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子路

好管閒事,無的放矢。教導學生不要人云亦云,對建制要永遠懷疑。 網誌

政經

釋「遐想」

廣告

廣告

昨晚在電視新聞看到劉吳惠蘭到立法會出席會議 ,讓我見到真真正正的「官威」!她就天星碼頭鐘樓拆卸之後的去向回應立法會議員提問時,她回應說:「(對於天星鐘樓)不要再有遐想可以還原。」

據《國語詞典》載,「遐想」的意思是「超越現實的思索或想像」,如何可以想像,民間希望贖回屬於自己的東西,會被認為是「超越現實的思索或想像」。更令人疑竇的是,早上地球之友的朋友才得到拆卸工程的承建商允諾可以把鐘樓的遺骸交回民間作保育,怎知下午卻反口說要再考慮,令人有理由相信,政府向填料區承辦商施壓,指令他們要立即毀滅鐘樓,令其粉身碎骨,死無全屍!

今早報載,有目擊者稱,完成清拆當天,鐘樓由中環送至位於屯門的填料區,當吊運鐘樓的躉船泊岸後,「隨即將兩個鐘樓殘件吊上填料庫,三輛工程車然後駛近,即時用車上的機械臂,將兩個殘件徹底鑿碎,沒有被保留下來。後來一輛泥頭車將廢料載走,駛離近岸的堆填區。她形容,整個過程不過三十分鐘,『過程很快,好像政府很有心想拆碎它』」。如果屬實,可以見到政府為免事情多生枝節,對鐘樓要除之而後快,免遭刁民所難。

昨天立法會的特別會議,議員們憤怒地要求政府交還天星遺骸,官員一於少理,左一句「殘酷事實」,右一句「不要遐想」,盡情表現曾蔭權治下的「強政」如何專橫。

即使鐘樓已遭砸碎,我仍然希望地球之友盡一切能力,把可以尋回的碎片尋回。在中環新海濱就任由政府建一個假古董吧,銅鐘也不好再要求政府放在新海濱,反而應任由它放於歷史博物館安息,更應將可以尋回的鐘樓殘件公開送交歷史博物館,要求保存並公開展覽,讓我們的下一代知道,這個政府到底有多野蠻。

既然重新復原鐘樓是「遐想」,那麼我們應當借用鐘樓的死,作為公民教育的教材,教導下一代,我想這會更有意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