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過節,就如吃個即食麵

廣告

廣告

http://diumanpark.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83744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但願人長久,人月兩團圓。中秋,本是一個浪漫感性的中國節日,可惜時至今日,那份節慶情懷一如其他傳統節日一樣,漸漸煙消。

不是因為太空人戳破嫦娥玉兔的神話,回想兒時的中秋,也是太空時代,我們一樣感到詩意。中秋的浪漫、感性、詩意等情懷是給現代價值扼殺,因為中華文化(或曰1949年前中國文化)和西方現代價值本就是水溝油,格格不入兩碼子事。當華人全盤接受現代化,盲目與西方現代價值接軌,一切中國節慶甚或中華文化勢將窒息,節日不再有情懷,或乾脆說「冇feel」。

中華文化著重浪漫、感性、詩意等情懷,而支撐著這些特點的兩個重要元素為「細緻」和「變化」,即在於事物之難於重複。

用竹和紙紮燈籠,需要耐心和時間;因為是手工品,每一個燈籠會因為環境變化有所差異,同一款楊桃,不同師傅可以有不同演繹,沒有精確規格,更不能量產。塑膠「啤」出來的燈籠,由機器製造,生產環境控制嚴格,規格精準,每件成品一式一樣,明年再造,按個掣即可,成品跟去年沒兩樣,省時,不用心機。

燭光,會因氣流而舞動;大風吹來,我們要與之攻防;真箇吹熄了,只好點亮另一位舞者。電燈泡的光度恆常如一,變化只有人手操控的開關和更換電池。

從前月餅盒的封面畫是手稿,或嫦娥奔月或荷塘月色,年年不同;打開,可嗅到蓮蓉的芬馥。今日的月餅盒都是「XX月餅」凹凸印,設計一如香港的大型商場,十個商場看來卻像一個商場;月餅不無例外地封了膠袋,鎖住了芬馥。

細緻文化講求的是「慢工出細貨」,現代價值卻強調即食的快。生產要快,必須嚴格執行標準,使之可大量重複,因而抹掉了細緻的變化。所以,一杯咖啡、一個漢堡包、一籃炸雞,以及餐廳的環境裝修,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一個賣相,一樣味道。但中國的飲食是一種廚藝,著重色香味美,既稱之為「藝」,就不能倚賴生產技術量產化。

這就是中華文化在現代社會的困局。事事求快捷方便,可以省下時間偷懶放任,本就是現代人的劣根性。這種價值無可匹敵,慢慢變成普世,中華文化無可避免要走上絕路,中國大陸多一個地方城市化,中華文化的壽命便短一分。

節日還有甚麼意義和情懷?情懷是一種期待的滿足,當一切來得機械化,容易而千篇一律,又去得那麼突然和急促,我們還有甚麼節日的期待?過節,只如煮一個即食麵,事前不用準備,吃完了,也沒有甚麼味道值得細意品嚐。

Pictur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