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誰最可憐?是害怕失去工作的科學家嗎?

廣告

廣告

有時候,替那些『科學家』感到可憐。他們往往以偏蓋全,強詞奪理,硬要把道理說到自己那邊,不論是在水電大壩的辯論,還是全球暖化的問題。

談到水電大壩,某水電工程師總是扮中立,扮平民,遮遮掩掩,很少公然公開自己與水電公司千絲萬縷的關係。但是很明顯,他的立論,不是出於天真無知,便是出於利益關係。他只看到事實的一小部分,而對於水電大壩帶來的災難、苦難卻視而不見,不肯直面,猶於活在空中樓閣。

談到全球暖化,更是無稽。某些人總會為反對全球暖化的『科學家』抱不平,說他們受到排斥,扮可憐,博同情,想博取無知者的支持。可是,那些『科學家』的背後,就是石油公司和他們的公關公司,在他們的威迫利誘下,只有乖乖就範。

擺在眼前的是,那些扮中立、扮弱勢、扮可憐的科學家,與利益集團千絲萬縷,比起那些受水電大壩和全球暖化影響的難民,誰最可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