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無崖

80後知識份子,深信學科無界限 網誌

政經

上一代人思想是如何煉成的——淺論難民心態與上一代的價值認同

上一代人思想是如何煉成的——淺論難民心態與上一代的價值認同
廣告

廣告

如果要了解上一代香港人的心理,最好是從「難民心態」入手。細看不少上一代人的思維,配合難民的處境,你會發現,二者有令人驚奇的相似。

戰後香港人口約為五十萬,一九四七年跳至一百八十萬,其中單是一九四九至五零年一年內便有約776,000難民流入香港,到了一九五三年,人口已升至二百五十萬。短短八年間,人口增加了二百萬。換言之,當時每五人中便有四人為該時期內的難民移民。在一九六一年,全港人口為3,168,100人,其中50.5%中國出生的,47.7%為香港出生的,和1.8%為其他地方出生,以此計算,當時有超過一半是移民人口(52.3%)。俟後,移民仍不斷湧入。直至一九八零年十月二十四日,港府實施「抵壘政策」 ,非法移民潮才受到控制。由此可見,香港是一個由華人難民組成的殖民地城市。

(有關數據,可參考〈香港華人的身份認同:九七前後的轉變〉一文,此文網上可得。) )

來到香港的「難民」,自然視香港為一個避難所,用作苟且偷生之用。仔細思考,你會明白,難民剛到了「避難所」,必定有以下的思考:

1. 首要是尋找充足的衣食,令人温飽,生存下去。這前提是這裡必須穩定,唔可以有任何「亂」。
2. 避難所不是我的家,這裡發生的人和事,與我關係不大。只要不會令我沒飯吃就可以了。
3. 待家鄉沒事時,就會回去家鄉了——這是難民最終的目的。

所以,就第1點看,大家會明白為何上一代的人認定了搵食同穩定至上,而「阻人發達」是與「殺人父母」同等的罪名。「搵食」成為他們在香港行動的最大理由。黃子華提出的「搵食啫,犯法呀?」其實把這種心理,形容得入木三分----你點樣搵食都可以,但唔可以搞亂呢度!有人會以「衣食足知榮辱」反駁,認為當如果人有錢,就會轉而追求更高層次的理想,很可惜的是,1971年,ronald inglehart 在The Silent Revolution in Europe: Intergenerational Change in Postindustrial Societies 研究中指出,人的價值觀往往受其成長經驗影響,所以二次世界大戰成長的人,即使戰後物資如何豐富,他們也傾向只追求物資。

另外,就第2點而言,既然香港不是我的家,那香港本身制度是否健全,香港歷史文化沿革等問題,他們當然沒有興趣,更遑論改革香港的制度。故此英國殖民時期,其實很不民主的(英殖在香港的政制改革,最快也在1980年後才起步) ,但由開埠以來,打正旗號,要求英國給予民主的香港人,卻諷刺地少,尤其是麥理浩等港督在民生方面的建樹良多時。所以既然當時他們不要求英國給予民主,我地很難想像他們會在回歸後,突然要求中國給予民主的。(以司徒華為首的民主派,主要是1989年六四事件開始崛起。六四事件前,民主派的提出的民主,是一直與「認中」「反殖」密不可分,所以一直不是多數派。因此維園阿伯常說:「英國佬個時又唔見你爭民主」,反而是接近那時代的現實。)

當然有人會問,咁點解民主派會有咁多香港上一代人支持?很簡單,香港的上一代人,要爭取民主,其實也是因為「搵食」。只要民生好,香港人其實是不熱心於民主的。不少香港上一代的支持民主派,其實只是恐共心理,害怕共產黨令他們搵唔到食而已,而鄧小平看穿了呢回,所以他只消承諾「舞照跳,馬照跑」,當時大把人立即認為回歸極權是沒問題的。

因此,他們對於金錢的膜拜,對制度不公的忽略,是有跡可尋的。(當然,他們不會承認自己是難民,但他們的行事,卻不自覺地以難民心態思考。)

但是難民拚命「搵食」的最終目標不是第3點——還鄉嗎?可惜,64事件令不少上一代人明白到,原來還鄉已經不可能,可是他們又早已認定了眼前的香港不是他們的家,他們如何排解這種心態上的矛盾落差。(簡單說,是身份認同的問題)有的,索性想移民,「還」另一個「鄉」,延續以上「難民」劇本(當然能否做到是另一回事);但更多的是被逼留在避難所的香港,思考不了出路——只好為了那個未知的「將來」繼續搵食吧。彷彿除了搵食,他們甚麼也沒有。(此種心態,在《麥兜─菠蘿油王子》電影中有極深刻的反映。)

上一代人沒有視香港為他們的根,他們的家,這正是新一代和上一代的重大價值觀差距。我知要大家聽埋 d 陳年老薑係好痛苦,不過這卻可以為「如何說服上一代人支持民主公義」作一些思考。

1. 既然他們不少認為搵食至上,那到底實現民主公義,能不能令他們在有生之年(不是數十年後)得到經濟上的利益?如果可以,我建議可以由呢個位入手。

2. 他們最怕的不是共產黨,而是亂,哪怕是一絲絲的亂象,因為他們走難正因為亂。所以另一個問題係,到底爭取民主公義時,能否做到不泛起一絲漣漪即可水到渠成?不能的話,說服他們根本是痴人說夢。

3. 最理想的一點,到底香港有民主公義,會不會在短時間內直接令中國有民主及公義,使他們長久失落的身份認同有了落地之處?(有人做呢樣野做咗接近30年,個個叫支聯會,成果如何?你有眼見的。)

總結:在政治上,「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是愚昧無知。「有所為,有所不為」才是正道。

廣告