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從此,水資源不再是無償的

廣告

廣告

...但是對於擁有豐富水和礦產資源的雲南來說,又意味著什麼呢?

從引進投資到資源收費的轉變 雲南省資源革命

21世紀經濟報道 2005-02-16
本報記者 張賦宇 雲南報道 (節錄如下)

從去年7月1日算起,雲南省向電力企業徵收水資源費已試運行半年,目前仍在試行階段。記者從雲南省財政廳瞭解到,到2004年底,雲南共向在滇發電企業徵收了10,252萬元水資源費。

“這個數量看不驚人,但它可能引發一場資源革命。”雲南省社科院的一位研究員評論說。在他看來,如果雲南的行為全國效仿,並推廣至其他資源範疇,這將打開重塑資源關係,甚至重塑東、西部關係的大門。

長期以來,在“資源國有”的旗號下,電力企業賣電賺錢,和當地沒什麼關係。“資源好像沒有什麼價值似的。”該省政府一位官員說。不僅是電力開發,其他資源開發也被稱為“免費午餐”。由於資金和政策因素(大型工程地方政府總是拿不到項目),雲南坐擁“金山”卻無處下手。

在雲南省省財政廳、省發改委、省水利廳、省地稅局等部門聯合發出的《關於對在滇電力企業全面徵收水資源費辦法的通知》中,徵收標準根據電力的總裝機容量、按取水來源情況分類確定。

雲南省認為,徵收水資源費的理論依據是“市場經濟背景下資源的有償使用”,而法律依據是新《水法》。但是,要找到執行的依據卻並不容易。

但到2002年,情況發生了變化,新的《水法》規定了不論“取水”還是“用水”都必須交納水資源費。儘管國務院的文件並未廢止,但新的《水法》出台在後,於是,收繳水資源費的依據找到了。

如果不徵收水資源費,那麼,即便雲南全省的裝機容量達到了8,000萬千瓦,對雲南仍然沒有太大意義。因為,對雲南經濟來說,2,000萬千瓦的裝機容量已經足夠,另外6,000萬千瓦必須外賣。但是,電力體制改革後,電力發展帶來的經濟好處是售電省份的,而賣電得到的好處又被這些中央發電企業拿走。

但是,雲南卻不得不支付很多額外成本,比如搬遷安置,環境破壞,生態改變等。雲南省政府經濟研究中心一位處長說,這樣發展下去,雲南留下的還是高壓電線下的貧困。

改革目前的資源管理,雲南有足夠的理由和動力。對於資源的無償開採帶來的後果,可以說有著切膚之痛。東川和個舊曾是中國的銅都和錫都,可是,資源開採完了之後留下的是被破壞的環境和大量吃資源飯的人口,這些重負留給了當地政府。可是,當地並沒有因為過去資源的開採富裕起來,現在反過來還要承擔資源開發代價。而當地的大多數人,和資源的開發並沒有產生聯繫。

但是,徵收資源費不等於解決了雲南這個資源大省的困局,徵收來的費用如何促進可持續發展,似乎才是該考慮的根本問題。徵收費用如果管理不善,同樣可能形成權力尋租和部門利益最大化,甚至可能導致資源和環境破壞加劇。

閱覽全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