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半邊人《黑白道》

廣告

廣告

最近戲院有兩部「寫實」(?)電影上畫,一部是試驗大家人性及社會關注的《聯合93》(United 93),有人看了嗔悶,有人看了失控流涕,另一部是令人有無限遐想而碰巧又有相關新聞發生的《黑白道》,當然《黑》講述的是臥底的悲劇,但片中主角海仔黑白難分的身分危機,又會持槍指嚇同僚的畫面,你不難會不自覺地吐出一句﹕「嘩﹗魔鬼警察﹗」這一句不負責任的說話,記著,並非來自你體內的思維機制,而是傳媒,可以將人欽點為「魔鬼」的能耐比上帝更要高祟,一個人的一生到底有多少轉折多少心理關口才會做出駭人聽聞的壞事來?傳媒朋友為他封號幫他寫故事,現在還要多一個「翻版魔警」﹕「魔警」還不夠差,還要來一個「翻版」,你可以驚嘆記者有創意,可這創意從來都是那麼想當然那麼即食,對「人」的剝削如此不遺餘力,因為大眾不喜歡看「人」,可能到大家照鏡看到鏡裡的自己不太像「人」,才開始想看看「人」的故事。

《黑白道》是芸芸外國觀眾認為香港最擅拍的警匪片的其中一部,主角是剛在威尼斯參過展的《放‧逐》裡的張家輝、黃秋生、吳鎮宇,可這部《黑》片雖沒去歐洲,卻非省油的燈。導演邱禮濤雖然近年有濫拍之嫌,《黑》片這部新作卻是結構緊密,場面調度格調可人。故事講述一個探員經歷八年的臥底生涯之後,回復警察「真身」後所面對的生活問題,這些問題上至尊嚴下至基本生活,電影都不乏或多或少的描述,過程中表現出創作人大膽假設小心推敲的心思,這種從人物心理出發的警匪電影,從《高度戒備》及《鎗王》以來,近年更衹有被忽略的《無間道III終極無間》有這種創作取向,《黑》片有著人性化的優良故事品格,雖然近結局處仍犯了落雨收柴這個港片通病,惟因為三個主角被演繹出的那分欲蓋彌彰的壓抑感,令電影始終保持著高度的劇情凝聚力,而且前段故事始終說得有條不紊,故此電影結局雖有點草率仍不至於重心頓失。

張家輝在《黑社會以和為貴》中貢獻了他從影以來最沉穩和洗練的演出,《黑白道》裡飾演的海仔是一個飽歷滄桑的新人,他當了八年臥底回來卻仍被稱為「海仔」,因為在黑道期間期間需要扮演一個能幹卻又乖巧的手下角色,「成熟」對他來說是沒有意義的,張將這個不知如何自處的「世故」「小子」角色拿捏得不偏不倚,而且對手是吳鎮宇和黃秋生,前者每當將神經質壓下去便會形成一種煞有介事的離奇表演風格,今次駕輕就熟的黑幫大哥角色令他如談笑用兵,乾脆的黑色幽默令他將這個對兄弟情表現得舉重若輕的角色演得更有個性,這次最反斗的對白是「唔好叫我『大佬Dar』,係『Dark』,有『K』音﹗」;至於黃秋生,演活一個「咬佢頭又硬,咬佢屁股又臭」的難纏惡警,這次他更有外冷內熱的性格,說起來也頗貫徹他演戲的態度,一派「別裝你會懂我」的冷傲。

不知道如果我說黃秋生最好的電影演出是《千言萬語》,秋生,請問您會不會還覺得我不懂欣賞您?回想到《黑白道》,看到了其非常一般的票房,也不禁由衷感慨,要多少好港片才可以重新培養到愛港片的觀眾?期間會有多少好片淪落為孤芳自賞的結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