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青紅》愛情有刺

廣告

廣告

中國式的青春,在國片傳譯出來的質地,從來都是厚重的,《岵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和《陽光燦爛的日子》都是沈甸甸的,幾番失衡,看青春被命運攪拌,無不是殘酷物語,《青紅》的主角青紅,完全活在父蔭規範之下,氣也沒處抖,小根為她送紅鞋兒,是著她路得自己走,喻意明確不過,然而紅鞋兒最後掉在泥巴上,化成了主人公的夢魘,註定中國式青春沒有仙履奇緣的仙履,豆芽夢註定演變成噩夢,冤魂深種在異鄉的刑場上。
 
《青紅》導演王小帥是有企圖將劇情淨化提煉,簡化的情節卻沒有精闢上乘的對白匹配,沒有細膩的人性思考。既定的題材和背景已為電影的情感意向訂立基調,故精美的鏡頭調度負責推陳出情感的精緻感,冷靜淺白的型態令觀眾思考空間更闊落。

這方向雷同於中國第六代導演賈樟柯的《站台》或陸川的《可可西里》,都是領受著一種深重的議題,卻沒有深度幼細的劇本細節,平平的,沒有深層意識型態的探究,以確保全球人類都看得透徹明白,新一代導演這種自動「全球化」的大方向,令人隱憂深層社會文化的體現反而成為了主流的負累。

《青紅》高姿態地獲康城評委會獎,顯然電影在形式上表現了沉穩和成熟的電影語言操作,而看得出王導通曉新寫實主義悲劇的內在結構,如何以畫面含情脈脈地絲點挑撥心裡有刺的觀眾,手到拿來,結局一筆令人對封建的道德價值和現實人倫感情的矛盾,寫得相當銳利,但無補結構上的鬆弛感,整體上內容的保守自制,有自我審查之嫌,外觀比內涵漂亮的電影,藝術成就不應受到過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