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911

廣告

廣告

http://diumanpark.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61295

2001年9月11日晚上九時多,我正乘巴士回家。朋友致電給我,告訴我有兩架飛機撞向世貿,再三強調,是真的。

他轉述,新聞報導員手足無措地說:「這不是電腦特技效果,這不是拍電影,這是真的,是紐約世貿現場。」

聽到後,我也打電話給做傳媒的朋友求證。

我沒有看到第一時間的電視畫面,回到家,世貿已從此消失。

我很明白朋友爭相轉告的心情,那不是八掛,那是一份不安。死神勾走了人類的魂魄,也同時勾起了人類沉睡已久的側隱。我相信,我看到那種情形,也會打個電話,期望朋友分擔那份不安。 我一直對宗教有一套看法。宗教和宗教團體是可以割裂的,兩者可以是兩回事。宗教,是一種信仰,是超脫的,但由人奉此組織起來的宗教團體,卻只是世俗(secular)的權力機關。人類的終極無可避免涉及宗教,人類同時也需要組織,但有人的組織也無可避免脫離不了權力鬥爭和政治,不單是內部的,也是團體與團體之間的鬥爭,無日無之。

------------------------------------------------------------------------

宗教,既是超脫世俗的,可以不含政治。但宗教團體,本就是世俗的產物,必定牽涉利益和政治。

這樣說不是要否定所有宗教團體,只是,沒有宗教旨在為人類帶來大恐佈。借真神之名行恐佈之事,只是世俗宗教團體的把戲。

------------------------------------------------------------------------

當年(甚至今日),不少人對911的看法是:美國人受到如此的恐佈襲擊,很應該反省一下自己做過甚麼。

恐佈襲擊,以平民作武器,絕非人道,也有別於戰爭。如果殺害平民是一個國家應有的報應,國家因此而要反省,那麼,中國平民在南京給日軍屠殺了三十萬,中國是不是應該反省一下自己做過甚麼?

面對一個沙塵仔,在情緒上,極強者會一笑置之,強者會努力超越他,只有弱者才會說「條友咁塵打鑊佢啦」。何況,現在恐佈份子無力打那個沙塵仔,只敢打他的老婆仔女,算甚麼道理?沙塵,的確很乞人憎,但沙塵不是邪惡,屠殺平民,卻是絕對邪惡。

我討厭布殊,反對伊拉克戰爭,不認同美國的外交政策,也認為美國911前在不少問題上十分霸道,但這些都不能成為極端邪惡的借口,應該說,像這種絕對邪惡,根本不容許任何辯護的藉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