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反拆控訴繼續 警察手段低劣

廣告

廣告

反拆控訴繼續 警察手段低劣

反對清拆天星碼頭的行動今天繼續,晚上七時,幾十位朋友再次聚集到天星碼頭外舉行集會,要求地盤馬上停工。今年的行動較前數天溫和,現場也有警員戒備。來自學聯、獨立媒體、地球仁協會及不少市民都在現場發言。同時,亦有言論指警方手段甚有問題。

公共空間私有化
學聯的代表引用了城市規劃中的術語「Magic Circle」,指出一般市民是不願意行多一百步,這樣搬走天星碼頭,同時引入大型商場,是變相把公共空間私有化。商人根本不會願意承擔社會責任,只會關心商業利益,在原本屬於公眾的地方設立各種限制,是強吞公眾資產。

政府謊言
同時,學聯的代表又指政府官員經常說謊,說民意太遲,其實是官員一早和商人談好才公佈,實為官商勾結;說阻不了景觀,事實只是阻不了匯豐銀行大樓的景觀。

漠視生命安全
當晚唯一被送住醫院的示威者馮先生向記者展示出其受傷的手部,並講述其經過。他表示,當時救傷車就在附近準備,但他要求送院時,警察卻指很多人圍著,經過多番撓攘,上落救護車多次才送院;由3:30要求送院到4:30到達醫院,花上差不多一小時。他說當時沒有知覺,其後經過X光檢查,幸好只是手指受傷及虛脫。

暴力警隊 為控制而控制
獨立媒體作家小草直指香港的警察「為控制而控制」,為了強行清場,插眼、按耳、叉鼻等是屢見不鮮的手段,濫用暴力,不用聽別人的意見。一名55歲的婆婆因體力不支暈倒,警察一邊叫人讓開,但其他警員卻沒有讓開。小草更表示,當時他們被承諾,立法會會和孫明揚討論,暫時會停止拆卸,但承諾並沒有實現,反而很早就用暴力清場,完全是先斬後奏,沒有聽別人意見。

拍攝異性小便 知法犯法
另一方面,當警察包圍示威者,有部分示威者希望如廁時,遭到警方拒絕,並指要登記身份證才可,到多個小時後,最後有女示威者利用膠瓶「就地解決」時,小草和馮先生均不若而同表示警方把她們小便時的情況拍下來,侵犯私隱。現時,該名女士正考慮是否投訴警方。

行動今天將會繼續,下午2:30,遺址附近會有一個論壇,討論城市發展,出席嘉賓包括葉蔭聰、文思慧、司徒薇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