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亞太市民在中美軍事角力中噤聲?

廣告

廣告

今天,美日兩國在安保條約上,把台海和平列入共同戰略目標,意味著中美兩國之間在對日對台問題上出現的軍事對抗,提供了重要的法理依據。

然而,在討論亞太地區軍事擴張的問題上,國族、民族主義往往主宰了整個論述,從中國的立場,不是釣魚島主權爭議、反對台獨,便是指責日本軍國主義,拿“歷史”來把弄一番,中日韓台的民眾,似乎別無選擇步入戰爭的“火海”。

事實上,美國的冷戰思維從沒有改變過,對中國的政策明顯是冷戰思維的延續,日韓台靠攏美國,看得出是害怕中國,美國可以繼續售賣軍火,輸出戰爭技術,符合美國的地區利益,而三國也可以從中美關係不明朗因素中撈取油水,尤其是資源和經濟方面的利益。

所以,在拆解亞太地區軍事擴張背後的利益角力,市民需要先了解那是什麼利益,是經濟利益、資源利益,還有代表了那一群人的利益,才可以清楚了解到底這場競爭是什麼一回事,不會被民族主義沖昏頭腦,白白成了“犧牲品” 。

以下算是在最近日本動作連連之下的一篇分析文章,希望可以拋磚引玉。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錯,或這個網站辦得不錯,請捐款支持我們吧!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日美安保關係的近代化─新時代的新伙伴關係

■吳博群 台大日本綜合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日美最近締結的「物品、勞務相互提供協助」協定中規定,在戰爭、聯合國和平維持活動及國際人道救援活動中,雙方相互援助,此乃標誌著日美安保即將步入新伙伴關係。

壹、前言

據美國學者阿密塔吉(Richard Lee Armitage)在最近「外交論壇」發表的論文認為,冷戰結束後,國際安全的保障體系雖由兩極化轉向多極化,不過從歐洲統合、波斯尼亞內戰及北約繼續負責區域和平的例子來看,不論在哪一個地區,美國都仍是集體安全保障的動力來源與領導者,而美日安保關係則依然是今後亞洲安定的基礎。

貳、軍事提案

對美日兩國而言,阿密塔吉認為繼續軍事同盟是最佳的選擇。當前所直接面對的問題是,如何因應安全保障環境的變化,基於兩國共同之利益,重新定義伙伴關係。阿密塔吉對美日安保的未來共提出了以下六項軍事方面的提案:

1.對美日的情勢評估
美日兩國應以一年的時間,以在日美軍的戰力構造為中心,從朝鮮問題的解決開始考察地域美軍的戰力。不論從政治的或軍事的觀點來看,美國應採取審慎的步驟,使在日美軍的軍事過程合理化並提高效率。

2.組成美日朝鮮半島危機處理委員會
朝鮮半島發生危機時,由美日軍事專家與政策決定者組成此委員會,研究支援事務的分工,以確認日本所能採取的行動。

3.美日共同防衛技術委員會
由美國國防部、商務部、國務院以及日本的防衛廳、通產省、外務省的代表組成。經濟問題與軍事問題不應分開來看。此委員會負責研究美國國防技術的創新對日本企業商業利益的幫助。

4.海上交通路(SLOC)管理委員會的設置
此委員會作為東南亞國協地域論壇(ASEAN Regional Forum, ARF)的後援,負責監視日本海上自衛隊所認定的從日本本土到關島而向東南延伸的海路,以及從本土到菲律賓而向西南延伸的兩條海上交通路(sea-lane)之安全保障。美日兩國在此任務之達成上,應扮演中心的角色。透過美日兩國協議,未來應與 ARF 諸國進行會談。

5.軍事論壇的徹底改革
在美日安全保障協議委員會(SCC)推進的同時,日本應組成一個層級較低而願意瞭解美國方面的意見軍事論壇,該論壇之組成除包括防衛廳、外務省、通產省的代表外,還應加上防衛、外交族國會議員。

6.危機共同處理計畫
對於地震等的天災或恐怖主義之類的人禍所造成的危機,美日兩國應制定明確的合作計畫以相互支援。

參與政治提案除了軍事提案外,阿密塔吉也提了四項政治建議案:

1.維持地域和平的責任
美日兩國負擔聯合國的預算已達百分之四十,應有能力共同推動聯合國的改革,重新檢討聯合國的組織與支出,將維持國際和平與強制行動的責任交給地域機構負責。

2.對柬埔寨將來的保護
美國與日本對柬埔寨已進行了巨大的政治與財政投資,該國未來的發展自然對美日兩國有利害關係,因此美日兩國應共同對柬埔寨的未來表示持續的關心。

3.東北亞計畫團
這是由各省廳的副次長(次官補)或局長階層的主管組成的非正式組織,每年開會針對朝鮮半島、中國、俄羅斯遠東地區的發展加以評估,根據由此而得到的協議,美日兩國將能更緊密的調整東北亞政策的方向。

4.新的亞洲核子協力組織──太平洋原子力共同體(PACATOM)
美日兩國應從朝鮮半島開始,向東北亞六國提倡組成以歐洲原子力共同體(EURATOM)為典範的太平洋原子力共同體(PACATOM),其目的在於管理核能原料與廢棄物、推廣核能檢查與安全制度、建設從核子飛彈拆解下來的核子原料之燃燒爐等,由於此組織以技術的交流討論為主,因此作者認為,近期之內讓擁有雄厚財力的台灣參加應非難事。

肆、新伙伴關係的建立

儘管阿密塔吉不斷強調國際社會已經朝向多極體系發展,且各主要國家都產生缺乏強勢領導者的現象,但其基本理念,仍在於維持美國國際秩序的維護者的角色,其敵友之分仍延續過去冷戰時代的習慣,認為東亞可能發生危機的地區包括俄羅斯遠東地區、朝鮮半島、台灣海峽,而距離美國最近的日本卻似乎不需被列為假想敵。日本的角色地位之所以被提高,日本的利益之所以被等視為美國的利益,一言以蔽之,就是因為日本有雄厚的財力可以彌補美國財政困難的窘境,而擁有駐日美軍四分之三的琉球在美日安保中,更是為美國提供了一個戰略位置最佳的東亞情報中心。

美國對日本的建議隱含著一定程度的矛盾性,一方面為滿足日本國內對日本政府更積極參與國際政治的要求,作者十分贊成日本展現出其維持地域乃至世界秩序責任的能力,但另一方面卻又希望日本的行動能在美國控制之下,因此對日本軍事論壇徹底改革的理想目標是「層級較低而願意瞭解美國意見」,這或許是由於「為美國尋找其他經費來源與維持美國霸權」才是根本目的之故。

日本在未來的美日合作中,應採何態度及建議作法來因應亞太地區的衝突?阿密塔吉所描繪的日本,是一個有能力且態度積極而地位對等的安保伙伴,他認為不論從防衛面或其他面來看,在維持美日安保同盟之外,日本今後還應展現負起維持地域秩序乃至世界秩序責任的能力。但是,他也言明他並非主張日本憲法第九條關於永久和平放棄戰爭的條文必須加以修改。

當前安保的問題之核心並非戰力數量的問題,而是在必要採取行動的情況下,作為美日安保之伙伴將如何作為?關於這點,阿密塔吉並未針對各種可能的情況提出建議,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根據一九九六年四月美日高峰會談所簽署的「美日安保共同宣言」,若將來亞洲發生戰爭,日本將不能如同波灣戰爭時一樣只是提供資金而已,因為美日同時簽署的「物品、勞務相互提供協定」中規定,在戰爭、聯合國和平維持活動、人道國際救援活動中,美日雙方有義務互相提供除了彈藥之外的各種設備、補給、訓練等後勤支援,屆時美國國內要求日本派兵直接參戰的輿論恐怕會很強烈,這是我們必須加以注意的。

伍、結語

由於台灣鄰近的台灣海峽與巴士海峽是重要國際水道,而後者更是日本中東石油補給線西南海上交通路(sea-lane)必經之路,因此可以預見的是在美日安保體系下,一旦台海發生戰事影響到國際水道通行,日本必然基於自身利益而介入,美國當然也就不會坐視不管。因此基本上而言,美日安保對台海穩定是有利的。然而,一本在美日安保中地位更加提昇的同時,也意味著日本與安保體系的假想敵國所共同面對的國際領土爭議,例如釣魚台、竹島問題等,將更複雜難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