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說《三峽好人》

廣告

廣告

賈樟柯總愛在他的電影中,插入流行歌曲、電視片斷和官方廣播等等。有時是為了對應某個時代背景,像《站台》裡出現的一些標語和歌曲。而更多時候,他是藉著流行符號與現實處境的不協調,或以聲音去跟畫面互相撞擊,來產生新的意思。早在他的短片《小山回家》裡,就試過把報章上呼籲民工不要回家過年的官方文章,配上調皮的洗衣粉廣告聲帶。在《世界》裡,當男主角背著女主角去跟別的女人調情時,背後則響起劉若英的《為愛痴狂》:「想要問問你敢不敢,像你說過那樣的愛我……」。

浪奔浪流

他的新作《三峽好人》亦不例外。片中有個小馬哥,在奉節縣城當小混混,又崇拜周潤發。當他掏出手機,電話鈴聲響起,傳來的竟是葉麗儀的歌聲:「浪奔,浪流……」。香港觀眾看到這一幕,聽到這首《上海灘》時,大都不禁爆出笑聲。然而賈樟柯把筆鋒一轉,將畫面移往三峽工程的片斷,「萬里滔滔江水」要把城鎮淹在水底了,叫人再笑不出來。恰是「浪裡分不清歡笑悲憂」,前一刻的荒謬,都頓時化作了悲涼。而《上海灘》的第二次出現,更直接指向死亡。小馬哥愛看英雄片,模仿著周潤發在《英雄本色》裡拿鈔票點煙的畫面,結果跟《上海灘》的許文強一樣,落得慘死的下場。舊城被江水淹沒,小馬哥被人以亂石掩埋,響起的都是同一段手機鈴聲、同一首《上海灘》。

《三峽好人》可以跟紀錄片《東》的三峽部分作對照,故事很簡單,基本上是兩條主線:煤礦工人韓三明來到三峽的奉節尋找前妻,希望復合;當護士的沈紅 ( 趙濤飾 ) 到奉節找丈夫,並決定離婚。韓三明就在尋找前妻的過程中遇上小馬哥。小馬哥的手機鈴聲是《上海灘》,韓三明的手機鈴聲則是《好人一生平安》── 九十年代初大陸電視劇《渴望》的插曲。《上海灘》和《渴望》,都是上一個世紀的事情了。當城裡的樓房相繼被拆毀,當舊城行將消失,韓三明和小馬哥某程度上都是在懷舊。小馬哥更借用周潤發在《喋血雙雄》裡的對白,說這個世界變了,他們不再適合這個江湖,因為他們都太念舊了。

卑微生命中的一點甜

賈樟柯曾在一次座談會上說過他不喜歡在網路上大熱的《老鼠愛大米》,他在影片裡就巧妙地運用了這首歌。片中有個小男孩忽然在房子裡扯高嗓門唱著《老鼠愛大米》,恰如小孩在模仿著成年人的山盟海誓。結果引來了韓三明的側目。那男孩還唱了另一首在網路上竄紅的歌曲,叫《兩隻蝴蝶》。沈紅乘船去找她的丈夫時,男孩就很落力地唱著「親愛的來跳個舞,愛的春天不會有天黑……」。當沈紅跟丈夫終於見了面,無言以對,他們果然相擁著跳了個舞,可她還是提出要和丈夫離婚。時下的流行曲已不能給他們安慰了。在他們的感情世界裡,沒有什麼老鼠和大米,也不會有什麼「飛越紅塵永相隨」的蝴蝶。

《三峽好人》用了煙、酒、茶、糖來作為影片的段落。都是老百姓日常所需的東西。煙和酒是韓三明的精神寄託。茶是沈紅在尋夫過程中喝的巫山雲霧茶。而糖,則是小馬哥出事前請韓三明吃的大白兔奶糖。韓三明找到前妻後,就把糖轉送給她。那是卑微生命中的一點甜。吃了糖,她和他蹲在地上,後面的高樓忽地轟然倒下,人就顯得格外渺小和脆弱,彷彿那一點甜,都是奢侈的。

鈔票上的故鄉

賈樟柯今次利用了高清數碼攝影,以較輕便的器材,近距離捕捉人物的動靜。他還在影片中加入了超現實的元素。然而比起他的《小武》和《站台》,卻稍欠了感染力,而多了一份恍惚。但他依然有其獨到的敏感。當他的鏡頭瞄準三峽,正在被淹沒的,不只是陸地,還有當地人的生計。於是在影片中,有人讓妻子去當娼,有人跑到南方打工,有人靠表演魔術來騙錢 ( 把白紙變成人民幣 ),都是為了多賺一些鈔票。而工地的哥兒就拿著鈔票辨認彼此的故鄉 ( 三峽夔門和黃河壺口瀑布的風景 )。韓三明要離開了,工人們就一邊喝酒,一邊笑說可以憑紙幣上的山水想念對方。也許他日縣城被淹沒了,人們仍得倚靠鈔票來思鄉。

然後,工地的哥兒聽到在山西當煤礦工人掙錢較多,紛紛嚷著要跟隨韓三明到煤礦打工。可是如果看過《站台》的話,大概會記得片中男主角的表弟就是韓三明 ( 現實中,他也是賈樟柯的親表弟 ),他去當煤礦工人前,要給煤礦場簽生死狀。當哥兒們知道採煤的危險後,沉默片刻,仍決定前去。他們互相碰杯,有種赴湯蹈火的悲壯。最後一幕,韓三明帶著哥兒們離開三峽,到處已拆得像廢墟,他極目遠望,竟看到有人在廢墟的樓房之間走鋼線。也許故事裡的人,都是那個走鋼線的黑影,那樣微末,步步為營,才能夠保住生命,繼續走下去。

( 原載於11月29日的《成報》副刊‧筆鋒版 )

圖片來源

http://www.gucao.ne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