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我又被音姦了

廣告

廣告

http://diumanpark.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54052

今日又被音姦了,而且係兩次。

今日入屯門,一上巴士上層,聽到大後方傳來汪阿姐嘅歌聲:「做個勇敢,中國人……」,我仲以為汪人大微服出巡,四圍咁搵,搵唔到,只係見到一個阿伯,歌聲從佢肚腩位置傳嚟。唔通汪阿姐投咗落佢個胎到?本來想睇書,但頂唔住阿姐嘅歌聲,只好戴上mp3耳筒,聽陳奕迅。

到喺屯門出番嚟,又係一上巴士上層,仲慘,被人前後音姦。車尾果個,唔戴耳筒打psp;最前面第一排,坐著龍婆嘅親戚聾佬,戴住個巨型耳筒聽rock,全車聽到咁滯,真係Rock the bus。記住,我係坐巴士中間,兩名姦徒離我都有一段距離。

我只好又戴上mp3耳筒,聽楊千嬅。

第一次聽到「音姦」呢個詞,係聽陶傑講嘅,因為覺得到肉,所以沿用,以之表示這種「用音波強姦你耳仔」嘅行為。

我記得以前,音姦嘅情況冇咁嚴重,究竟音姦文化喺香港係幾時盛行架呢?應該係Roadshow帶頭進行集團式音姦開始。時為2000年,LCD屏幕流行起嚟,於是架架巴士都裝一個,狂播重複又重複嘅廣告節目,聲浪極大。

當年我非常氣憤。試過有一次,一日要搭四程九巴,同一段垃圾節目我要聽足四次。情況就好似你買一張飛任睇五場鹹片,但邊個真係會睇晒五場?而家唔單止要局你睇晒,仲要係睇五場一模一樣嘅鹹片,冇得離場,死唔死?

所以我當年也像很多人一樣,向運輸署投訴。今日情況叫做略有改善,音量大減,唔使日日被音姦。

但係呢種音姦文化,已入侵全港。單單係呢個禮拜,我記得嘅巴士音姦事件仲有兩單。

第一單,有個中年女人坐喺我後面,由我上車開始,一直大聲講電話,狂講公司是非,驚死巴士上冇人識佢老細,一路係咁煩煩煩,煩到對方都話要收線,我先得到五分鐘安寧——因為五分鐘後佢又打俾第二個,又將個故仔講講講!其厭煩程度,同周星馳套西遊記裏面嘅唐僧不遑多讓。

第二單,兩個少女喺巴士上,用手機嘅藍芽過歌,過之前仲要PREVIEW,大聲播出歌曲。痴線,呢度你屋企咩!

仲有好耐之前,仲離譜,竟然有班教徒喺巴士上面唱聖歌,仲要臉上有一份「我有主眷顧,我可以喺巴士大聲唱詩」嘅無尚光榮,係咪痴線呀?你喺街唱聖詩報佳音,我唔聽我可以離開,你喺巴士唱我點呀?呢類高級教徒仲要唱英文,英文咁好點都有番啲知識,點知都咁肆無忌憚,係咪覺得主免咗佢哋嘅罪,佢哋就做乜都冇罪?

而家啲人真係以為呢啲叫人權自由,毫無自律。你無錯有發聲嘅自由,你呻吟都得,但果度係一個密閉嘅空間,其他人係冇得走,逼住被你音姦。

如果佢哋仍然堅持自己係有音姦人嘅自由,我唯有發揮刁民嘅自由,邊條友大聲聽歌打PSP,我冇MP3手機咩?我就喺你後面狂播悶死你嘅粵曲或古典音樂(我敢肯定佢地唔鍾意聽,因為鍾意聽古典音樂嘅人唔會無修養到呢個地步)。邊個喺度唱聖歌,我就大唱黃秋生嘅粗口歌。邊個狂講電話,我就打俾我啲粗口朋友,大聲講:「X,搵你冇乜X嘢架,我見人哋喺巴士講電話X老細X得咁X開心,我咪又打俾人X吓囉。」呢啲就叫「大家有同等嘅自由」。

唔通真係要攪到以音制音,以姦還姦,咁有戾氣大家先會知咩叫公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