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心靈脆弱者的社會責任

廣告

廣告

http://diumanpark.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76890

(本文不宜心靈脆弱人士閱讀,但如想把心靈變得更強,歡迎閱後思考,但嚴禁鑽牛角尖。一經發現,罰款五千。)

F.C.K.出售一款印有「I hate myself and I want to die(我討厭自己,我想死)」的T恤。句子源自樂與怒樂隊Nirvana的歌手Kurt Cobain所主唱的一首歌曲。Kurt Cobain廿七歲時自殺身亡。

有臨床心理學家認為,該句子有鼓吹自殺的意味,心靈薄弱者見到,會增加自殺傾向。教育評議會副主席(亦即反對中學生寫blog的風采中學副校長)何漢權批評,售賣該T恤是「不負責任的商業行為」。有學者及形象設計師認為,設計師應要對社會負責任。F.C.K決定日內回收該款T恤(詳細報道)。

該句子是否有鼓吹自殺之嫌,很難定論,但那句說話,相信一生人至少想過一次以上。每當遇上失意悲痛時,很易想到「不如死左去算」,實質是一時氣話,純粹發洩。只能說,這件T恤空有噱頭,屬只求出位的低趣味設計。但是否罪大惡極呢?

2004年2月11日明報,有一篇心理學家撰寫的文章,大談「無火燒烤防自殺」,記憶猶新。該文說,限制接觸自殺的工具或改變其用法,可減低自殺率。所以,推行無火燒烤(那時政府推出電爐燒烤)便不用賣炭,社會無炭用便可減低自殺率。可是,甚麼是「自殺的工具」?「界」刀?安眠藥?煤氣爐?木炭?它們只是因人用以自殺而變成「自殺的工具」,卻不是一開始便為自殺而設計。

如今,一段文字要負製造自殺的責任。誠然,每個自殺或企圖自殺者的遭遇都值得同情,雖然他們是社會的少數,但照顧少數是社會責任。可是,擔心有人因某些語句而自殺,難道把所有可能刺激他們的文字和事物通通從社會中消滅,就能對他們履行社會責任?陳果的成名作《香港製造》,女主角十幾歲便得病去逝,她媽媽說:「佢十幾歲就去咗,所以就永遠都咁年青。」這是一句很負面兼誤導的對白,但令人深思生命的意義。那麼,為免刺激心靈脆弱者,雖然沒有聽過有人因為看了這套電影而自殺,我們是否要禁播這類電影呢?
 
防止自殺的難題在於,心靈脆弱者額頭沒有鑿上「脆弱」二字,我們根本無從分辨誰應要特別照顧,不然戲院還可以禁止他們入場。所以,學者只好推出「斬腳趾避沙蟲」的萬能方法,擔心有人燒炭自殺,便禁止賣炭,擔心有人看了負面語句而自殺,便禁之。近日很多人跳樓自殺,是不是也要提出把香港的樓起得像外國般只有兩三層來防止自殺呢?

事實上,這個社會有很多負面的說話,但同時也充斥正面的語句。可是心靈脆弱者會選擇性接收,鑽牛角尖。例如一句「人生要活得精采」,對一個五十歲、負資產兼剛失業的男人,可以很負面——他過去並不精采,也(誤會)沒有時間締造精采,但其實只是從來沒有介定甚麼是「精采」。
 
把防止自殺的問題歸到其他人的「社會責任」上,倒不如自小教導每個人生命的責任和自殺要付出的社會責任——世上沒有一個訊息,比一個人真真確確自殺死了這個事實更鮮明、強烈和負面。如果人們自小給貫輸這個訊息,當心靈脆弱者在天台俯瞰整個社會時,或者能夠想到,其自殺比起設計師的語句、報道自殺的傳媒、探討自殺的電影等要付出更大的社會責任,或者能夠想到他的死只了結自己的責任,但因其自殺而來的責任會由親人、朋友一直擴散至整個社會,為世界帶來最實在的負面訊息,那麼,他可能會幸運地懸崖勒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