,例如對前任特首董建華的不滿,就是訴諸於香港從七十年代累積下來的文化歷史與遺產。

在這種前提下,當九十年代末環保行動不再以綠色力量為首的文化運動形式出現,便可以看到塱原事件和反對維港填海事件。但同時,環保行動也正在以另一種方式出現,請看下回分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