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打大鱷,打出未來?

廣告

廣告

國際環保運動其中一個策略,就是專門針對大型跨國企業的污染行為,由於這類企業業務廣泛,勢力龐大,富可敵國,如果能夠通過社會壓力,改變它們有違公義公平的行為,不少人會認為可以蔓延到整個行業或市場。

在發達國家的成熟市場,這一點儘管可以成立,不過往往未能套用在兩岸三地的企業,很容易變成一廂情願的做法。最近,上海的第一財經日報就香港上市公司富士康的母公司-台資的鴻海集團在深圳的工廠剝削勞工的報導,引發輿論軒然大波,與內地網民的圍攻,結果鴻海被迫收回成命。

誠如苦勞評論所言,『鴻海的姿態會不會因為這次事件有所反省不得而知』。鴻海背負著蘋果iPod生產商的盛名,也許不能進一步胡作妄為。但,『比鴻海惡劣百倍的外資本資工廠比比皆是,媒體卻常常找尋目標最大、最聳動的目標報導。』

事實上,不單只是媒體,就算是環保團體,不少都是志在大鱷。可是,兩岸三地不少市場還不像發達國家般成熟,有些更是還沒開放的市場,很多人便會自然質疑,為何只打大鱷,不打嘍囉。

從以往政府或地產發展商大肆開發新界土地,觸及珍貴的自然生態環境和歷史遺產,例如早年環保團體針對元朗南生圍地產項目、近期九鐵支線穿越塱原濕地和大澳的旅遊發展等爭議,到綠色和平針對中華電力的排污,除了說之以理,動之以情,當局施捨一點口惠,真正可以影響整個行業行為的可謂寥寥無幾。

看看香港的建築行業,破壞生態環境的行為時有發生,就像東涌河污染,即使動了南生圍、塱原、紅灣,也不能保證下一個建築項目不會造成破壞。而公眾對於這種行為,除了憤怒,就是無奈,失去了推動改變的動力。而兩家電力公司的壟斷,更造成了今天污染能源的困局。

能推動外資或外資買辦,像鴻海集團那樣,讓民間要求企業負上社會和環保責任,也許已是功德無量,但到底,在中國內地,真正的污染大鱷還有很多,大部分都是國營、省營和國內大型企業,與政府關係千絲萬縷。單以我一向關注的大壩工程為例,主要工程建設和融資都是由國企和國有銀行包辦。

所以,在兩岸三地打大鱷,在市場樹立負責任企業的榜樣,要達到真正的成功,著實比發達國家花更大的氣力,花更長時間,和社會各界的支援。事實上,環保團體打大鱷固然吸引大眾的眼球,但社區裡默默耕耘的草根組織,也是做一些有意義的工作,只是在不同團體之間在角色上存在很多缺位、不到位的情況,我們又可以怎樣理解?請繼續留意本欄的介紹。

相關文章:
中環博客:郭台銘,收下火吧!
苦勞評論:中國「和諧社會」找祭品 鴻海對號入座
獨立媒體:第一金融譴責富士康 將為中國新聞界所唾棄
獨立媒體:ipod承包商富士康起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和編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