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死亡筆記、左右不分和絕對權力

廣告

廣告

http://diumanpark.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20023

看了《死亡筆記II之最後的名字》,精彩——但請放心,以下說的,只涉及《死亡筆記》人所共知的劇情,未看結局的,可安心看下去。

《死亡筆記》電影版的故事是這樣開始的:夜神月有很強的正義感,修讀法律,希望藉此在社會行使公義。可是他慢慢發覺法律的無能,窮凶極惡之徒往往消遙法外。此時他無意中拾到一本死亡筆記,只要在筆記上寫下某人的名字,那個人便會死。於是,夜神月化身為正義的奇拿,執行私刑,以死亡筆記懲罰罪有應得者。

奇拿令日本的罪案率下降了七成,得到大批支持者,但很多人包括政府和警方並不認同其所為,警方更請出智比天高的名偵探L追輯奇拿。夜神月被逼得緊了,開始使用死亡筆記殺死調查他的FBI探員。由此,夜神月由正義化身,正式走上成魔之路。

《死亡筆記》在探討一個古老的主題:權力令人腐敗,絕對的權力令人絕對腐敗。而這個主題,又與今日香港左派右派分類大混亂很有關係。有《死亡筆記》的劇情做指引,說來更有趣。

左右派的分野起源於法國大革命。簡單而言,左派主要是保護社會的弱勢(農民、工人),右派主要是維護社會既得利益者(貴族,教士)。引伸到意識形態(Ideology,即思想的立場方向),左派較為開放,強調平等,追求革新;右派則較為保守,強調自由市場,追求穩定不變。擴展到議題層面,左派支持最低工資,接受同性戀,強調男女平等;右派則支持自由市場機制,市場主導一切(故不用強調性別平等),思想偏向保守。一般而言,英國的工黨、美國的民主黨因此是左派,而保守黨、共和黨則是右派。

再看香港的情況,保皇、保守的民建聯、港進聯等稱為左派。職工盟、民主黨、前綫等卻(相對而言)是右派。但支持最低工資的工聯會是左派,為甚麼同為工黨、更支持最低工資的職工盟變了右派?而強調自由市場、捍為商界利益的自由黨究竟是左是右?說其是左,它卻不支持最低工資,說其是右,它又怎甘心與「皇」劃清界線?

這就可從《死亡筆記》的劇情,看那個「皇」究竟是甚麼一回事。當初共產黨成立之初,正是國民黨走向腐敗之時。國民黨在動盪中取得政權,正是既得利益者,思想開始走向保守,打壓異見,清剿異己,顯然是個右派。共產黨則拿到《馬克思主義》這本死亡筆記,以正義自居,要求改革,為弱勢社群出力,希望改變社會的腐敗風氣(事實上,希特拉上台,同樣以正義自居)。

後來的發展,大家耳熟能詳。國民黨敗走台灣,共產黨「解放」中國,新中國成立,無產階級(弱勢社群)站起來,就像夜神月得到《死亡筆記》後,希望建立的新社會秩序。

夜神月擁有絕對而無可制衡的權力,就像共產黨的一黨專政,是絕對的權力,最終會令權力擁有者迷失方向,走向腐敗。換言之,政權不會更替,共產黨慢慢變為「既得利益者」,走上右派之路,變成保守、打壓異見、清剿異己的政權,只是遲早之事。

機會也很快來臨。毛澤東的施政,包括餓死幾千萬人的大躍進,在在令人反思:這是不是社會主義?這是不是改革?這樣正確不正確?各方開始批評,要求找出問題所在,就像L出山,質疑使用死亡筆記的人,不是在履行公義,而是在胡亂殺人。

以後的歷史,太多,不贅。我們只需回看今天——中國共產黨究竟是左是右,根本模糊不清。但至少,共產黨打著社會主義的旗號,雖然執行的是資本主義自由市場路線,我們還是習慣地稱之為左派。

由此,回到香港政黨左右不分的問題,便很容易得到答案了。香港政黨的理念分類,並非建基於左與右的意識形態,而是建基於「保皇」還是「不保皇」的政位立場(不是政治立場,是政治走位立場)。香港的保皇黨,保的是共產黨,共產黨當初是一個左派,今日聲稱是左派,但行為上,它沒有站在弱勢社群的一邊,卻打壓言論自由,拒絕開放、革新和多元的社會,實際上是一個右派,或準確一點,是個左右不分的派別。

此之所以香港的保皇派是左派,或有人更準確地稱之為「傳統左派」、「老左」。香港有些在大放右派甚至極右厥辭的人士,還自稱是「左翼」,未免貽笑大方。

-----------------------------------------------------------------------------

再看《死亡筆記》——為甚麼夜神月私下殺死罪有應得者,卻不為大部份人所認同?死亡筆記又是否不應存在世上?

這就牽涉到權力的認受(endorsement)問題。如果一個國家准許執行死刑,那麼用電椅還是死亡筆記殺死死囚,沒有分別,問題是誰來判定一個人的死罪——是夜神月的主觀意志,還是一套全民認受的司法制度?即使夜神月沒有走向魔道,他執行的私刑只是執行自己的法律,而不是全民認受的法律。

如果政權和司法制度得到全民認受,死亡筆記大可留世作為死刑的刑具——縱然它的力量可怕,也可怕不過核彈。只要權力得到制衡,死亡筆記就如核彈一樣,不可能隨便動用。而有效制衡權力、使權力不致腐敗,目前為止最有效的機制就是真正的民主制度,由選票認受(endorse)權力,藉選舉定期更替權力,以消除絕對權力,世上便沒有長期的既得利益者。

《死亡筆記》給我們最大的教訓是,法律並不完美,司法漏洞會製造悲憤無奈,但絕對的權力,必然帶來滅絕性的邪惡。所以我們寧可要有待完善的法律,也要拒絕主觀意志的專權。以公義為名所行之種種,並不就是正確,誰要在人間建造天堂,最終只會建成地獄。

(如果你想測試自己是左傾還是右傾, 可以按這裏玩下個Political Compas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