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多維新聞網:中國不可能和委內瑞拉政治結盟

廣告

廣告

按:高調反美的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在過去兩個月一口氣出訪了十幾個國家,希望以石油優惠取得多個國家的支持,在聯合國非常任理事國的投票中勝出。張翠容在她的《真實筆記》中記錄了自己在委內瑞拉兩個月的見聞,原來這位高調的總統,在國內很支持支持獨立媒體和社會運動團體,大搞階級鬥爭,企圖將國內主要的反對勢力 — 各自私有產業邊緣化。北京如何看待這股來勢匆匆的左派勢力?學者似乎對查維斯的熱情來訪很有保留。

文:多維新聞網

多維記者萬毅忠獨家報導/

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正在進行的對華訪問引起了國際政治和經濟界人士的關注﹐有人指中國在石油和戰略之間徘徊﹐更有分析家認為查韋斯對中國的外交戰略是一廂情願。加拿大裡賈納大學政治系副教授朱毓朝在接受多維獨家專訪時認為﹕意識形態在中國的外交上所佔分量很小﹐不可能和委內瑞拉結成反美同盟。美國三一學院經濟學副教授文貫中則在專訪中表示相信﹕中國領導人不會為了石油而與委內瑞拉政治結盟﹐放棄在美國的巨大經濟利益。

朱毓朝告訴多維﹕“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是一個典型的拉美民粹主義者﹐左翼力量的領袖﹐以反美為主要訴求贏得大眾支持並取得政權﹐目前在拉美有一定的普遍性。目前中國外交意識形態所佔分量很小﹐對此並不特別敏感和在意﹐中國外交的重點在經濟上﹐可以說中國的外交政策比任何國家都務實﹐比歐美國家更現實主義 ﹐中國和委內瑞拉結成意識形態上的反美同盟的可能性不大。

朱毓朝認為在有些國家的外交事務中﹐價值觀佔了很重的分量﹐特別是歐美國家﹐對中國在拉美和非洲國家的外交行為不以為然﹐這是歐美國家的價值觀念在起作用。中國現行的外交政策是不干涉他國內政﹐只在乎中國的國家利益和經濟能源的安全﹐這是典型的傳統現實主義外交政策。

長期以來﹐因為美國經濟控制拉美諸國﹐拉美民粹主義領導人所代表的拉美大眾想挑戰美國﹐這已經是一個傳統。朱毓朝說﹕“中國目前並不想打政治牌﹐只是想利用委內瑞拉對美國的反感。中國政府也知道﹐拉美國家的政治走向十分搖擺﹐60年代之前是軍人獨裁﹐60年代之後開始政治搖擺﹐一直到實現政治民主化﹐形成一個親西方的局面﹐在出現大量的社會問題之後﹐又開始向左轉﹐這種民粹主義能延續多久﹐政權能維持多久﹐都是問題。

中國在毛澤東時代之後﹐不再以意識形態的吸引作為外交手段。朱毓朝對多維分析說﹕中國政府不再認為對拉美極端左翼的支持是可取的﹐像過去對秘魯極端分子一樣﹐過去毛澤東的意識形態是很極端的﹐和恐怖主義有關聯﹐中國不會再扮演這一角色。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對毛澤東還有一種敬仰﹐中國不會樂意和他們玩這一套 ﹐但有不好冷面拒絕。中國現在對能源的需求大於意識形態和其他的考慮﹐在中國的外交上﹐能源佔有一個很重要的地位。

國際上對查韋斯訪華最大的揣測就是﹐他將用石油換取北京政治支持委內瑞拉成為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24日﹐查韋斯和胡錦濤會見﹐據新華社報導﹐胡錦濤提議兩國加強高層往來﹐擴大戰略共識﹐深化互利合作和加強國際合作﹐尤其是在聯合國的協調與配合。朱毓朝教授認為中國會支持委內瑞拉達成在聯合國內的目標﹐“中國會權衡此事的利弊﹐這種支持並不會觸怒美國﹐並且這種支持可以投桃報李﹐中國支持拉美具有代表性的國家﹐在其他問題上﹐也可以獲得拉美國家的回報。查韋斯已經多次挑戰美國了﹐和古巴的結盟﹐威脅要賣美國戰機給中國和古巴﹐美國已經料到他對中國的訴求。而且現在中國和美國時分時合﹐甚至有時還發生一點對分歧﹐即使委內瑞拉成為非常任理事國﹐也無法對美國造成多達威脅﹐委內瑞拉加入更多是一種象征意義。

美國現在頭痛的是一旦拉美的民粹主義國家形成一個聯盟﹐將會為它製造更多的麻煩﹐因此美國十分留意拉美地區的大國諸如巴西、阿根廷等國。朱毓朝說﹕美國可能早已獲得中方的通氣﹐中國合拉美發展關系是出於經濟貿易方面的考慮﹐並沒有想涉足美國的後院去挑戰美國。

作為在加拿大的國際政治學者﹐朱毓朝教授特別分析了中國能源戰略中對拉美和非洲國家與對加拿大的不同政策。“中國對加拿大的石油也非常渴求﹐但做法非常低調謹慎﹐因為加拿大對價值觀在外交上的體現十分敏感﹐對中國有著傳統的不信任﹐中國和加拿大進行能源外交就面臨著更加複雜的局面﹐需要更成熟的外交手段﹐ 另一方面﹐加拿大不像委內瑞拉想拋開美國﹐用中國作為石油出口的替代國﹐特別是加拿大保守黨上臺後﹐和美國迅速靠攏﹐這也就解釋了中國在其全球能源戰略中 ﹐對石油大國加拿大的不同政策。

多維記者還就委內瑞拉查韋斯訪華採訪了美國三一學院經濟學副教授文貫中﹐文教授告訴多維﹕中國有權力為自己尋求能源供應的多元化﹐希望中國在商言商﹐不要將能源問題政治化。中國政府應該把政治和經濟盡可能分開﹐因為經濟涉及到億萬人民的福利﹐而政治只涉及到一些政權的領導人﹐如果隨便把經濟上的交往政治化 ﹐最後受懲罰的是老百姓。外界也不要對中國的經濟行為做過多的政治揣測。

文教授認為﹐中國有權在世界上尋找自己所要的資源﹐只要這種尋找沒有排斥其他國家以平等的身份來參與競爭﹐這種獲得資源的辦法無可非議﹐外界不應該加以太多的政治揣測。但如果中國為了一種資源和某些國家結成政治上的聯盟﹐並且去反對第三國﹐這種做法要十分小心。第一這將損害中國的長遠利益﹐委內瑞拉和美國敵對﹐想拉中國參與它反美的行為﹐但中國在美國市場上得到的好處﹐遠遠大於中國在任何其他國家經濟往來中得到的經濟上的好處。中國沒有必要為了得到一點石油﹐而走上反美的道路。

相關文章

BBC:查韋斯的旋風外防取得了哪些成果?
領男:左派運動席捲全球,拉美社會峰煙四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