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明報:《「那班人太激進,抹殺一切努力」》

廣告

廣告

按:居港權訴訟的事件,《明報》今天也寫了隻故仔,將裁定襲警罪成的黎昆庭,描述成滋事份子,還加入了長毛與兒子入故事,用「真實」的資料,併合成以下的一篇的報導。

文:吳卓盈(明報記者 )
 

  被裁定襲警罪成的黎昆庭,並不是爭取居港權的活躍分子,過去從沒參與示威,亦沒有加入落實子女居港權家長會,他說﹕「那班人組織起來是好事,希望政府知道我們的苦況,但問題是手法太激進,阻塞街道,政府便把矛頭指向他們,說他們搞事,結果抹殺了一切努力……我寧願正正常常做事。」

  因家鄉農村生活艱苦,黎昆庭80年從新會偷渡來港,學廚學廣東話努力掙錢,20多年來在大大小小的酒樓餐廳做過大廚,希望申請與妻兒團聚。結果 1996年妻子先行來港,但因99年人大釋法推翻終院的裁決,令他一家團圓的好夢成空。現時兒子已30歲,女兒28歲,在內地當工人,每年黎都會北上幾次探望他們。

內地兒子斥不要搞事

黎近半年失業賦閒家中,案發日碰巧在電視中看到示威片段。「示威活動已經搞了多年,我以前從沒去過,遂想去了解一下。」身在大陸的兒子赫然在新聞報道見到父親,致電薄斥,叫不要搞事。

長毛硬塞橫額庭外抗議

提堂當日,黎被「長毛」梁國雄硬塞了一個寫「警權無限大」的橫額在手,被迫與長毛及其同伴一同在法庭外抗議,他自言當時十分無奈,事前與對方沒有溝通過。

說起兒子,他指對方性格內向孤僻。對於自己未能陪伴兒子成長,為兒子樹立好榜樣,他多年來一直暗暗自責。

說到此處,大漢眼圈有點發紅。雖然知道子女來港團聚的機會近乎零,黎心裏仍有一絲盼望﹕「我都老了,周身骨痛,內心總希望子女可以分擔一下,不用我做得那麼辛苦……希望政府明白我們父母的心情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