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綠豆需要的,是夢想工程師!

廣告

廣告

今日跟同事去科技大學聽一個講座,也許對同事來說有點納悶,但對我來說還可接受,畢竟理科都是老本行,很多看上去高深的理論,稍為解讀一下就不過是『阿媽係女人』,不論怎樣納悶也可以聽下去。

但,即使是『阿媽係女人』,當中的一些細節卻是我們往往忽略的。而正正就是這些細節,就足以讓我搞清楚我們未來工作方向的幾道脈絡,和當中民間組織的位置及角色。可是,坊間能告訴你這些脈絡的人,少之又少,或者,如果已經知道,便已經身體力行,何須公告天下?正因如此,儘管香港坊間滿是專才,但是最理想的人選,卻不是他們,而是通才。

不過,有能力的通才,大都被政府所吸納,或進了商界高層,又何須屈就於民間組織?在民主化進程,台灣和韓國不少社會運動人士都具備這種能力,最後便被吸納入政府,很快成為政府高官。

環顧今天的香港,工程師確實不少,但具有夢想的工程師極少,不少能幹的工程師進了官場,成了政治機器,而社運圈子充斥的卻是單有夢想的人,欠缺際遇變成有夢想的工程師。對於一個追求非物質價值的機構,夢想固然重要,但要是欠缺具體的分析和可行的方法,很難想像可以把夢想化為現實。

把夢想與工程合在一起,也許很多人覺得我不浪漫。確實,我命中浪漫極短暫,性格也過於務實,但是如果不能把夢想化為現實,也許夢想只會停留在夢想階段,有點浪費光陰。

也許夢想工程師要花畢生的時間和精力,才可把終極任務完成,很少人願意擔任這樣的角色。對於一個永遠追求"get the job done"的香港人來說,更是不可思議。但是,夢想工程師引人入勝的地方,在於它的巨大挑戰性。固然,挫敗是意料之中,但勝利卻是喜出望外,如久逢甘露。

所以,即使是工作如此艱巨,但仍有人繼續投身這行業,就像我這位同事。我們希望的,不是要所有人投身這一行,而是更多人認同夢想工程師為社會帶來變革的重要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