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歡迎中國!中國的崛起和在東盟上升的角色

廣告

廣告

作者:Dorothy-Grace Guerrero;翻譯:曾金燕;校對:達瓦仁青

  自從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中國加強了對亞洲事務的干預,以增強其國際競爭力。中國政府的外交策略也從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集中關注國內問題轉變到爭取區域和全球領導權。這帶來關於中國崛起性質和含義的質疑。為了平定對中國霸權野心的懷疑,中國領導人經常在國際會議和該地區高端訪問中,強調中國正努力加強與鄰國的相互政治信任和經濟共同繁榮。

  許多分析家作出中國將在2050年前成為世界最強勢經濟體的預言,在美國國會代表中引起的反應是對美國被中國趕上的警告2。認識到中國日益成為一個投資來源,東盟國家開始加強他們與中國的雙邊關係。東盟領導人日益意識到中國對東盟產品增長的需求有益於其他成員國經濟增長。

  中國確實迅速成為亞太地區的一支突出力量,她已經開始挑戰美國和日本在該地區的地位。問題是:中國在該地區日益重要,會使東盟國家更加繁榮、穩定和公平嗎?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理解中國現階段的重要性和中國在該地區新角色帶來的許多挑戰。

東盟-中國關係

  東盟-中國的關係始於1991年,吉隆玻第24屆東盟部長會議上,中國首次表達與東盟密切合作的興趣。中國外交部長錢其琛作為馬來西亞政府邀請的代表參加了此次會議。1994年在曼谷部長會議上,東盟秘書長達圖·阿吉特·辛格和當時的中國副總理錢其琛交換了信件,從此形成正式的關係。會後建立了兩個聯合委員會:科學技術合作聯合委員會和經濟貿易合作聯合委員會。

  1996年東盟第29屆部長會議在雅加達舉行,中國獲得與東盟的完全對話地位。東盟-中國聯合合作委員會[0]負責協調雙方工作聯繫。此次會議中,中國同意建立東盟-中國合作基金會。東盟-中國高級官員政治咨商設立了一個關於政治和安全問題的論壇。此外為了防止該地區的衝突、提倡和平,形成了使用中國南海的《行動守則》。

  作為發展中國家,東盟成員和中國加強經濟關係有共同利益。中國發起成立了一個下屬東盟-中國聯合合作委員會的專家組,研究中國和東盟的貿易經濟合作各領域。

  1997年在吉隆玻的東盟會議上,亞洲金融危機促使該地區一起討論如何共同應對危機。東亞展望組(EAVG)建議成立東盟+3(日本、中國和南韓)探討東盟+3可能的合作領域。東亞展望組建議舉辦一個東亞峰會,一個研究組成立用於準備關於它的進程的報告。這個小組最終報告出現在2002年柬埔寨金邊舉辦的東盟+3峰會上。

  2004年老撾萬象東盟峰會,東盟接受了東盟+3的構架。這使前馬來西亞總理穆罕默德。馬哈蒂爾1991年在一個東亞經濟領導人峰會上提出的東亞的構想得以復活。馬哈蒂爾總理的建議,當時被指責“沒有白人的核心團體”,最終主要因為美國的強烈反對而失敗,因為美國被排擠在所有亞洲領導人核心會議之外。2004年萬象東盟+3會議上,當現任馬來西亞總理阿卜杜拉?巴達維復興他的前任關於一個東亞共同體的思想時,中國總理溫家寶馬上支持了這個觀點。這直接促成了005年吉隆玻舉辦的歷史性的第一次東亞峰會。
  
一山兩巨人

  儘管在後期部分承受壓力,第一次東亞峰會舉辦了。儘管實際的會議和原計劃大大不同,這正顯示出東盟+3的彈性。確實,它從一個單純的東盟+3峰會變成一個東盟+3+3峰會,因為這個峰會帶來印度、澳大利亞和新西蘭。

  這個峰會是中國實現東亞共同體的一個試驗氣球,東亞共同體受歐盟啟發。沿著上海合作組織的線路,中國發現了一個駕馭東亞多國的機會來實現北京的戰略目標,並進一步削弱美國在東亞的影響3。面對北京的外交攻勢,日本採取納入印度、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策略。2005年東亞峰會結果成為中國和日本的鬥爭工具。

  中國把東亞峰會成員劃分為核心(東盟+3作為主導者)和次級(印度、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提議,在東亞峰會前夕遭到日本強烈的反對,日本堅持比東盟+3更大的框架對東亞共同體更可行。日本把三國(印度、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納入,目的是在東亞地區與中國的影響達到勢均力衡的效果。中國關於更進一步深化東盟+3結構的建議——中國認為這是最後的東亞共同體的基礎——得到了韓國、緬甸、泰國和馬來西亞的支持。日本關於擴大東盟+3的意見,得到了印尼的支持。
  
  未被邀請到東盟+3的美國,支持了日本的提議。美國國務卿康多莉紮·賴斯對此發表評論:納入澳大利亞、新西蘭和印度等民主國家到東亞峰會是一個受歡迎的起步4。印度把被納入東亞峰會當作一個提倡她“看東方”政策的機會,這個政策符合美國-印度-日本聯盟孵化的“與中國跳康茄舞”策略5。“圍和”(遏制和交流)中國策略第一次在90年代末出現,當時美國意識到單純預防-圍堵政策或與中國交流政策都不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圍和”尋求完成三點:針對一個強大的中國挑戰美國利益的可能性,阻止中國成為美國的敵對方和障礙者,並保存美中交流政策中固有的希望6。另一方面,中國試圖確保印度停留在形成中的東亞共同體的邊緣。

  最終,由於目標衝突,第一次東亞峰會沒能夠發表共同聲明。中國領導下深化東盟+3的支持者不希望聯合峰會聲明提及東亞共同體包括非東亞國家。另一方面來說,這些支援東盟+3+3者,不希望一個狹隘的東盟+3焦點。東盟通過確保主辦未來的東亞峰會來保持領航地位,確保東盟推動東亞共同體。
  
  第一次東亞峰會的裂縫與中國-日本衝突相似。如果他們的裂縫持續並加大,日本和中國很可能成為著名的一山兩巨人情況。由於許多小火花,這裂縫持續擴大。這些“小火花”包括:北京阻止日本成為聯合國案例會常任理事國;在中國東海對石油存儲點和島嶼權利的主張;中國對日本前總理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的憤怒,當日本戰爭結束時,14個被中國和韓國認為是戰犯者供奉在靖國神社。除非這兩個巨人解決他們的歷史問題,否則是否能有一個東亞共同體是值得懷疑的。
  
  歐洲共同體據說啟發了東亞共同體的建立。然而,不像歐洲共同體,東亞由於經濟驅動和完全不同政見的限制而粘合在一起。要解決日本和中國的政治衝突,要求解決諸多“債務”。德國對過去的侵略負責任的態度很可能成為日本的一個表率。德國為納粹所犯下的罪行對猶太人道歉。儘管德國關於對強制大屠殺教育的限制有爭論,他們已經許諾對德國學生進行這段歷史的教育。相反地,關於日本歷史教科書不尊重二戰期間日本對待中國事實的問題,依舊沒有解決。

東盟-中國自由貿易協定

  東盟-中國自由貿易定是東亞地區經濟整合的一個關鍵組成。2002年,中國和東盟領導人簽署了《完全經濟合作框架區》並決定10年內建立東盟-中國自由貿易協定。東盟-中國自由貿易區將成為亞洲和世界發展中國家間的最大的自由貿易區。還是涵蓋人口最多的,有一個包括了18.5億消費者的市場,同時所有國內產品總值達到2.5萬億美元的自由貿易區東盟-中國自由貿易協定在2010年被東盟6國完全執行,並在2015年之前越南、老撾、緬甸和柬埔寨加入此協定。
  
  2004年1月1日,雙方開始執行中國稱呼的“早期收穫計畫”或者EHP。這個計畫授權東盟產品3年免稅收進入中國。在此以後,中國的製造業產品將完全無關稅進入東南亞市場。這保護了中國獲取該地區的原料,與此同時為中國的出口產品清除障礙。這個“早期收穫計畫”削減500多種產品的關稅,作為為自由貿易協定提供便利的一部分努力。通過使中國成為東亞的中心,東盟-中國自由貿易協定將強化中國的實力進而超過日本和美國的影響力。第八屆中國-東盟峰會於2004年11月29日在萬象舉行,出臺了一系列關於貨物和爭端決的協議。中國和東盟開始對7000多種產品削減關稅,這意味著雙方開始了牢固的降低關稅階段。
  
  中國與東盟之間的貿易一直在增長,1995-2002年期間年均增長率是19%。2002年的貿易記錄是548億美元7。這數字在2004年飛躍到1000多億美元,2005年再增長到1303.7億美元8。東盟與日本和美國的貿易額在2004年分別高於1360億美元,但預期很快就會被東盟-中國的貿易趕超。

  支援東盟-中國自由貿易協定的人辯論說,中國和東盟的經濟互補。但中國的擴張並不受每個人歡迎。事實上,對中國經濟增長的反應,尤其來自該地區的小農和製造商,越來越消極。在電子產品、傢俱、摩托車、水果和蔬菜行業,越來越把中國當成一個威脅。因為中國的低價蔬菜擠進泰國鄉鎮和城市的市場,泰國的農民們再也賣不出自己的農產品,處於絕望中9。馬來西亞和印尼的工人也在抱怨,因為中國工人低工資獲得更多訂單,而在馬來西亞和印尼的公司缺少訂單關閉。2005年後,中國出口的紡織品持續增加,開始排擠柬埔寨和越南的本地生產者10。

  農民和小生意者並沒有和東盟精英一樣有著深化與中國經濟聯繫的強烈驅動和利益 ,他們擔心在製造低價產品方面中國的競爭優勢。環保主義者和利益團體也擔心中國在該地區對自然資源的需求帶來的影響。

發展合作
  
  近年來,中國增加了對東南亞,尤其老撾、柬埔寨的發展援助。在湄公河流域,中國積極地推動發電站建設和區域高壓輸電電線網聯網合作。中國還資助了越南Kon Giang 2 和Bao Loc和東南亞的其他地方的項目11。在馬來西亞,中國支援了沙巴丹南水電站維修工程項目。老撾南塔(Nam Tha)、塔松(Tha Som)與緬甸昆(Kun)水電站也從中國發展援助中受益。
  
  中國在用發展支持來平衡她與東盟日益深化的貿易夥伴關係。中國現在試圖在發展援助方面與目前占主導地位的日本競賽。顯然地,目前中國用大量的錢投入針對東盟的發展專案,有意為中國和她的鄰國關係升溫。
  
  然而,中國被認為是許多環境問題的來源。中國境內湄公河的發展已經消極地影響到下游國家,包括泰國、老撾、柬埔寨和越南。中國的伐木公司因在緬甸和印尼違反森林法律、過度砍伐森林而聲名狼藉。隨著中國通過政府援助和區域投資持續她吸引人的攻勢,中國也必須承認她日增的責任。

從泛美時代到泛亞太時代?中國-東盟軍事合作

  中國在東南亞的外交攻勢已經引起對亞太地區權力平衡中國崛起含義的關注。這些中國威脅論者認為中國增長的影響力和政治干預可撓性是中國爭取區域霸權的信號。比如美國有理由被威脅,因為中國的崛起可以破壞美國在亞洲的顯著地位,中國也有能力對區域政治影響並為中國的利益服務。
  
  中國懷疑論者爭辯,隨著中國的經濟實力增長,她很可能也尋求擴張政治權力,因為中國試圖保護並鞏固她的利益。他們擔憂隨著時間流逝,中國可能會使用她增強的軍事能力和美國一樣去控制亞洲政治。另一方面,中國持續耐心地確保她的崛起被認為無威脅。中國官員總是指出中國使用制度上的方法即國際合作的方法來擴張她的政治影響力。她已經通過日益融入國際社會來建立她的亞洲權力和世界權力。從一個經濟觀點來看,中國與美國聯盟獲得的利益仍舊比挑戰美國政治和軍事的霸權可能獲得的要多。

  中國的領導人稱他們為“和平崛起”12。這個和平崛起通過貿易、信心建立、發展合作和援助持續下去。還有一種發展中的理解是中國沒有挑戰美國,而是在“填補”美國搶佔別的地方時騰出的空間。

  中國從來沒有對東盟挑釁。她在2003年10月簽署了《友好合作條約》13,這表示中國許諾尊重東盟長期持有的理念——尊重主權和不干涉他國內政,並用和平方法解決爭端。在軍事合作方面,中國在亞洲區域論壇發起的安全政策會議,分別於2004年在北京和2005年在萬象舉辦。分別與澳大利亞、菲律賓和泰國聯合舉行了軍事演習,培訓東盟官員並為東盟國家的軍事人員提供語言培訓。所有這些顯示出中國認同東盟區域安全理念。中國在《行動守則》方面的計畫,將產生中國南海聯合發展的計畫,至少暫時來說,安撫了東盟國家對有爭議地區的主張者。過去,菲律賓、中國和越南之間就中國南海島嶼控制權不斷爆發衝突。2005年3月,這三國的國有石油公司簽署了一份3年協議,共同開發爭議區的石油和天然氣能源14。

  然而,仍有安全問題與中國相關,它們對東盟和亞洲大體上呈現挑戰姿態。台灣是關鍵問題。中國堅持“一個中國政策”與當代東盟的經濟需求並不相配。新加坡副總理李顯龍(前領導人李光耀的兒子)2004年7月訪問台灣,讓北京很不高興,最後導致了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取消對新加坡的訪問15。

  在這點上,仍然需要時間看中國不干涉的姿態、安全合作和“填補”的步驟是否取代美國在該地區的角色。《五角大樓四年防務評論》在2006年2月5日發佈,仍然強調美國不允許一個競爭性的超級強權的崛起16。的確,美國已經採取措施來重建與東盟國家的關係。然而,布希政府狹隘聚焦在對恐怖主義的挑戰的軍事反應上,這使得亞洲穆斯林反美情緒的高漲。

  當中國已經獲得該地區可替代美國領導權的地位時,東盟總是可以用中國的潛能作為一個可能的選擇,用於平衡美國和日本在多元政治、經濟和安全方面的談判。

前進的道路……人民重要嗎?

  東盟是亞洲“所有區域構成的母親”。它已經經歷了漫長的歷史、挑戰和復興。在區域共同體進化的過程中,中國的出現和她在管理區域經濟、政治和安全相關的角色上,對成員國有潛在利益。中國在邊境反對毒品貿易的領導角色可為國際犯罪問題的解決做出貢獻。她在健康問題如非典和愛滋病,深化合作的主動性,無疑地大大推動了解決這些問題的努力。

  如果成功,中國通過對農民問題的新政策解決內部問題的努力,為經濟管理方面重新定義的行動主義的國家角色提供了一個典範。然而,中國增長的影響力未必確保該地區人類安全、深化民主、政治透明和對環境與人權的保護。儘管該地區反美情緒在增長,美國已就被許多人認為是一個更加民主的社會,也是人權支持者。

  2006年11月在北京舉行的中非峰會,顯示出中國對公民社會組織在全球政治事件的參與持非常有限的支持。大會沒有非政府組織參加,只有43個非洲國家首腦出席。東盟事務中更強的公民社會參與當然不會被中國支援。

  亞洲運動、非政府組織、運動團體越來越意識到使中國介入的重要性。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好好地理解中國並瞭解在中國大陸與政府持類似思想的組織非常重要。使中國介入並與越來越多的人民和組織工作是非常關鍵的,這些人民和組織致力於讓中國對社會問題反應更加積極。(全文完)

作者Dorothy-Grace Guerrero是關注南半球(Focus on the Global South)的 副研究員,也是該組織中國項目負責人。她的聯繫方式是:d.guerrero[at]focusweb.org。

註腳

1 全稱:東南亞國家聯盟。
2 Jonathan Watts, “China’s Powerhouse vision for 2050”, The Guardian February 10 2006.
3 Mohan Malik, “The East Asia Summit: More Discord then Accord”, Asia Pacific Center for Security Studies, February 2006.
4 Noriko Hama, “How Not to Build an East Asian Community”, www.OpenDemocracy.net December 9, 2005.
5 Malik, p.4.
6Zalmay Khalilzad, “Congage China”, RAND Issue Papers 187, 1999.
7 邊申(音譯),《東盟-中國貿易新機遇》,《北京週報》,2003年5月1日。
8 Li Guanghui, China-Asean FTA both necessary and beneficial, China Daily, November 6, 2006.
9 Supara Janchitfah, “Lost in Statistics”, Bangkok Post, 13 August 2006.
10 Denis Gray, “Anxiety and Opportunities Mount as Chinese Colossus Exerts Influence on Southeast Asia”, Associated Press, March 30, 2004.
11關於這些項目的細節,請看東亞和東南亞河流觀察網:www.rwesa.org。
12 王義桅,“The Dimensions of China’s Peaceful Rise”, http://www.atimes.com,2004年5月14日。
13 《人民日報》,《中國加入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2003年10月9日。
14 ASEAN, Declaration on the Conduct of Part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s, 04 November 2002, www.aseansec.org/13163htm
15Elizabeth Economy (任易明) , “China’s Rise in Southeast Asia: Implications for Japan and the United States”, Japan Focus, 10 October 2005.
16 Japan Focus, April 2006.
17 Jonathan Watts, “China’s Powerhouse vision for 2050”, The Guardian February 10 2006.
18 Mohan Malik, “The East Asia Summit: More Discord then Accord”, Asia Pacific Center for Security Studies, February 2006.
19 Noriko Hama, “How Not to Build an East Asian Community”, www.OpenDemocracy.net December 9, 2005.
20 Malik, p.4.
21Zalmay Khalilzad, “Congage China”, RAND Issue Papers 187, 1999.
22 Bian Shen, “New Opportunity for ASEAN-China Trade”, Beijing Review, May 1, 2003.
23 Li Guanghui, China-Asean FTA both necessary and beneficial, China Daily, November 6, 2006.
24 Supara Janchitfah, “Lost in Statistics”, Bangkok Post, 13 August 2006.
25 Denis Gray, “Anxiety and Opportunities Mount as Chinese Colossus Exerts Influence on Southeast Asia”, Associated Press, March 30, 2004.
26 Please see details of these projects at the Rivers Watch East and Southeast Asia webpage, www.rwesa.org .
27 Yiwei Wang, “The Dimensions of China’s Peaceful Rise”, http://www.atimes.com
28 People’s Daily, China joins Treaty of Amity and Cooperation in Southeast Asia, October 9, 2003.
29 ASEAN, Declaration on the Conduct of Part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s, 04 November 2002, www.aseansec.org/13163htm
30 Elizabeth Economy “China’s Rise in Southeast Asia: Implications for Japan and the United States”, Japan Focus, 10 October 2005.
31 Japan Focus, April 200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