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新加坡的問題 (一)

廣告

廣告

編按:在網上認識了一位新加坡的年青朋友,是理工學院的畢業生,剛剛服完兵役,正在家中讀書準備考大學。我們在msn常會談及新加坡的政局,他對家鄉的看法,並不是主流媒體的一樣,罩在「李光耀」和「亞洲四小龍」的影子下看新加坡,而更多是他作為新加坡年青華人的觀察。於是我跟他說:「何不寫篇文章向香港的讀者介紹下新加坡?我們對新加坡雖有一點認識,可是一向沒有文章討論」。於是他努力寫了兩篇來,在此謝謝上蒼的文章,待會再貼上第二集的《新加坡的問題》

文:上蒼

  新加坡,在一般新加坡國人,以及許多海外人士的眼中,是個人間天堂、花園城市。種族和諧、生活安全、政府辦事效率高、人民大多奉公守法;是不可多得的好國家。然則事實果真如此?誠然,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新加坡在很大程度上,是個似天堂的地獄,請諸君聽在下一言。

  先言其政。新加坡只有一個國會,沒有兩院制,這使國家的立法、行政兩大權力集中於一身;加上缺乏監督,從根本上架空了本來就不怎麼存在的司法獨立。造成了極度的中央專制。我們知道,以民主國家來說,立法、行政、司法的三權分立是重要的,這是為了保護人民,同時任何限制言論自由或人權的法律也是不被允許的。但在新加坡,卻不是如此。

在立法行政結合下,立法機構會以行政便利為第一考慮而制訂出種種嚴刑酷法。新加坡號稱政府辦事效率高也是因此而來,因為立法行政一體化,在一般民主社會不可能通過的法案在新加坡都能通過、在一般民主社會會經過長期爭論的議題,新加坡可以快速決定、當機立斷。為甚麼?因為新加坡根本不是民主社會,政府在決定政策、法律時完全不必顧及人民的感受、意願、人權。對政府來說,他們認為只要有選舉就算民主,恐怕沒有半個學過西方政治學的會認同他們的鬼話。只要人民不至於露宿街頭或餓死就算仁政;這根本把我們當奴隸、寵物。一個例子,新加坡是唯一有鞭刑的所謂民主國家;同時,鞭刑的運用極濫,其中包括牆上塗鴉。同時,新加坡對於言論管制得很嚴,已經有好幾個學者和反對黨人物被無理控告誹謗而罰款甚至入獄。

  有人稱贊新加坡政治清廉,他們也知道新加坡是採取「高薪養廉」而贊同這制度。這個謬誤很大,除了公正的問題外,貪污的根本問題就是內耗和社會成本,廉潔本身的價值就在社會成本內耗限制。高薪養廉解決了社會公正的問題,卻無疑大大增加社會成本,而且由於新加坡單國會而且一黨長期獨裁,這樣的政策只是養了無數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而對人民行動黨歌功頌德感恩戴德的朝廷鷹犬。對那些自認自己國家貪污腐敗嚴重而說新加坡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我想說:「你可以想像一個不貪污但收入比貪污國家的貪官高,社會思想封閉不自由、當官的合法作威作福的政府嗎?」

  有人說新加坡法治嚴明,但只要不犯法就沒事了。廢話,那個國家不是不犯法沒事?問題就是,新加坡的法令太嚴格,許多都是惡法,而且往往刑不對罪,小題大做。更離譜把許多道德法律化,比如在新加坡不奉養父母是犯法的,老實說若國家道德淪亡到奉養父母這種做人的基本道理都需要政府教,那國家也就無藥可救了。若國家人人孝順父母未道德淪亡那政府立此法無異畫蛇添足。說實話,這根本只是政府在做戲想讓大家以為自己很有道德。新加坡甚至禁止口香糖入口,全球聞所未聞。

  現在論外交。基本上我只有一點可說的,那就是與中國的外交。

  新加坡對中國的外交是兩面討好,和中共建交,但同時和中華民國保持往來、甚至軍事合作。從此處看,新加坡的外交根本毫無信義可言;和中共建交代表承認共和國代表中國,也就等於中華民國斷交、不承認民國作為華夏正統。對一個非建交國,有商業上的往來已經算不合國際慣例但亦非大事,但和一個非建交國有軍事合作就根本就毫無國際道義可言。

  有人可以說新加坡和大陸建交是面對事實,但和民國有軍事合作是民主國家的道義,但這點就有很大的問題。首先,新加坡根本不民主,其次新加坡選擇用賤體字這已經是對民國的遺棄了,為何新加坡還要派人到民國訓練?為何還把部分軍事裝備放在民國(那些裝備不是用來幫助保護民國,純粹是新加坡自己沒地方放、演練那些裝備)?這不完全是在利用民國嗎?最可惡的就是,新加坡的媒體眾所皆知是十分「愛國」,也就是親政府的,從報紙的報導可以看出政府立場。從報紙上看,新加坡完全就是支持大陸的;聯合早報不只一次為目前的中共暴政、苛政辯解。

新加坡根本就完全出賣了中華民國,我建議中國國軍應該把新加坡武裝部隊連人帶裝備驅逐出境,別繼續被新加坡賣了還幫我們數錢。同時,新加坡也對大陸政權不義,大陸政權不應該繼續容忍一個自己的外交國維持和自己國內的對立政權連續軍事合作。

圖片來自:Calvin Le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