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溫國偉:別做溫水青蛙 正視全球暖化

廣告

廣告

溫國偉(長春社公共事務主任)
來源:星島日報 2006年10月2日

有這樣一個故事:把青蛙放在很熱很熱的水裏,青蛙會立即驚覺跳出水面;但把青蛙放在和暖的水裏,然後慢慢把水溫加熱,青蛙卻因感受不到即時的危險,而不知命運早已水深火熱。故事的教訓是叫人先天下之憂而憂,不要到為時太晚才悔不當初。這個故事,很多人耳熟能詳;但能夠在現實生活中又有幾多人醒覺危機將至?

氣候轉變 水浸眼眉

幸好,總會有些熱心人為我們敲響警鐘,前美國副總統戈爾近日來港宣傳紀錄片,又能否給香港人來一記當頭棒喝,警覺到全球暖化、氣候轉變以致氣候混亂等禍害已是水浸眼眉?還是只把吹響警號的哨兵,當作抄作政治八卦的簡訊新聞?

全球暖化是誇大的宣傳?讓我們先看看以下的數據:在有紀錄的年份裏,地球最暖的十年都是在最近十五年內出現。在前工業時代,地球的二氧化碳含量徘徊在280ppm,現在則已升至375ppm。二氧化碳是主要的溫室氣體,愈多二氧化碳的積累,全球變暖的可能性就愈大。

港炎熱夜增至13日

讓我們再看看香港的情況。按天文台的統計,香港由於城市密度高兼且高樓大廈多,晚上把大量熱能留在城中,令香港的氣溫升幅較其他地方更高。天文台在○四年所作的預測估計,到本世紀末香港的氣溫將會上升攝氏3.5度。事實上,半個世紀以來,寒冷的日子(低於攝氏十二度)已由一年廿八日減至十三日;炎熱的夜晚(高於攝氏廿八度)則由一年九日增至十三日;下暴雨的日子(一小時下超過三十毫米雨量)亦由五天增至六天。全球暖化的效應已在香港顯現,是不能迴避的事實。

雖然,戈爾的說法難免有少許瑕疵,如講及外來物種侵入的部分,就沒有說土地的規劃和胡亂引入外來物種,是較全球暖化更主要的侵入原因。不過,正如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同位素地質化學家Eric Steig在《真實科學》網誌中寫到,戈爾的演說羅列了大量最新而又可靠的科學數據,基本上瑕不掩瑜。

面對全球暖化問題,人類應怎麼辦才能轉危為機呢?悲觀的情緒似乎籠罩英國科學界,創造蓋亞論的James Lovestock教授悲愴地呼籲,可能只有轉用核能,才能爭取時間拖延暖化,直至人類想出可行的解救辦法;激進派環保學者Mayer Hillman則高呼要實施「碳配給」(Carbon rationing)才能得到救贖。

制定政策 全城節能

美國的主流氣候科學家則較樂觀,認為當今的科技其實已能夠讓我們渡過難關。戈爾顯然認同其同胞的意見,認為最大的困難是政府缺乏決心和民眾缺乏危機意識。

事實上,即使在香港我們不能自由地購買再生能源,但進一步的能源節約(如使用能源效率高的電器、照明工具)、使用混合燃料車輛、放棄駕車以集體運輸工具代步等,適量使用冷氣等,都可助香港減少對電力的需求、從而減少排放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

當然,香港這彈丸之地,更重要的是制定「應對氣候轉變的策略」,以應付如溫黛等特大颱風再現時,或嚴重水浸出現時,所帶來的衝擊。

或許這樣,全球暖化的溫水青蛙就能及時逃過浩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