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參與佔領運動人士意見調查(2)- 解決困局?民衆暫停佔領的條件

參與佔領運動人士意見調查(2)- 解決困局?民衆暫停佔領的條件
廣告

廣告

前文(民衆留守意願清晰 撤離不乎現實情況)提到,大多數參與佔領運動人士認爲應該繼續佔領行動,支持和反對繼續佔領的比例為 79.2%:5.9%(數字更新至截至十月二十四日爲止的樣本,共538人)。另外,有77%參與者認爲如果政府談判欠缺誠意,應該行動升級,並有76.3%佔領者表示會考慮參與升級行動,以至45.4%佔領者表示願意走到最前綫。數據顯示佔領運動並沒有消退的趨勢。

公民提名:唯一過半數佔領者認同的條件

佔領運動已經持續進行一個月,社會似乎頗爲關注運動的走勢,也有輿論關心有什麽方法/條件,可以讓運動和平結束。在我們的調查中,問及佔領者是否認爲如果政府接受一些條件,佔領運動就應該暫時結束。這些條件包括:確立公民提名、重啓政改過程、梁振英下台、以及重新開放公民廣場(關於重新開放公民廣場一項,只在金鐘收集相關意見)。需要先說明,這些項目設計於星期二(十月二十一日)凌晨,因此並不包括其後政府提出的方案。而選取的項目也未必能涵蓋所有訴求。不過,我們還是希望這些資料有助各方考慮解決當前政治困局的方法。

首先,就各種條件而言,確立公民提名近乎理所當然地成爲最能讓群衆同意結束佔領運動的條件。大約79%佔領者同意如果政府讓特首選舉可以進行公民提名,則應該暫停佔領運動,反對的,則只有7.3%。除了公民提名以外,其他方案都沒有能夠得到過半數被訪者同意作爲暫停佔領運動的條件(同意作爲暫停佔領條件的比率 - 重啓政改:49.2%;梁振英下台:19.8%;開放公民廣場:14.2%;無條件:5.9%)。其中,反對以梁振英下台和開放公民廣場作爲暫停佔領條件的人數,都遠比支持的多。

轉換思維:以不反對暫停佔領為準則

以上的資料顯示,在政府對處理2017年政改框架寸步不讓的情況下,要解決政治困局,並沒有輕鬆容易的方法。甚至乎可以斷言,一切逃避群衆意見的花招,似乎都難以收效。

然而,除了公民提名以外,也不一定沒有其他可能讓佔領運動暫時和平結束的方案。如果我們考慮到參與者對各方案不特別支持、也不特別反對的「一半半」取態,則除了92.9%佔領者不反對有公民提名就暫停佔領之外,有81.8%佔領者也不反對以重啓整改為暫停佔領的條件,相對,清晰反對以此為條件的佔領者,則只有18.2%。至於,如果梁振英下台,不反對結束佔領的人數只有48.1%,比反對因此而結束佔領的比率(51.9%)稍低。

評論:政改五部曲根本走不下去

基於政府方面就政改提出既不可能有公民提名、也不可能重啓整改等等各方各面的規範和限制,政府在提出這許多限制之後,如果有誠意解決問題,似乎有需要在問題還有轉機的情況下,儘快尋找無限接近公民提名或者重啓整改的解決政治困局的方法。如果政府選擇以附加報告的方式回應民意訴求,似乎附加報告起碼需要針對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方法的處理上(而不是往後的選舉),改善過去以空泛言辭迴避甚至扭曲民意的作風,並把市民支持公民提名、反對篩選的意見詳加考慮,以公開、透明、公正的方式為附加報告進行公衆咨詢並輔以廣泛而科學的民調,提出各種政改的可能性,讓人大參考,再次提出新的政改框架,爭取市民支持。

政府必須認清政治現實,現在的所謂政改五部曲,根本走不下去。在當前的政治環境中,強行推展任何在現有框架下的政改方案,都有極大的機會在立法會被否決。如此,政府處理2017年選舉框架時,沒有透過公開透明的方法咨詢並表達港人實際訴求、以至扭曲民意、甚至寸步不讓的作風,對香港民主和政改了無寸進必須負上最大的責任。就算政府最終成功拉攏議員為違反民意的方案護航,也必然會持續引起強烈的政治抗爭和社會動蕩,政府如此不講道理的作風,似乎很有可能會對香港民主發展和和大衆市民帶來持續的損害。

調查背景與方法

我是一名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博士候選人,在佔領運動中進行田野調查的同時,從星期二(十月二十一日)凌晨起,一些義工們和我開始在金鐘進行問卷調查,希望比較清晰地了解佔領人士的想法,供各方參考,避免因爲在各方議論或者「中間人」傳話之間誤判形勢,失落了對佔領人士情況具體的了解,阻礙各方為解決當前政治困局做出適切的決定。調查在全日不同時段在金鐘佔領區不同分組區域進行抽樣,由於沒有參加者名單,沒辦法進行隨機抽樣,因此訪問員會在區域内漫步,並定時找最接近的示威者做訪問,以增加調查隨機性。截至十月二十四日爲止,樣本暫時包括538人,其中284位是金鐘佔領者,166位是旺角佔領者,88位是銅鑼灣佔領者。

鳴謝:這個調查完全不是我的個人功勞,在此必須感謝市民的參與和義工一直持續投入的許多努力,一起進行這個艱辛的意見調查工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