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唯利是圖導致違規:國際慣例拷問銀行社會責任

廣告

廣告

新華網上海2月2日電(記者黃庭鈞)在內蒙古“新豐電廠事件”的查處中,銀監會日前處分了在信貸管理上負有責任的11家銀行業金融機構49名相關責任人。工、農、中、建、交和國開行等主要銀行赫然在列。

多家金融機構同時“捲入泥沼”,人們不禁要問,銀行除了唯利是圖,難道就沒有一點社會責任感?

商業銀行應該扮演什么樣的社會角色

去年8月16日,總投資28.88億元的內蒙古新豐電廠因違規批准徵地、虛假申報、突擊建設等嚴重問題,被點名批評。後經銀監會等部門檢查核實,新豐電廠違規專案的建設資金,主要來源於銀行的各種貸款,由內蒙古電力(集團)透過中國電力財務有限公司以“委託貸款”形式投入。

據記者了解,在國家加強對房地產業宏觀調控的政策背景下,上海的一些中資銀行一方面聲稱收緊信貸閘門,另一方面又網開一面,以“委託貸款”形式,將大約450億元的銀行體系外的巨量資金貸給房地產開發企業,成為不達標房地產企業的專案投入資金,大大削弱了宏觀調控的實效。

在前些年的“鐵本事件”中,大量的建設資金也是來源於國有商業銀行的貸款。

近年來發生的不少違規違法經濟事件背後,總少不了商業銀行的影子。沒有商業銀行的信貸資金支援,形成“違規氣候”的概率就會大大降低。為了追逐利潤,一些商業銀行沒把中央政策法規和社會道德評判放在眼裏,表現出一副“資本無道德”的嘴臉。

難道只要有穩定的高額利潤,商業銀行的市場行為就可以百無禁忌?作為“企業公民”,商業銀行究竟應該扮演什么樣的社會角色?

經濟學家成思危最近撰文大聲疾呼:“那種資本無道德,財富非倫理,為富可以不仁的經濟理論和商業實踐,不僅國際社會難以接受,中國社會也已經不能容忍。”

“企業社會責任”是金融業的“國際慣例”

其實,商業企業自覺肩負起所應擔當的社會責任,早已成為“國際慣例”。不少外資銀行都把“企業社會責任”作為衡量自己屬於現代企業的一個重要標準。

匯豐銀行作為一家國際性金融機構,就明確提出“嚴格審核,道德經營”的理念,要求下屬機構和員工在進行借貸和投資時,必須遵循銀行的業務原則和價值,全盤考慮社會的期望以及對風險的評估。

2006年6月,匯豐集團發佈了能源行業融資的相關指引,特別規定“匯豐不會向以下方面的能源專案提供貸款: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所在地的專案;在列於國際重要濕地名冊中的濕地專案;嚴重破壞或改變主要熱帶雨林區,具有較高保存價值的森林以及重要的自然棲息地的專案等”。

對此,匯豐銀行中國業務總裁翁富澤說:“一個成功的企業不但要照顧客戶、股東、雇員及其相關群體的利益,更要顧及社會的期望以及其行為對社會的長遠影響。”

與匯豐銀行一樣,荷蘭合作銀行集團也把“企業社會責任”與銀行的核心經營緊密聯繫起來。這家被穆迪和標準普爾等國際權威評級機構評為具有最高信用等級(AAA)的銀行集團還專門建立了一套實施企業社會責任政策的組織體制和有助於透明管理的舉報制度,運用指標化的企業社會責任監督系統,監督企業社會責任政策的實施狀況。

不難發現,作為金融行業的一個“國際慣例”,“企業社會責任”理念的流行和落實,是對“商業本質就是盈利”這一理念的“撥亂反正”,也是企業發展的一次進步。事實上,追逐利潤和負起責任是並行不悖的。

  國內首份“銀行企業社會責任指導意見”正在醞釀中

為促進銀行業肩負起自身的社會責任,上海銀監局制訂了一份《上海銀行業金融機構公司社會責任指導意見》,目前正在徵求意見中。據悉,這也是我國銀行業發展過程的第一份此類指導性文件。

根據這個《指導意見》,“公司社會責任”被定義為,銀行業機構“對其股東、員工、金融消費者、社區等利益相關者的利益,以及社會發展和環境保護等所應承擔的法律責任和道德責任”。

銀監會主席助理兼上海銀監局局長王華慶指出,各銀行只有樹立企業社會責任理念,才能正確把握宏觀經濟的整體趨勢,及時採取恰當的風險慣例策略和措施,保持銀行自身的可持續發展。

的確,與國際銀行業相比,國內銀行業發展仍存在粗放和衝動的特性。銀行上市後,股東對業績增長和股價上漲的期待,更迫使管理層愈加注重經營利潤的增長,忽視社會責任的擔當。

因此,不少銀行界人士和監管部門都越來越緊迫地意識到,在當前構建和諧社會和金融改革進一步深化的進程中,國內銀行業亟須按“國際慣例”肩負起自己的“企業社會責任”。“不然的話,我們在賺取利潤的同時會失去民心。”浦東發展銀行監事長劉海彬說。

目前,國內的一些股份制商業銀行已經率先行動起來。浦發銀行早在去年6月份就推出了國內商業銀行中第一份《企業社會責任報告》,對自身的社會責任進行了梳理,界定了銀行“該做的”和“不會做的”範疇,作為銀行未來發展的重要行動指南。浦發銀行董事長金運表示,一家受人尊重的企業,不僅善於在市場商業活動中以合理合法的方式獲取利潤,更在於能夠承擔起應盡的社會責任。

招商銀行自成立以來就十分重視自身的社會責任。在去年10月15日成立的“中國企業社會責任同盟”中,招行行長馬蔚華還當選為首屆會長。“我們下一步將考慮將此前分佈在各個組織機構中的社會責任行為,進行系統總結,並上升為一種組織能力加以完善。”招商銀行總行辦公室主任秦季章說。據他介紹,招商銀行正在起草《企業社會責任報告》。

不過,業內專家還指出,企業社會責任不是用來給監管部門看的,也不是用來裝點門面的,“應該像荷蘭合作銀行集團那樣,將這一理念和責任嵌入到銀行的業務流程中。”上海銀監局的專業人士說。

當前,銀行以“國際慣例”為由掀起服務收費的熱潮時,也應該想到及時接軌“企業社會責任”這一國際慣例,實現“又好又快”的發展。換言之,要逐利,但不能見利忘義;要賺錢,但不能賺“黑心錢”。

相關新聞:

11家金融機構責任人因“新豐電廠事件”遭處分

內蒙古電力(集團)有限公司違規貸款給未獲建設許可證的內蒙古新豐電廠,從而導致其發生重大傷亡事故的案件,日前已由銀監會等多個部委檢查完畢。昨天(26日),銀監會公佈了對本次事件的查處結果。其中的主要貸款機構,國開行、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中信銀行、招商銀行、民生銀行、中國電力財務有限公司、華北電力財務公司等11家銀行業金融機構的49 名相關責任人因在信貸管理上負有“貸前審查不嚴、貸後管理不力”責任,而遭到了處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