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建立生態安全的預警系統

廣告

廣告

北京地球村 廖曉義

1月27日,評估世界各國(地區)環境質量的“環境可持續指數”(ESI),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正式對外發佈。在全球144個國家和地區中,中國位居第133位,全球倒數第14位。 當這樣一個信息傳來的時候,國家環保總局掀起的環評風暴正遭遇著違法開工的利益集團的強大阻力,這說明在操作層面,中國的環境執法還任重道遠;同時,民間層面關於是否需要敬畏自然仍在爭論之中,這至少說明,環境意識尚未成為廣泛的共識。

其實,我們的生態系統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地發出了警報,有很多災難已經在我們身邊:能源和水資源危機,土壤、飲用水、有害廢棄物的污染,氣候變暖,雪線上移、酸雨肆虐、水土流失、物種銳減、生物圈紊亂,垃圾公害,以及每年3000平方公里的荒漠化擴展……從生態的角度來看,中國的環保到了最緊要的關頭,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並不是危言聳聽。這次的環境指數排序,不過是各種警報聲中的一個音符。我們不妨把它理解為一種來自國際社會的預警,促使我們加大力度建立生態安全體系。

生態安全,首先需要的是政府和社會的預警系統,包括專家、媒體和民間環保人士們的種種警示之聲,培育大眾對環境質量的關注,保證環境質量的信息通報渠道和大眾的知情權。畢竟,環境質量是一個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礎,是個體健康生存的根基。最嚴重的問題還不單是我們的生態環境惡化到什麼程度,而是我們對這種惡化失去知覺。

環境法是保證生態安全的法律衛士,但在2003年9月1日環評法正式生效之後,還出現了這次環保總局查處的30個違法開工重大項目,是令人深省的。這次查處行動強調要使環評成為一種嚴肅的法律制度,這為環境安全帶來了希望。同時也將緩解因為不適當的和違法的開發所造成的社會矛盾,減少衝突,有助於社會公正和社會安定。它不僅僅是解決防止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的問題,而且是從源頭解決社會問題的有效措施。

保障生態安全,必須告別舊的以經濟為唯一指標的發展模式,將生態成本和生態安全作為發展的內在部分。生態成本是我們民族賴以生存的根基和長遠經濟的基礎。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在宣佈叫停30個違法開工項目時所說,叫停一批項目可能損失幾十個億。但如果這種勢頭持續下去,火電廠燃煤排放的溫室氣體一旦超出人均4噸,我們國際履約的費用每年就要達到500億,2020年之後,我們僅為燃煤造成的疾病就將支付3900億美元的費用,佔GDP的13%。

生態安全的保障,還在於大眾選擇可持續的消費行為和生活方式。節能節水、適度消費,環保選購、綠色消費、重復使用、多次利用,垃圾分類,循環回收,救護物種、保護自然,這些新的國際綠色潮流,我們沒有理由拒絕;珍惜資源、簡約其行;修心養性、高尚其志;關愛生命、強健其身;天人合一、和諧其境,這些支撐了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我們不應放棄。

中國在這次144個國家的環境質量排序中的倒數14位,再一次提示我們的生態赤字。欠債要還,自然有他討債的方式。在生態的災難面前,經濟和生命同樣的脆弱。沒有生態的安全,就沒有人類社會的安全,人們總是經常忘記這個常識,又總是習慣于低估自然的報復能力,說到底,還是缺乏對自然的一份敬畏。有必要來一場價值觀和發展模式的全民大反思,建立生態安全的心靈預警系統,從價值體系到技術體系,從社會機制到人的行為的變革,我們才有可能從根本上建立生態安全也是生命安全的防線。我們的民族才有可持續發展的希望。

生態安全和國防安全一樣,也是一個民族的生命線,而這條生命線的尾端,就在你、我、他,我們每一個人手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