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Indymedia Bradley Will之死:全球回到墨西哥社會

廣告

廣告

美國獨立媒體中心志願記者Bradley Will在墨西哥南部的瓦哈卡州(Oaxaca)遭逢不幸,觸及英語媒體以及美國政府的神經。本週多個國際新聞頻道,均鮮有地詳盡報導一次發生在瓦哈卡政府血腥鎮壓教師事件。瓦哈卡民主運動持續兩年多,直至美國獨媒工作者客死異鄉,才能吸引主流媒界的眼球,令筆者感到非常婉惜。然Bradley Will的去世,卻為傳播墨西哥自治運動知識帶來重大的貢獻,至少迫使媒體討論及弄清楚該國自治運動來龍去脈。

瓦哈卡的教師運動

有英語媒體把瓦哈卡教師運動描述為「左傾份子」(leftist),並將「武裝暴動」歸咎左派在總統大選落敗的後遺,是政客奧夫拉多爾(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宣佈自組「對抗政府」第二波,這是完全錯誤的詮釋。

瓦哈卡政府鎮壓教師事件,源於三年前該省的州長選舉。現任瓦哈卡州長勞爾斯(Ulises Ruiz Ortiz)在當時涉及嚴重貪污舞弊醜聞中上台,不少瓦哈卡人民因此拒絕承認新政府。後來,瓦哈卡人的民主訴求,升級至反貪腐的層次,當中基層教師領袖於六月份召集七萬名老師罷課,得到了鐵路和石油工人、農會、學生和印第安原住民組織參與支持,他們將公共教育的訴求,一併注入民主議程,認為民選出來的政府,有責任給照顧來自貧苦家庭的子弟,要求州政府立即恢復供應小學生免費早餐、改善農村學校設備和增加教師人數,將千瘡百孔的教育問題,也歸咎這位貪污的州長。

瓦哈卡的民主運動,起初由鬆散的動者群體組成,但由於零六年墨西哥各地區均有政府軍鎮壓平民事件發生,瓦哈卡群眾明白到團結起來的重要性,於是組成「瓦哈卡人民議會」(Popular Assembly of the People of Oaxaca )更吸引了其他地區的行動者來訪參與,其中一位就是Bradley Will。

瓦哈卡教師遇上查巴達

瓦哈卡的聯合陣線抗爭運動,一直很有意識跟政黨政治保持距離,而人民議會的成立,也沒有組黨參與選舉奪取執政權的傾向,反而努力探討如何開展全國自治運動的可能性。而伴隨人民議會運動其中一股伙伴勢力,就是近年積極穿梭當地社會運動群體的查巴達人民解放陣線 (Zapatista Army of National Liberation)。

早在零六大選前一年,查巴達的發言人馬可斯已認為,社會運動要支持基層與弱勢,但不應支持選舉政治。他接受墨西哥《宇宙報》訪問時說,很多人以左翼行動者都會支持政客奧夫拉多爾。然而,他說無論執政黨屬左屬右,上台後的所作所為大體上也沒有分別,奧不過是玩弄左翼修辭的騙人政客,還質疑選舉政治是否如此神聖。(詳細資料請看Znet報導)

直至上年尾,查巴達打破沉默發表《宣言》,表示在選舉年作第二次長征,走到北部的原住民社區結連墨西哥所有的「被壓迫者」(The oppressed)、「無聲者」(The silents)與「另一個墨西哥」(The other Mexico),並將注意力集中游說工作,積極探訪未被政黨統合的反對勢力,這是長征最終目的。怎料中途遇上兩次政府發動的大型鎮壓事件,第一次是筆者在五月份報導過的沃爾瑪入侵墨西哥城花農土地事件;另一次就是瓦哈卡人民議會被血腥鎮壓。前天馬可斯發表一份名為《Oaxaca, you are not alone》的聲明,表示「查巴達不會沉默,他們會動員一切力量,支持瓦哈卡的兄弟姊妹。. 」,並且派遣指揮官赴瓦哈卡支持抗爭行動。

瓦客卡事件:促成墨西哥自治勢力團結

零六年在墨西哥多次發生的鎮壓事件,將會令該國的自治勢力團結起來。最近「保衛人民土地陣線」(Defensa de la Tierra)就表示,將會加入瓦哈卡人民議會的抗爭行列,直至瓦哈格政府釋放政治犯,以及州長下台為止。墨西哥往後的自治運動正往何處去?當地暫時也沒有具體方案,但相信連串抗爭經已把自治勢力整合起來,原因也跟《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有關。

墨西哥各地的自治運動,也傾向反思當地人於全球化的自身位置與抗爭策略。他們基本上都贊成墨西哥政府勾結北美,動用具法律效力的《北美自由貿易條款》,容許跨國財團以自由貿易為藉口,強奪第三世界的土地資源,令農夫、原住民、農村教師、學生、婦女與小商人受苦的惡行。正因為這個故事在多個拉美國家不停發生,故瓦哈卡人民議會運動跟查巴達和保衛人民土地陣線一樣,都叫喊著同一口號,他們不要奪取國家權力,而是靠著保護家園土地,重拾被遺忘了的人文價值與生活尊嚴。

往後運動方向,就有待瓦哈卡及Atenco解放,以及查巴達長征歸來,才有進一步討論了。暫時可預見的是,一場脫離現代政治概念的另類革命運動,正在瓦哈卡揭開序幕,筆者在此祝願Bradley Will的亡靈長陪全球無聲者一同長征。

圖片來源:Narco News Bulletin (記念Brad Will的文章)

推薦文章與獨立短片:

The Narco News Bulletin :Oaxaca Coverage (一個駐墨西哥的英語獨立媒體,全程報導瓦哈卡及查巴達長征新聞)
Greg Berger:The Atenco, Oaxaca and Zapatista Rebels Unite in Public for the First Time
John Dickie: The Assassination of Brad Will and the White Owl of Oaxaca
Eyewitness Report:Authentic Journalists, Undeterred by State Violence, Record the Invasion of Oaxaca by the PFP(Oaxaca鎮壓現場拍攝片段)
Brad Will (1970-2006): Final Report (Brad Will被殺前最後作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