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沈旭暉:乍德湖之死--戈爾電影的超限閱讀

廣告

廣告

沈旭暉(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研究助理教授)
來源:明報。國際。2006年10月8日

【咫尺地球】美國前副總統戈爾脫離政壇糟粕,明智地從良為環保先鋒,逐漸受各國吹捧,其紀錄片《絕望真相》難得叫好叫座。電影引用非洲乍德湖大幅萎縮來論證全球氣候變暖的禍害,是最具啟發性的例子之一。啟發不在環境議題本身,而在於一個逆向邏輯﹕既然自然景觀能在一代人的時間(而不是一千年)迅速改變,反過來說野心家為了政治原因,同樣可以假手自然。

聯合國的「水資源戰」預言

乍德湖原名「乍德海」,在古埃及時代還是黑海、裏海那樣的內陸海,面積達40萬平方公里,比日本還要大。在冷戰時代,它萎縮至2.5萬平方公里,面積相當於以色列。到了21世紀,剩下的只有1500平方公里,比香港也大不了多少。趨勢如此驚人,簡單一句戈爾式「氣候變暖」自然不足以解釋全局,因它也和非殖化進程息息相關。

乍德湖原來連接四國﹕乍德、尼日利亞、尼日爾、喀麥隆。四國獨立前分別是英法殖民地,殖民政府只是掠奪天然資源,卻沒有濫用湖水。四國獨立後,都利用乍德湖支援國內大規模灌溉系統,它們內部又叛軍林立,都在爭奪水源,乍德湖就變成零和遊戲的犧牲品。時至今日,除乍德以外,和其餘三國接壤的乍德湖差不多已全部變成沼澤。

聯合國的《世界水發展報告》和前秘書長非洲人加里都曾預言﹕爭奪水源將成為未來戰爭主因。乍德過分開採立國之本乍德湖(「乍德」原意就是「湖」),和大量蘇丹達爾富爾難民逃到南乍德息息相關﹔而整場達爾富爾內戰,又是當地水源缺乏的後遺症。一切循環孽報,似已開始。

解放軍將領的「生態戰」

別以為生態環境戰是狂人奇想。二戰期間,連貌似理性的蔣介石也決定打開黃河堤壩缺口,希望延緩日軍攻勢,怎料一發不可收拾,令整條黃河改道,造成大水災,死了數十萬人,就是爛透的生態戰典型。911後,解放軍將領喬良、王灀穗合著的《超限戰》在美國軍部風靡一時,內裏將生態戰列為「新恐怖戰」一環,定義是「運用現代技術對河流、海洋、地殼、極地冰蓋、大氣環流和臭氧層的自然狀態施以影響,通過改變降水、氣溫、大氣成分、海平面高度、日照及引起地震等辦法破壞地球物理環境或另造區域生態」,確是相當恐怖。

問題是從乍德湖案例可見,就是沒有「現代技術」,連非洲國家也有能力消滅一個大湖,從而影響鄰國﹔拉登假如懂得襲擊格陵蘭,加速冰川融化,來一場水淹美加七軍,「效益」必然比911更大。美國設立國土安全部以來,說是將反天災和反人禍合二為一,客觀來說反人禍的成效不差,反天災從去年Katrina(卡特里娜)風災所見就適得其反。至於對天災人禍一體化的生態戰防禦,似乎還是當巴斯光年看待,甚至要翻譯解放軍著作自醒,這行為本身就教內地專家噴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