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外出》心外幽情

廣告

廣告

來自劉以鬯作品《對倒》的《花樣年華》又再開枝散葉,自從蘇菲亞哥普拉(Sofia Coppola)在奧斯卡頒獎台上公然道謝王家衛,我們便可以肯定了《迷失東京》(Lost In Translation)與《花樣年華》的直屬關係,《外出》在故事概念上、結構上、表現風格上,都是《花》片的延展,惟許秦豪導演的作品向來也是淡如止水,感情的凝聚都在無聲無色之間,在這一點上,《外出》仍是很「許秦豪」的,兩個主角寂靜的沉思,在平靜的環境裡讓感情留白,主角不用外露的表演,在緩慢的劇情推動下,角色彷彿都在思想的桎梏中,惘然無助。

動情的美麗,是瑕瑜互見的《外出》最大的精華。沒有《花樣年華》出奇不已的音樂,《外出》顯得更加平實,許秦豪刻意迴避感情的暴漲,將整個氣氛都壓得很低沉,男女主角第一次發生性關係,就是那麼慢條斯理,輕撫著對方時那麼小心翼翼,愛惜之情表露無遺,更令人怦然心動,片中裴勇俊飾演的燈光師說,在他為演唱會調控燈光的工作中,排演時比較有趣,到正式表演卻沒甚麼意思,孫藝珍便指出醞釀的過程才是真諦,這幾乎概括了電影的主旨,片中兩個主角的感情一直欲蓋彌彰,雖然發生了關係,但二人仍是凝滯在進退維谷的自我枷鎖之中,索性以沉默對待彼此也無所適從的感情,全片沒說過一個愛字,似乎感知認定了一切,正是許秦豪處理愛情電影成熟之處。

但相比起憂愁、世故的《8月照相館》和《春逝》,《外出》是失手之作,不單電影要表達的是「醞釀」,可能連導演的才思也在「醞釀」,電影似乎沒有明確的精神主張,它力求各方面的中性,劇情起伏的中性、人物性格的中性、鏡頭調度的中性,一切都要求極端的中性,但極端的中性本身便是有失中性,電影根本沒有情感的重心,那種同病相憐互相代入的情緒,不像《花樣年華》著重結構上的文學性、並以每個精緻的鏡頭烘托角色情感,《外出》在畫面設計上力求平凡工整,有點像金基德的電影,但需要知道後者的作品往往背負一個深重的故事題材,《外出》的婚外情雖也涉及不倫,但思想性卻大有不如,說穿了其實是《外出》的劇本缺乏深厚的思量,甚至在劇情設計和剪裁上也欠缺如《8月照相館》和《春逝》動人的魅力。

說真的,裴勇俊和孫藝珍碰上了,男的溫文建碩,女的嫻熟婀娜,橫看豎看都有搭上的條件,內容如何不倫?電影本來便沒有入世的條件,看得出導演努力呈現事件的真實性,某些地方是太講究現實的細節,但安置了兩個閃閃發亮的明星於其中,令電影變得本末不分,王家衛將《花樣年華》的舞台設置於逝去的年代,某程度上已淡化了電影的現實色彩,裴勇俊及孫藝珍和現實世界是格格不入的,況且前者演來有點吃力,看來是無從融入細膩的內心戲之中,後者對演戲有點靈敏,但在對手不在狀態之下,孤掌難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