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中國的銀行到了該“綠化”的時候

廣告

廣告

(左圖:麥羅維大壩的中國工人,David Haberlah攝)

蜜雪兒•陳-菲謝爾(Michelle Chan-Fisher)撰、佚名譯
中外對話 2006年12月22日

蜜雪兒•陳-菲謝爾指出,世界各國銀行正逐步意識到採納世界級的環保貸款政策是符合自身利益的。如果中國要維護自己的國際商譽,中國的金融機構就必須採取國際公認的環保做法。"如果保證對自然資源的享用權是中國政府要優先考慮的事情,那麼保證其國際商譽也將是極其重要的。"

在中央政府“走出去”政策的指導下,中國公司正積極地在世界各地採購木材、礦產、石油和天然氣等自然資源。但由於世界上大部分易得的優良資源都已為西方公司所有,中國公司通常只能冒更大風險去政局動盪或者更偏遠的地區尋求機遇。其結果是,中國公司正在國際上自然和社會環境保護最敏感的地方從事開發活動。

在一些中國公司的海外工程所在地,自然環境被迅速破壞,而且這些中國公司也像當初的西方公司一樣在當地招致反對之聲。例如,在贊比亞近期的選舉中,反對派候選人通過煽動當地人對中資礦場危險工作條件的憤怒情緒,獲得民情支援。

在過去的幾年裏,國際上的一些非政府組織不僅已經開始給公司施壓,也開始給為公司提供支持的銀行施壓。迫於壓力,國際銀行機構已經制定了關於自然和社會環境保護的貸款標準,特別針對水壩、石油管道和煉油廠等大型開發項目。

儘管這些標準及其實施並不盡如人意,但也能在很多方面發揮作用。最低標準線的設置即使不能切斷最具破壞性的工程的資金支援,最起碼也能增加這些項目獲得資金的難度,或者使他們付出更多代價才能得到資金。這些標準還能大大激勵公司的責任感,使其工程規劃更有利於自然和社會環境保護。某些銀行標準甚至 要求公司想社區之所想,並以此作為公司獲得貸款的條件。例如,由40多家銀行共同簽署的赤道原則就是這樣一套貸款標準,它要求公司在工程開始之前去受影響的當地社區進行諮詢,並且隨後建立“申訴機制”使當地受影響群眾有管道表達憂慮。

雖然赤道原則得到了多方支援,但似乎還沒有引起中國金融機構的興趣。而且跟一些國際銀行不同的是,中國金融機構目前缺乏在礦業、林業以及其他影響氣候變化的工程方面的相關標準。

有關公開資料顯示,只有中國國家開發銀行這一家銀行採用了獨立的環保財政標準。中國進出口銀行據說也有環保政策,但是尚未公開。另外,僅有上海銀行簽署了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的關於環保和可持續發展的財政機構的聲明,而且只有上海浦東發展銀行發表了一篇合作責任報告。還沒有一家中國銀行在工程項目貸款 上採用赤道原則。

儘管缺乏相關標準,中國銀行仍在涉足環保風險很大的交易。例如,中國進出口銀行作為中國最大的海外借貸方,在蘇丹投資麥羅維大壩項目,這個項目將對生活在尼羅河兩岸肥沃土地上的約5萬農民進行重新安置;它在老撾的南芒3大壩工程也有投資,這個專案要遷徙約1萬5千人。中國進出口銀行還資助中國冶金建築公司在巴布亞新畿內亞開發鎳礦,這個礦區採用了水下廢料處理法。這種技術就是向海裏傾倒礦業廢料,因為廢料通常含有重金屬,對人體和自然環境都有害。巴布亞新畿內亞漁業管理局評價該礦場是“不允許開展的社會、經濟和環境不可持續工程”。

最近,中國進出口銀行已經同意資助中國機械設備進出口公司在加蓬貝林加地區進行鐵礦開發的計畫。貝林加地區地處中部非洲的熱帶雨林——世界第二大熱帶雨林。根據綠色和平組織的有關報告,最短在5到10年之內,非洲的猿猴、大猩猩和黑猩猩將隨著雨林的減少和消失而滅絕。因此,在西赤道非洲大猩猩和黑猩猩自然保護區行動計畫中,貝林加被專門定為“特別重要的地區”。曾經一度,這裏因為缺少基礎設施不能進行礦業的商業運作,以至於人們不認為該地區面臨危 險。然而,在中國進出口銀行的支援下,中國機械設備進出口公司還打算在這裏修建港口、鐵路系統和兩座大壩。

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傳統上將重點放在國內投資上,現在也在將其投資國際化。國家開發銀行是為數不多的幾家擁有公開環保財政政策的國內銀行之一,但它似乎 僅限於確保遵守中國環保法。該銀行不僅在印尼卡里萬丹(生物學上最重要的潮濕熱帶林和瀕危的亞洲猩猩的棲息地)投資了油棕種植業,而且還可能成為在環境敏感的俄羅斯遠東地區發展水壩、紙漿廠和輸油管道等中俄交易的中心角色。

一些國際觀察人士已經開始對中國銀行發出警告。

例如,很多簽署了赤道原則的國際銀行就抱怨,中國缺乏銀行環保標準造成了不公平的競爭狀況。可是與此同時,這些銀行卻在大量買進中國銀行的股份,甚至成為中國銀行董事會的成員。蘇格蘭皇家銀行擁有中國銀行近20%的股份,美國銀行擁有中國建設銀行約19%的股份——在這樣的參與程度下,它們有能力將環保財政政策介紹給中國銀行,而不應該只是抱怨。

世界銀行行長保羅•沃爾福威茨最近對中國在非洲的貸款額開始超過世界銀行、以至於可能惡化非洲債務表示擔憂。但他不承認非洲的債務危機主要還是由世界銀行不負責任的貸款(主要惠及西方公司)最先引發的。既然西方國家政府沒有如約對非洲免除債務、提供優惠貸款和其他更多幫助,那麼沃爾福威茨就不應該對非洲轉而向中國求助表示驚訝。

非政府組織應該鼓勵中國公司和銀行採用更好的保護自然和社會環境的措施,但也不能忽略西方國家消費者的角色。比如:中國從喀麥隆、緬甸和俄羅斯進口的大部分木材直接用來生產遠銷世界其他國家的書櫃、傢俱、鏡框及其它出口產品。

雖然中國銀行機構可能對國際社會的呼籲不屑一顧,但它們最終仍會認識到,採取世界級的有關自然和社會環境保護的借貸政策將符合其自身的最大利益。因為這樣不僅有助於中國銀行機構處理信用危機、改良貸款品質,還能幫助中國公司通過更負責任的行為保有進行國際合作的社會通行證。如果保證對自然資源的享用權是中國政府要優先考慮的事情,那麼保證其國際商譽也將是極其重要的。

(蜜雪兒•陳-菲謝爾是位於美國三藩市的美國地球之友綠色投資項目的項目經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